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71 风起四平
    a4车内,于亮刚要开车走,就上来一个人影,而刘小军往前探了探脖子,认出这人正是小岩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,你怎么跟来了?”于亮冲小岩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知道了,对吗?”小岩舔着嘴唇,看了一眼于亮,随即又看了看刘小军和范勇问道:“军哥他们三个全走了,就留你自己在家!现在出门办事儿,你还不带自己家的人,你们这是提前商量好了?”

    于亮听到这话一愣后,直接张嘴问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哥,别跟我整事儿!我就问你,你是不是要去四p?”小岩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!”于亮眨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你不知道?!操,枪都拿了。”小岩看了一眼后座放着的五连发,随即指着风挡玻璃说道:“我跟你去!”

    于亮听到这话,心里瞬间有点琢磨过来了,所以,他试着套了一句:“军,告诉的你,先不动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岩一愣,张嘴问道:“你到底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问你呢吗?”于亮瞪着眼珠子看向了小岩。

    “操,整岔了,我下去了。”小岩立马反应过来,推门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于亮伸手一把攥住小岩的腕子,随即逼问道:“我他妈想听听你那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岩彻底懵b,暗骂自己脑袋太好使,想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p市,晚上十点多。

    管虎家楼下,他带着鸭舌帽,漏出一张让人胆寒的肉疙瘩脸,此刻正低头抽烟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伤刚好没多久,一张脸基本已经没人样了,全是密密麻麻的粉红色疙瘩,就好像让人拿炉铲子烫过一般,看着相当渗人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等了一小会,有一台面包车停滞,张伯良迈步从上面走了下来,两张极丑的脸相互一对,随即火花四溅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管虎飞起一脚,直接蹬在张伯良的腰上,随即骂道:“能他妈请神,不能送神!你不牛b吗?你干完咋哆嗦了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哆嗦!我是怕于亮报警,所以上你这儿来躲躲。”张伯良依旧梗着脖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躲你奶奶个b !你他妈傻啊?开车光膀子,图啥啊?”管虎越看张伯良越来气,一边咬牙扒拉着张伯良的脑袋骂道:“后背纹的啥jb玩应?!这是……小矮人扛的泥鳅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管拉jb倒,我走了。”张伯良被骂的一点面子没有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给我站住!”管虎呵斥一声,随即皱眉说道:“你他妈上哪儿去啊?让人抓住,不整死你啊?伯伦咋跟你说的?告没告诉你,别去捅咕他们?”

    “是我先捅咕的吗?你当我不知道呢?你们背后就没捅咕?我把大腾刚介绍给张伯……!”张伯良还想犟嘴。

    “闭了!”管虎再次呵斥了一声,随即骂道:“这事儿先等等再和你叔说,这几天你跟我在一块,但事先说好,你再他妈瞎整,真就没人管你了。老四烦你都烦的不行了,你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现在不能跟你走。”张伯良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管虎一脚蹬过去,咬牙骂道:“那你他妈想咋地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找人办事儿了吗?没有钱,人家能给我办事儿吗?你不得给我拿点车马费吗?那边还有一个等着上医院呢。”张伯良眨着无知的小眼神,低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我没佩服过谁,但你是例外!”管虎咬着牙,足足沉默半分钟后,才掏出电话拨了过去,并且喊道:“下楼,给我送点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半小时,管虎开车,拉着张伯良去了四p当地一家挺有名的狗肉馆。而他们到的时候,狗肉馆里已经坐着五六个同伴,菜也点完了,众人正在一边吃着一边聊着。

    “你咋把虎b哨子领来了?”一个中年用东北最不堪的形容词,形容了一下张伯良。这个虎b哨子的意思是,虎b中的兰博基尼,属于虎到触顶,没有对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!我不跟你一样的。”张伯良斜眼扫了一眼中年,随即坐在椅子上,没大没小的就开始猛搂狗肉。

    “他惹了点事儿,我不知道咋跟伯伦说,哎呀,真愁死我了。”管虎坐下以后,挺上火的叨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对面的中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闲着没事儿,去捅咕于亮了!”管虎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捅咕于亮?!整啥样啊?”中年一愣过后,顿时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剁了。”张伯良低头吃着狗肉,非常随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中年顿时开骂。

    “别骂他了,整都整了,说这些还有啥用?”管虎拦了一下,随即冲另外一个青年喊道:“大伟,去,你出门给我买贴膏药,这一天睡觉都不敢翻身,整的我都快散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青年穿着橘黄色t恤,放下筷子后,转身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饭馆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要敢骗我,我找不到他们,就先整你,明白吗?”于亮指着一个中年的脸蛋子,十分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在这儿,管虎刚打完电话,说张伯良回来了,我们獒厂的尹六也在这儿呢,刚过来!”中年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于亮双手空空,直接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哥!!你这不把我操了吗?我以为你知道呢……!”小岩坐在副驾驶,挺上火的喊了一句:“不跟军哥说一声啊?”

    “对伙儿奔着整死你的剧情走,还说个jb!”于亮直接摔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说完,刘小军,范勇下车,而小岩只能跟在于亮旁边,一伙四人拽着那个中年的脖领子就走进了饭店。

    他们刚进去,一个穿着橘黄色t恤的青年,正好与众人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蹲厕所里,我不走,你要出来,我就崩死你!”于亮指着中年的脸蛋子,随即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中年十分感动,因为于亮没有让他直接面对管虎,所以,他转身走到卫生间,最后反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于亮说完,单手插兜,直奔饭店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伤还没好啊?”中年尹六冲管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有点刺挠!”管虎挠着脸蛋子,随即喊道:“来,服务员,给我拿瓶开胃,不要凉……!”

    话还没等说完,管虎直接愣住,他看见了于亮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于亮一步上前,直接抓住尹六的头发,咣当一声怼在桌面上,随即抬手指着张伯良说道:“不到六小时,咱俩又见面了?”

    张伯良一愣。

    “让他躺下跟我说话!”于亮皱眉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范勇上去一刀,直接怼在张伯良脸上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刘小军撸动枪栓,三米开外,抬手扣动扳机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张伯良连人带凳子,瞬间倒在地上,木头碎屑溅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能听懂人话吗?”于亮单手按着尹六的脑袋,指着他的鼻子说道:“艹你妈,你千万别动!枪响,你就倒!明白吗?”

    此时,尹六趴在桌子上一动不敢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