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40 生死一线
    急救室内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病人陷入重度昏迷,神志不清,有些抵抗治疗……!”护士听到林军要立遗嘱,立马冲主治医生喊道。

    “立毛遗嘱,你还没到闭眼睛的时候,需要立遗嘱,我会叫你亲属的!”主治医生不光要学习救治技能,心理辅导也是重中之重,所以,医生冲林军喊道:“来,睁眼睛!你都要立遗嘱了,说明你条件不错,所以,咋地也得挺住!放心,你没事儿,口部,胸腔,使劲儿往里吸气,感觉洗胃液呛鼻子,再吐出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曼……曼曼……!”林军本能叼住洗胃管。

    “来,吸气!”医生大声呵斥了一句,随即冲护士喊道:“推半针强心剂,均速,别太快,让他精神精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周边,某高压电线下面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脸上带着疤瘌的中年,抬脚踹在李腾的脸上,皱眉骂道:“谁让你跑的!?啊,我问你话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知道,我看见林军的时候他已经吐白沫子了,眼瞅着就要咽气,这……这投毒杀人,是死罪……我不敢在那儿呆着,真不敢。”李腾跪在土地上,牙齿打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中年上去又是一脚,随即薅着李腾的头发骂道:“你就是个傻b,你知道吗?!跑了,就不抓你了?跑了,警察马上就锁定你!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跑,警察也会锁定我,因为我把消息都漏了,他们一问,肯定知道是我干的。”李腾抬头看着中年,喉结蠕动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的,我崩了你个狗篮子!!消息是你故意显露的?你他妈去之前,就准备要跑是吗?!”疤瘌中年,咬牙切齿的就掏出了枪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也是爹妈生的!那是杀人的罪,我不跑,万一查到我,我怎么办?!”李腾带着哭腔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你跑了,只能死的更快!警察一锁定你,你他妈就是在逃了!”疤瘌中年直接把枪顶在了李腾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…!”李腾一看见枪口,瞬间腿软,直接喊道:“不会出事儿的,我用的是假身份证,信息也是假的,他们查不到我!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了个屁!还有警察查不到的人吗?你在健身馆工作,指纹,影像,全留下了!户籍科一调你照片,你他妈还往哪儿躲,分分钟知道你是谁,户籍所在地在哪儿。”中年咬牙就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李腾一听这话,瞬间懵了。

    “老疤,先给上面打个电话再说。”另外一人,伸手拦了一下疤瘌中年手中的仿六四。

    “操!”疤瘌中年看着李腾,沉默半晌,随即一脚把他踢开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高压线的铁架子旁边,疤瘌中年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对方一个男性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哥,这个傻b李腾没听话,事儿干完了,他就跑了,没按照我交代的做,现在肯定漏了!”疤瘌中年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能跑了?!你是不是背着我,单独跟他说什么了?”对方的男子沉默一下,随即声音低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疤瘌中年短暂停顿一下,随即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对方再次沉默,随即岔开话题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b养的一看就是软骨头!要被抓了,基本问啥就会说啥!他的情况你了解,就一个对象,老家的人也多少年都没联系了……!”疤瘌中年想了一下,随即补充道:“我看不行,直接让他永久闭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闭嘴。”对方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事儿都干完了?”疤瘌中年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要没跑,事儿算干完了,但他一跑,这事儿就还差点尾巴!他需要往回补一补!”对方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疤,你跟我很多年了,有些话,我一说你就懂。”对方停顿一下,声音低沉的补充道:“要听话,别在我背后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哥。”老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电话直接被挂断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说?”旁边的壮汉走过来,冲老疤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先留着,带他走吧!”老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随即低头奔着李腾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九点多。

    韩宗磊站在打印机面前,伸手将a4纸拿了出来,随即他低头看了一眼户籍资料,然后冲旁边的同事说道:“这小子真名也叫李腾,鹤g人!没案底!”

    “这种给一万块钱,就敢卸人腿的小流氓子,基本两三年都不回一趟家!鹤g那边给户籍资料传过来,也没用啊!”同事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……!”韩宗磊张嘴就要回话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座机响起,韩宗磊弯腰接起喊道:“您好,延市大案队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鹤g公安局的,李腾家我刚刚去过,他父母对他的情况一点不了解,基本没有任何线索。但我找到了李腾发小,两个人平时有联系,他说李腾有一个对象就在你们那儿的新宝伦商场当商管,这个发小说,李腾很有可能一直跟她在一块……!”协助办案的刑警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新宝伦商场是吧!他对象叫什么?”韩宗磊赶紧又问。

    “胡映蓉!”

    “小佟,马上联系新宝伦商场的管理人员,我要一份资料,叫胡映蓉,快一点!”韩宗磊雷厉风行的冲同事喊了一句,随即才冲电话回应道:“太感谢了,这案子是投毒,不快点抓,案犯很可能就跑了!哎,我再问一问,这个李腾有没有其他背景,比如跟个大哥啥的?”

    “他发小说他挺老实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延市儿童医院急救室外侧的灯箱灭了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走廊的人全部站立起来,沈曼第一个冲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医生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大夫,我老公怎么样?”沈曼一连问了好几句,话语重复,没有逻辑。

    “这种药,以前在农村有很多,专门药狗用。但05.06年以后,国家严打,连买曲马多都得开病例证明,所以,这个药应该存放很长时间了,药性被挥发一部分,送来的也算及时,要不根本救不过来。一般情况,身体机能再好的人,沾上这药也基本等不到抢救。”医生详尽的解释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药物进体,不管存留多长时间,肯定都会吸收一部分!我们能做的都做了,今晚如果能退烧,就算过危险期了,如果不能……那我们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呆愣,沈曼站在急救室门前,险些栽倒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急救室的门再次被推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