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00 我要开山立派
    延市,融府康年办公室。r?a?  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

    林军抬头冲方圆问道:“李英姬他们放了吗?”

    “魏言回来,人就放了。”方圆喝着米汤,点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杜子腾那把枪的事儿,怎么说了?”林军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小博他们,把曹家那个弟弟弄死了吗?这是好事儿,枪就是他的。”方圆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靠谱。”林军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一下,咱和张伯伦彻底没缓了。”方圆放下米汤碗,有些心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扒拉他!”林军松了松领口,随即冲方圆勾了勾手指说道:“我有一个路子。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方圆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你别跟任何人说,你先去联系,必要的时候我再露面。”林军插手沉吟一下,随即小声说道:“你这样干,你先去……!”

    方圆细细听着林军的话,随即琢磨了半天问道:“这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打到点上,肯定行!”林军非常果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,我试试。”方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方圆离开办公室。而林军拿着手机,走到窗口位置,拨通了**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,家里到底咋回事儿?”**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句两句说不清,事情暂时解决了。”林军粗略的回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你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天叔让我回去,人我差点就弃了,所以,还得等等。”**答道。

    “咱家就你一个,注意一点。”林军嘱托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完事儿就回去了!不用惦记。”**一笑,二人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四p。

    张伯良宛若一个打不死的小强,虽然关公扛龙并不能防弹,但板凳靠椅却可以!当时刘小军崩他那一枪,有大部分的钢珠都镶嵌在了板凳靠背的木板上,所以,他还是侥幸逃过一劫。后背虽然大面积受创,但也应了一句古话,祸害留千年……

    后背缠着纱布和医用塑料胶,张伯良脸上顶着疤瘌,垂头丧气的想找张伯伦唠唠,所以,他跟着老四,一块在某茶馆见到了张伯伦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。”张伯良低着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转转。”老四一看二人这个对白,随即回头就走。

    茶桌上仅剩堂兄弟二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伯良啊!我这个庙太小,实在养不起你这尊大佛。”张伯伦沉吟一下,随即皱眉说道:“你看你想干点啥,哥帮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?哥,你要撵我走啊!?”张伯良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对你够意思了。你要不是我弟弟,就这两把事儿,我剁你一只手,都算轻的。”张伯伦去长c无功而返,本身心里就很烦躁,此刻他看见张伯良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:“伯良!话我跟你明说,别人犯错了,我能一码归一码的处理,你犯错了,我他妈咋整?我弄你,不行,因为你是我亲戚,我他妈不弄你,我还怎么跟下面的人办事儿?”

    “那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!?”张伯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俩再继续下去,就剩疲劳了!”张伯伦看着他直言说道:“小超市,修车铺,游戏厅,你想干点啥,随便选!亲戚一回,我不让你白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张伯良咬了咬牙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你心真狠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伯伦看着他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一分钱不要,我他妈自己能挣!”张伯良硬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毕竟你关公扛大龙,不会缺钱花。”张伯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操!”张伯良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十秒以后。

    走廊内,老四看着张伯良,随即拍着他肩膀说道:“……你也别上火,你哥是为你好,现在家里多乱啊!……你以为留在这儿,是啥好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滚jb犊子吧!我俩一个姓的,他说让我走就让我走,还替他说啥啊?不说了!”张伯良撇嘴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老四一笑,也不知道咋劝。

    “ 四哥,你就记住我这句话,三十岁刚起步,六十岁看人生!我他妈还年轻,未来啥样谁知道?说不准以后他妈的谁求谁呢。”张伯良语气很硬的扔下一句,张嘴继续说道:“行,他不让我走了吗?那我更轻松了!这回我整林军,于亮,他jb管不着了吧?!你等着,我收拾完这俩b养的,回头就进废品收购这一行!有话,咱两家在争废品行业的时候说吧!”

    “开山立派了呗?”老四略显懵b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张伯良背手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伯良走了以后,老四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真生气了?”老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不能不提他?”张伯伦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老四点了点头,随即直接坐在了张伯伦对面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一下,上回在度假村,曹彬和曹江能顺利的出来,是因为林家缺了一环,有人没露……!”张伯伦沉吟一下,随即补充道:“这样,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x省,柳z市,某靠山县城里。

    李腾拿着卖命赚来的五十万,最近略微有点走上人生巅峰的意思。他领着胡映荣在南方游山玩水,住着湖中央的小别墅式宾馆,吃着当地的特色菜肴,白天去旅游景点,购物,游玩,晚上关起门来和胡映蓉做-爱,生活当真潇洒无比。

    这种有钱就花的生活,很容易让人迷醉,李腾有点忘却了自己当初对胡映蓉的承诺!

    你来找我,咱俩在这边经营点小项目,一起努力,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胡映蓉很多次跟李腾提起,你的钱来的不容易,那是拿命换来的,你应该拿着他做点正经事儿,这么玩下去,钱早晚会没。

    李腾每次也都答应,但每次都止步于行动,因为他觉得,自己手里的资金能干的买卖,来钱太少,根本维持不住现在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且奔波,游走,考察,节衣缩食的护着手里的钱,那就跟以前的日子一样了,就没有改变了!

    玩命一回,生活远没有改变,那他妈还玩命干啥?

    李腾此刻的心里,就跟无数次二次犯罪的“释放者”一样,上瘾了,学会走捷径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晚上。

    李腾拿出五万块钱,摆在床头柜上说道:“明天你把钱汇家里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