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97 赤子
    “喂,你好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”林军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陌生电话,随即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小博,亮哥以前在里面的朋友,咱们见过。”

    林军一愣,随即问道:“啊,我知道你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军哥,有个人在我这儿,他说他叫魏言,和你认识,你认识吗?”小博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魏言?他在你哪儿?”林军沉默半晌,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句两句说不清楚,你来一趟图m,我让人接你,只能自己来。”小博扫了一眼手表,继续说道:“明天晚上五点,你在图m濠江酒店门口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喂?”林军张嘴还要说话,但电话被小博直接挂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张小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亮子那个朋友,小博找我。”林军沉吟一下说道:“让我自己去一趟图m,他说魏言在他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呢?让你自己去?开他妈什么玩笑呢?谁知道他是人是鬼,坑你一把,你不完犊子了吗?不能去。”张小乐非常不赞同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魏言应该确实在他手里。”林军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方圆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因为小博没有军儿的手机号,而且魏言要没在他手里,他不敢这么托底的打电话,咱一查就能查出来。”周天直接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。”林军沉默三四秒以后,果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和他们接触过一次,我看小博的性格可以交往,但大勋这个人,我摸不准他的脉,感觉他挺谨慎,也挺独。”周天看着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魏言回不来,英姬,子腾他们全得进去!绑架案,枪案,度假村有人证,这事儿你找谁也运作不出来,所以,我必须得去整回魏言,这样才能给他们洗出来。”林军再次思考一下后,所说出来的话证明他主意已定,不会更改。

    “**明天会到家,让他跟着你。”周天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情况可能有变化,你先不用让他回来了,我看弄不好黑山獒厂也他妈出事儿了。”林军沉默半晌,一针见血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没在吭声,想劝,也根本劝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图m某出租房内。

    “下了多少货?”勋哥看着大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的东西拿回来了,碎了一个瓶子,其他都在。现金一百多个,还有几件成色可以的陪葬区物品,但我估计也他妈是死货,这批东西应该是前段时间河南陶腾出来的,上新闻那个,咱拿了也不敢卖。”大汉将登山包摆好,随即笑着说道:“这次去还可以,没白忙活,解决了短时间内的生存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两次事儿,都用一批设备,警察肯定瞄上了。车处理了,枪也扔了,都从新弄。”大勋挠了挠鼻子,随即皱眉说道:“张伯伦牛b吹的杠杠响,地下室就这点东西?”

    “看着风光,难不难就他自己知道。”大汉背手摇了摇头,随即用余光扫了一眼大勋脸颊,然后试探着说道:“有个事儿,我得跟你说一下。这次小博偷着跟了过去,刚开始都挺好,但打张伯伦的时候,我们偶然碰到一个人……!”

    大勋一愣,静静的听着大汉的话,随即眉头越皱越深,胸口有明显起伏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大汉走出卧室,随即冲小博喊道:“你哥叫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肯定告状了。”小博停顿一秒,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领个活人回来,我能瞒过去吗?”大汉无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天到晚扯老婆舌,我真他妈服你了,你那嘴就好像是裤衩子,啥屎都往外崩。”小博是团伙内,唯一一个敢跟大勋把兄弟叨b的有为青年。

    “嘭!”大汉踢了他一脚,随即骂道:“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分钟以后,卧室内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大勋后背靠着办公桌,用方巾擦着厚厚的眼镜片,随即低头说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听我说!”小博组织了一下语言,随即一边迈步往前走,一边叨唠着:“那个魏言说他认识林军,而咱上次因为货的事儿,错怪了人家,我心思一个羊是赶,两个羊也是放!既然碰上了,就帮帮忙也没啥,更何况这事儿还能卖林军一个人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博最后一个情字还没等说完,大勋回手就一个反抽,直接打的小博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博脸蛋子瞬间红肿,站在原地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干的是玩命的买卖!玩命,有他妈人情可讲吗?”大勋打完小博一个嘴巴子,随即面无表情的指着他,轻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小博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地下室干死三个!如果事儿响了,你他妈把魏言还给林军,那不等于不打自招了吗?不等于跟外人承认,这事儿是他妈咱们干的吗?”大勋说道这里停顿一下,随即继续擦着眼镜说道:“滚出去,让你大汉哥,帮你把人处理了!”

    “我都答应林军了,已经给他打完电话了。”小博没走,站在原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!”大勋抬头看向小博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“哥!亮哥在里面对我确实不错,咱他妈就是悍匪,亡命徒,生慌子,那也总得讲究个为人处事儿吧?上回因为货的问题,咱就跟人家闹的挺不愉快,但最后亮哥说啥了吗?啥也没说吧?!这一回,魏言都到咱们手里了,咱也知道他对林军来说多重要!可你咣叽给人家魏言整死,那是不是干的有点不近人情? 咱这不又得罪林军一回吗?”小博摊手说道。

    大勋抬头看了小博一眼,随即低头继续擦着镜片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是你弟弟的同时,我也得有朋友吧?!”小博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,林军如果把咱干獒厂的事儿露了,你怎么办?”大勋干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要真能拿这事儿瞎说,我先干死他,然后我死去!”小博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滚出去。”大勋再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于亮对我真的不错!”小博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唉!”大勋看着关上的卧室门,自己一个人沉默许久后,随即咧嘴一笑,摇头骂道:“妈的智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