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65 低调的破烂之王
    言哥接完老魏“女伴”的电话以后,开车直接离开了废品收购站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出门以后,车速飙升,言哥闯了无数个红灯以后,抵达了老魏的救治医院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脚掌重重的踩在医院走廊内,泛起捶鼓一般的声响,言哥急的满头是汗,跑到了抢救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抢救室的门被推开,医生扶着眼镜走出来,张嘴说了一句:“扎了15刀,有十刀都破坏了内脏,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我弟弟吗?”言哥看着前方的李英姬,刘小军,还有保安,语气结巴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哇!”老魏女伴当场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言哥一看她哭,顿时呆若木鸡,身体瘫软的坐在了长椅上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门外警察走进来,张嘴问道:“目击者在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李英姬呆愣的回了一句,整个人好像还是没回过神来。因为他在一个小时之前,还在跟老魏喝酒,吹牛b,谈人生,谈生活。

    而这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后,老魏身中十五刀,尸体躺在抢救室内,与世界彻底诀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魏之死,给融府添了一点麻烦,有不少人都被警察叫去问话。但不幸中的幸运是,老魏出事儿是在酒店门外的停车场附近,所以对酒店造成的影响不算太大。因为事情发生的很快,在围观群众还没来得及聚拢的时候,案子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老魏是在融府店内出事儿,那情况就麻烦了!酒店刚开就他妈死人,这太晦气了。

    李英姬和刘小军是直接目击证人,所以,他俩在公安局一直配合调查。

    深夜,林军接到信儿,就和杜子腾,庆杰去了公安局。

    “军哥!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李英姬和刘小军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弄出命案了?”林军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想求你办事儿的那个老魏,让俩人给捅了,十五刀,人刚进手术室,就没气了。”李英姬叹息一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不就是一个搞废品收购的吗?!怎么还有人要捅死他?”林军双手插兜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人眼红了呗!”李英姬坐在椅子上,张嘴说道:“延市,珲c,四p,图m,还有周边这些地方,魏家哥俩得有二三百个直系废品收购点,数千个小站点!你别看老魏平时穿的破衣镂嗖,好像民工似的,但人家正经是个款爷!他哥一年给国有钢材企业送的单子,就够上面某领导一年的指标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么牛b呢吗?”杜子腾抻脖子问了一句,随即补充道:“我虽然听过老魏哥俩的名儿,但平时我见他们,也就那么回事儿啊!看不出来,有这个能量啊!”

    “操!咱说点现实的,我要不和你是朋友,你能看出来,我爸是银行高层吗?”李英姬撇了撇嘴,随即回道:“不是所有人,都有俩b钱,就不知道咋地好了!闷头发财的人有的是,延市宏达出租车公司的老板,几个加气站连同总公司,一年得净赚两三亿,但平时他就开一台老款三菱!往哪儿一戳,你一看他,那就像个农民!但我爸刚开始为了抢他的单,一个月起码得找他喝两三次茶。”

    杜子腾无语。

    “老魏他哥,魏言,这人很厉害!他们一家是山东来的,从他爸那辈起,就在药厂那边收破烂。而魏家这哥俩也没上过啥学,十六七岁就跟着他爸推车满小区乱逛!但我听我爸说,06年左右,全国钢材有一段时间暴跌,大批货物出不了手,那段时间不知道黄了多少主做自主融钢的废品收购站!当时魏言他爸急坏了,特意跑河北去跑业务,想把手里的囤货出手!但魏言不干,想要这时候继续囤货,宁可钱全赔进去,也要搏一把!最后爷俩整掰了,魏言带着老魏出来单干,把家底全押上,一连压了两年货!就这一把,魏言窜起来的!四五年的功夫,他就彻底扑腾起来了!” 李英姬停顿一下,皱眉说道:“逆向思维谁都有!但钱摆在那儿,你眼睁睁看着它没的魄力,可不是谁都具备的!说,谁都会,但一件事儿,你让一百个人做,那是一百个结果!这是我爸说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照你这么说啊,那魏言这把是彻底得急了。”林军闲聊天似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破烂界的传奇啊!”杜子腾也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的年轻人,跟以前的真不能比。你让他遭罪,他觉得那是对自己的侮辱,是对自己辉煌的践踏!一碗饭的饭量,但伸手就要端两个碗,眼睛大, 肚子小,活的苦b,还得管着别人家的闲事儿!”李英姬眨巴眨眼睛,看着杜子腾骂道:“不用笑,我就说你呢!”

    “去你爹篮子的,说我干个jb!好好的一个大活人,愣让你给克死了,操!”杜子腾笑声戛然而止,破马张飞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俩扯吧,我上楼转一圈!”林军一笑,随即准备去韩宗磊的办公室溜达一圈,顺便让老韩打听打听,李英姬的事儿,还得多长时间能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某仓买门口,小岩和三保蹲到了半夜,一直没走。

    “不是,那帮人到底能不能来啊?!这都几点了,一点信没有?”三保打着哈欠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他们让李腾下的药?”蹲到这个时间,小岩也有点含糊,他真有点摸不太准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肯定不能来了,这仓买估计也快关门了。”三保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他们,那我是真没招了!”小岩叹息一声,随即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就在小岩汽车的大灯光芒,即将亮起的一瞬间,远处一台挡着车牌的面包车停滞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仓买!你们下去看看,别惹事儿,花钱把监控买来。”面包车内一个中年,冲着两个同伴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车牌子挡着,是他们!”三保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哎,他们既然来了,那捅咕李腾的肯定是这帮人!艹你妈的,可算让我把事儿捋清楚了!”小岩双眼放光的小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