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83 不停挪动的车马炮(加更1)
    深夜,收购站的辖区派出所门外,魏三被询问了整整三四个小时后,才被放出来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刘小军拽开车门,冲着魏三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魏三点了点头,随即弯腰钻上了别克gl8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三保驾驶着gl8扬长而去,车内坐着二代里的狗头军师小岩,旁边是刘小军和庆杰。

    “都问你啥了?”小岩冲魏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问我车是谁砸的,打人的是谁!”魏三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说的?”庆杰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吓唬我,说那台奔驰值五十多万,财胖子伤的也不轻,又骨折,又重伤的。但我就按照小军告诉我的应付,咬死啥都不知道。监控给他了,他看见我和工人没动手,最后忽悠了几句,就让我走了,说是随时给我打电话,我就得去报到。”魏三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害怕,人不是你打的,车也不是你砸的,财胖子找事儿在先,你只要咬死不吐口,他们拿你没办法。”小岩安抚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魏三还是有点后怕,连连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个事儿,我得跟你说一下。”小岩组织了一下语言,随即直白劝道:“买卖这个东西,是座迎四方来客,你只要开门营业,那别人想找你麻烦,就不难!”

    “恩,是这个理。”魏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儿,就是一次意外。因为张伯伦还不知道是谁在帮你,也不知道你们会找外人掺和这事儿,所以,咱们才能弄了那个财胖子。往后走,今天这种事儿不会少,我们也在四p很难这么面对张伯伦。他在这儿有多大能量,你比我清楚!所以,我给你的建议是,你把魏言在四p自己的收购点先关了,不营业。而那些合作的收购点,你多掏运费,让他们自主把货送到延市。这样的话,张伯伦想找事儿,也无从下手。而那些跟你们合作的收购站,张伯伦应该不会扒拉,因为他也想进个行业,所以,轻易不会得罪这些可以送钱的收购站,明白了吗?”小岩思路清晰的冲魏三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么干,我们得损失多少钱啊?”魏三愣了一下,随即摊手说道:“我们自己的收购站得有十来个,而且客户已经都稳定,你现在这突然就不收货了,那客户不跑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琢磨不明白呢?我问你,是张伯伦偷着整你一下疼,还是暂时损失点客户疼?!他jb真整个百八十人,过来给你厂子掀了,工人打了,你怎么解释?一把事儿,就能给你整破产了!”小岩皱着眉头回道。

    魏三听到这话,沉默数秒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一撤了,张伯伦就会进入这个行业,他会抢你的客户干,而那时候,你就在暗处,他就在明处了,懂不懂?”小岩又劝了一句:“你听我的,按这个方法办,你就暂时损失点钱!让张伯伦先出来,我有招整他,行不?”

    “那得停多长时间啊?”魏三想了半天,挺不满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很快,最多仨俩月!”

    “行,我问问魏言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说不行,你就说是杜子腾让他这么办的。”小岩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魏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先走吧,三保,给三哥停车。”小岩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魏三拽开车门,随即奔着废品收购站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融府康年。

    “买卖咋样?”林军坐在办公桌里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,我正在向世界五百强发起最后的冲刺,欧耶!”杜子腾贱嗖嗖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他妈人话!”林军烦躁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人话就是不赔钱,凑合着干。”杜子腾弱弱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,四p那边咋样?”林军插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刚去,试着呢。”杜子腾想了一下回道:“但有点难,毕竟魏言的摊子在四p,那是张伯伦主打的地方,咱过去有点难整。”

    “杜子腾,这事儿我就主动问这一句,以后不会再问了。而你啥时候挺不住了,啥时候告诉我就行。”林军点了根烟,语气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就jb知道我挺不住呢?!听你说话,真他妈泄气。行了,你别在我这儿坐着了,去去去,赶紧该干啥干啥去。”杜子腾有点烦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心里有数就行,走了。”林军没有再多问,转身就走。他既然说把这事儿给杜子腾他们办,那就不会多说话,多插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p。

    老四,疤瘌,还有尹六,一块去了张伯伦住所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谁给魏言撑的腰吗?”张伯伦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了一下小财,他说不认识,是个生面孔。”老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林军家的人?”张伯伦想了一下,皱眉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杜子腾他们,小财都认识,但对伙儿领头的那个小子,小财连见过都没见过。我合计啊,要么这个小子是林军家里新来的,要么就是其他人帮了魏言。”老四沉吟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魏言背后是谁给他撑腰,走俩回合,就看出来。”疤瘌搓了搓手掌,随即问道:“往后咋走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他妈的魏言,有点不知深浅。他弟弟死了,都没吓住他,还真他妈有点舍命不舍财的意思。”张伯伦挠了挠头皮,随即说道:“整死魏言弟弟的曹家哥俩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没走呢,还在四p呢。”疤瘌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俩小子咋样?”张伯伦眯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俩是亲兄弟,活儿干的利索,还不多嘴,身上都不止一起命案,是俩好手。”疤瘌是张伯伦团队里,主要干脏活的,所以,像曹家哥俩这种人,全是他摆弄。

    “行,抽空你把他俩叫来,我跟他们谈谈。”张伯伦点了根烟,翘起的二郎腿,不停的晃动着脚尖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妈了个b的,在四p还有别人的对白吗?!你们整吧,狠点搂火,出事儿我兜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