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62 小岩版潜伏
    晚上,六点四十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新宝伦商场楼下,一台a4停在路边,小岩坐在正驾驶内,一边抽烟,一边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大概二十分钟以后,三保贼眉鼠眼的从商场内走出来,随即拽开车门,坐在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啊?整明白没啊?”小岩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胡映蓉昨天辞职了,工资都没结,直接就走了。”三保扣着裤裆粗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找李腾去了。”小岩抽着烟,眯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也真服你了,为什么你总是接一些余则成干的活儿呢?!军统啊你?”三保无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毕竟杜子腾他们缺心眼,操,我累点就累点吧。”小岩吹吹呼呼的说了一句,随即有点摸不准的说道:“李腾现在已经彻底尥蹶子了,想找到他,那简直比登上月球还难!所以,要试出他背后的人是谁,只能从家里这边整!”

    “你说咋整?”

    “……指使李腾下毒的人是谁,军哥心里已经有范围了,只是不好确定。”小岩摸了摸脖子,随即说道:“我现在就摸不准,李腾是被放走的,还是被灭口未遂后才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,你能别让我用脑子么?!我jb疼。”三保烦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映蓉电话你有吗?”小岩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啊,我管他们经理要了。”三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昨天辞职的,是不?”小岩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妥了,我有招了,走,找个公用电话。”小岩说到这里,开车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延市某路边一家超市里。

    小岩手指敲打柜台,随后用公用电话拨通了胡映蓉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你好?”大概十几秒以后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胡映蓉?”小岩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李腾,上回的事儿,还没弄干净,让他回来找我一趟。”小岩声音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到底谁啊?”胡映蓉愣了一下,言语急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话告诉他,他就知道我是谁了。”小岩停顿一下,随即直接挂了座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西某地。

    胡映蓉拎着行李,站在长途客车站,她接完小岩电话,皱眉沉思了一下,随后直接联系了李腾。

    “你到了?”李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在转长途客车。”胡映蓉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急,你要仔细看看,有没有警察跟着。”李腾无比心虚的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李腾,你到底是给谁办事儿啊!?刚才有个人给我打电话,说上次的事儿,你没弄干净,让你回去找他!”胡映蓉有些急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还说什么了?”李腾一愣过后,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就说了这个!我问他是谁,他说你自己知道。”胡映蓉有些害怕,不停的追问:“你到底有多少事儿,没和我说!”

    “去他妈了个b的,他们想套我回去,弄死我灭口。”李腾咬牙切齿的回道:“不用管他们,咱俩就在广西呆着不回去了!我手里有五十万,够开个店了!你把电话关机,卡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躲着,能躲一辈子吗?”胡映蓉啪嗒啪嗒掉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操!事儿都干了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李腾声音一副听天由命的口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小岩打完电话以后,可能闲的有点蛋疼,随即和三保愉快的去旁边浴池嫖了个娼,等过了两三个小时以后,他才回道超市内,再次拨打了胡映荣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在拨。”

    电话声筒里,传来客服僵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关机了?”三保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能确定了,出事儿以后,李腾肯定是要被灭口,但他跑了。”小岩眯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玩到这儿,就有点意思了!是不是他,一试就明白了。”小岩喝了口矿泉水,随即拿起电话,率先拨通了114电话查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北,某地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在办公室内响起,一个壮汉随手接起了座机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李腾的朋友。”小岩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腾?!”壮汉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原本事儿完了,你走你的,我们走我们的,咱们也就再见拜拜了。但你不讲规矩在先啊,行,你想让李腾永远闭嘴,那我们也不跟你客气了!你再给我追一百万,这事儿就此翻篇,不拿钱,我把我是怎么下毒的,原封不动告诉林军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谁啊?我怎么听不懂,你说的是啥呢?”壮汉阴着脸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今晚12点,过了延市收费站,有一家贺老六杀猪菜,你把钱放到杀猪菜门口旁边,就这样!”小岩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壮汉拿着电话,坐在办公桌里面,彻底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超市门口,小岩和三保上车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能来吗?”三保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能!”小岩皱眉回道:“如果背后指使李腾下毒的真是他们,那他们肯定想扣住李腾,这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操,那不就简单了,我摇人,在老六杀猪菜门口圈他!艹他妈的,只要他在延市,我让他来多少折多少。”三保快速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不可能去老六杀猪菜。”小岩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他应该能来吗?!”三保不太明白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他能来这儿!”小岩舔了舔嘴唇,随即伸手指向了刚才打过电话的仓买。

    “搜嘎!”三保瞬间通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图m,刘润泽家里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刘市长启开一瓶只写特供二字的白酒,随即给自己倒了很小一杯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今儿怎么了?!还喝上了?”刘润泽一边擦着湿漉漉的手掌,一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尘埃落定,放松一下。”刘市长看着儿子,委婉一笑。

    “有结果了?”刘润泽一愣过后,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月去延市。”刘市长低头夹了口菜。

    “……几年了?”

    “两届了!”刘市长长叹一声,随即说道:“这两届,真是一步一个脚印啊!也该到我了!这几天,抽空我见见你那个土地主朋友,林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