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55 擦屁股
    “你这话从何说起呢?”茂名听到黎小权的话,完全理解不了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别他妈跟我装傻!明摆着的,你怕我捅咕林军整出大事儿,最后让你们擦屁股,所以,故意把周天送到仓库,套出我的位置,是不是?”黎小权瞪着眼珠子喝问道。他越想这个事儿,越觉得茂名在中间整事儿了,因为周天刚到,仓库就发生状况,一切太巧。

    “小权,你长大脑了吗?”茂名咬着牙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我看这事儿不光是你在中间捅咕,白涛肯定也他妈授意你这么干了!”黎小权此刻完全就是一个疯子,如果说他之前的智商在正常人的水准之上,但篮子没了以后,他明显不用大脑想事儿了,而是用脚后跟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茂名松了松领口,随即说道:“黎小权,一个人蠢,并不可怕。但他要他妈的不知道自己蠢,那就很难整了!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等着,我找你去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茂名直接挂断了手机,随即心烦意乱的冲大旗骂道:“这个b养的太难整,我真怀疑他是不是老黎的亲儿子!这dna真能一点没遗传给他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射墙上了,又刮下来塞b里,才有的黎小权。”大旗憋了半天,无比粗鄙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小权一根筋的要找茂名,并且完全没有理智了。如果此刻茂名在他眼前,那不排除黎小权能有杀人的冲动!

    有人可能会奇怪,为啥黎小权在要弄死林军的路上,这么癫,这么疯?

    其实,你仔细揣摩揣摩黎小权的内心,就不难猜出他的心理活动!

    对于黎小权来说,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,活了二十来年,一路顺风顺水,全国各地,不管去任何一个地方,肯定有人招待他,在本市他开着街上基本见不着的超跑,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他在没有完全成熟之前,是对权利,财富,没有任何要求的,因为这两样,他完全不缺啊!

    那什么他最感兴趣呢?

    自我满足,自我极度膨胀后的内心满足!

    可满足的小路上,林军猫在墙角后面,一脚给他篮子踢碎了,事情很突然,措不及防,让黎小权很疼!

    篮子都没了,以后活着啥意思?!

    权利,物质,钱,服务的是什么?

    在黎小权概念里,这不都是侩妹的神器吗?可篮子没了,这些东西又有啥用?前呼后拥,人前炫耀,摆场子,玩画面,还有意义吗?

    而这时,内心又如何满足?

    哎,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满足!

    是什么?

    报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黎小权开着别人的车,一路疾驰,他牙根恨得直痒痒,要去找茂名!

    远处,路上。

    三台警车从出事儿的仓库方向开了过来,他们第一时间注意到黎小权的汽车,所以,他们想过来问问,但并不是要抓捕。而是这里人迹罕至,周围全是工厂,警察看见黎小权的车后,就想问问,他当时是否目睹了案发过程。

    但黎小权并不知道警察只是想找一个目击证人,所以,他在看见警察以后,立马慌了,直接弃车逃跑。

    这一跑坏事儿了,警察直接把黎小权朋友的车扣了,两个小时以后,黎小权在空军学校的朋友,被叫到政治处,直接被扣了配枪和教官证,要求配合警方调查,暂时停职反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11点左右。

    远在大理的白涛,接到黎小权他爸亲自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领导,恩,我明白。”白涛阴着脸,皱眉应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儿子,我不方便过问,事情出了,就要积极处理,配合公安机关把事情弄清楚!”老黎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白涛咬着牙,只能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白涛沉默数秒,随即把电话粗暴的摔在地上,一边松着领口,一边赌气的说道:“他妈的!怎么什么事儿都能找到我身上!弄急眼了,我他妈先给黎小权干了!”

    “老黎让你擦屁股?”一个中年冲白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皱眉走向落地窗,叉着腰,沉默数秒后说道:“黎小权那边死了一个!而且他绑架在先,周天也他妈跑了,经官肯定说不清楚!让小饶处理这事儿,先把黎小权洗出来!”

    “恩!”中年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白涛拿起红酒,足足倒满了一杯,随即看着窗外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延市。

    杜子腾他们去了医院,而周天一人找到了林军。

    病房内。

    林军身体虽然恢复了一点,但还是被控制进食,所以,身体瘦了不少,脸色蜡黄,看着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出了这么大事儿,不告诉我一声。”林军看着周天的脑袋包着纱布,嘴角抽搐的问道。此刻,他已经在电话中知道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,只能徒增烦恼,你也不在那儿,帮不上啥忙,我跟你说有啥用?”周天坐在椅子上,自己拿起一个苹果,一边吃着一边说道:“还好,事儿已经过去了!咱就不说揪心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去的时候,我盼着你出来,因为你出来,我会轻松不少。但你真出来了,我还是觉得,你在里面好……!”林军搓了搓脸蛋子,随即望着天花板说道:“你要是躺下了,我还能缓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操!”周天一笑,随即回道:“别扯犊子了,万合有我股份,那么就有我该承担的责任!与小乐,亮亮,方圆一样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林军也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咱爷俩不需要谈心,直接说正题!”周天再次咬了口苹果,随即说道:“这次虽然没掏到李腾,但我也有点收获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军见沈曼躲出去,随即偷偷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没去h市之前,李腾下毒以后,漏出的线索,都是指向白涛的!”周天皱着眉头,沉默半晌说道:“但出了这事儿以后,我觉得不是白涛!”

    “恩,你说,我听听!”林军抽了口烟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