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78 一辈子的两年
    小饭馆内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哎呦,你少吃点辣椒,伤好没好利索呢。”蜜蜜噘着嘴,伸手就将于亮手里的辣椒油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都拆线了。”于亮看着蜜蜜莞尔一笑,随即喊道:“哎,老板,给我拿瓶白酒,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蜜蜜听到这话,身体略微停顿一下,笑容有些僵硬的劝道:“别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呆着没事儿,活活血。”于亮随意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一瓶玉泉方瓶摆在桌子上,于亮自己倒了一杯后,蜜蜜把酒抢过去,也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伤好了,挺高兴呗?”蜜蜜笑眯眯的举起酒杯说道:“来吧,亮锅,走一个!”

    “行,走一个。”于亮端起酒杯和蜜蜜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二人举杯就干,蜜蜜呛的俏脸红润,不停的咳嗽。

    “吃点菜。”于亮给蜜蜜夹着菜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!咱俩吃的第一顿饭,你还记得吗?”蜜蜜右手攥着纸巾,左手托着下巴,双眸宛若凝固的看着于亮。

    “你刚分手,在我家楼下,吃的锅烙!”于亮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时间过的真快,一晃快两年了。”蜜蜜依旧望着于亮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两年我挺亏欠你。”于亮拧着眉毛,又喝了杯酒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蜜蜜伸手拧着于亮的鼻子骂道:“什么叫亏欠?我不愿意,你干什么都是亏欠,我愿意,你做什么都是付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于亮咬了咬牙,同样抬头看向蜜蜜。

    两人相望,凝视,沉默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蜜蜜眨着酸涩的大眼睛,咬着嘴唇冲于亮说道:“我们之间有的不是亏欠……是遗憾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于亮手掌哆嗦的点了根烟,低着头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爸在住院,但我没和你说。碎盘子崩的,当时,你没看见,我也没看见……!”蜜蜜捂着脸颊,继续说道:“我给你打电话,你没带手机,再给杜子腾打的时候,他联系不上你,什么情况也不和我说……!”

    于亮惊愕的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他没事儿,就是一点皮外伤。”蜜蜜用湿巾擦了擦眼睛,随即抬头看着于亮说道:“吃完饭,我就要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于亮心如刀割,嘴里咬着烟头,攥着拳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噗!”蜜蜜红着脸一笑,伸手揪着于亮的下巴说道:“喂,开心点,咱们属于和平分手,不带彼此饱含怨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和平分手。”于亮拿着瓶子再次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油滋滋的饭馆内,二人宛若穿梭了时光,回到了那个确认恋爱关系的锅烙馆里。

    那天,状态扭捏且言语简单的于亮,低着头说:“咱俩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过后,问道:“你要跟我睡觉啊?”

    “恩,我要跟你睡一辈子。”他抬头看向她,目光坦然。

    一辈子,有多长?

    是否靠天裁定,靠时光见证?

    很多人在憧憬爱情的时候,都曾望着心中的那个他,或是她,在心中默默许愿,我和你执手,就一定能走穿时间的年轮,迈向白头。

    可当无情年轮真的滚动时,又碾碎了多少这样的誓言?

    有的不爱了,所以,不曾惋惜,

    有的还爱着,所以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亮和蜜蜜都喝多了,俩人抱着脑袋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蜜蜜说:“以后,我不能欺负你了,你也不许找别的姑娘欺负你!一定要找一个,比我还爱你的,那样,她才会对你好!”

    于亮说:“不找了,我的心太小,就装着一个你。”

    酒没了,菜凉了,人走了……

    蜜蜜一边走,一边擦着眼泪,她穿着洁白的帆布鞋,迈出这个饭店,远处一辆宝马x5在等待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!”于亮捂着额头,呆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,身体剧烈抽搐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蜜蜜跑到饭店外的落地窗前,使劲儿敲打着窗户喊道:“替我照顾好你自己。别再弄的满身是伤,别再……让我担心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于亮趴在桌子上,一句话没有。

    宝马x5离开了饭店,也带走了于亮和蜜蜜,最疼的爱情。

    两年时光,增长的不仅仅是年华,还有那难以忘却的回忆。

    翻开电话本,里面是那密密麻麻的短信,怎么删,似乎它都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着电视,总感觉旁边坐着一个人,他也在与自己一起欢笑,一起聊着家常,一起调侃着世间百态。

    卫生间的镜子下面,永远会摆着两个牙捅,你无情的拿开一个,但却永远无法擦去,刻在那木板上的杯底印记……

    当你生命中的那个她,或他,走了以后,你可能会费尽一切心思,想要选择遗忘。你拿着清洁工具,试图抹掉关于他的一切,但一回头,你却总能发现与他有关的东西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记忆是刻在脑子里的!

    又怎么抹去??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亮,一个刚硬到骨子里的人!

    曾经枪崩大旗,缅甸刀砍邢凯,四p单枪匹马挑了管虎!他用一次次的事情,让无数人膜拜,一声亮爷,是太多江湖青年的肯定!

    但这是于亮心里想要的吗?!

    肯定不是!

    他想用今天的一切换回蜜蜜,但故事永远不会回到起点,自己做过的事儿,也不会再有再来一次的机会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只能含泪放手,在心里说一声:“我爱你!”

    生活就是这样,人们乞求自己的命运圆满,乞求自己的一生没有缺角,但这永远只是乞求。有些缺角,在你得到某件东西的时候,就已经出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宝马x5的车上,蜜蜜趴在母亲的腿上,奋力吼道:“你知道我离开他不会快乐,为什么要拆散我们!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不快乐,只是暂时的,但无病态的生活,却是一辈子的!我是你妈,你在心里骂我一万遍,我也是!”蜜蜜的母亲摸着女儿的头发,无比倔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从今天开始,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……你说得对,你是我妈,我无法选择……!”蜜蜜抿着嘴,浑身抽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