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09 司机与老板
    第二日早,四p,某公寓内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李腾投案了。”疤瘌从屋外走进来,急匆匆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,老四就是没那个**手上了!”张伯伦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腾敢投案,那他妈就说明,这b养的已经被林军洗完恼了!进去肯定咬咱。”疤瘌皱眉说到。

    张伯伦听到这话,沉默许久,随即扭头问道:“曹江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马上回来!”疤瘌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李腾要咬我,那我被抓到延市,肯定没机会再回四p了。”张伯伦条理清晰,张嘴直接说道:“他不想让我好,那我也别让他好了!再给曹江追个翻倍,让他先拿李腾亲戚说事儿。他要还咬,就拿他父母说事儿!”

    “行!”疤瘌自己现在也被牵扯其中,所以他听到张伯伦的话,就根本没有再劝。

    “我得躲躲,林军的原配是延市大案队队长,李腾的口供一座实,他马上就会找我。”张伯伦说着就站起了身,随即原地走了两步,嘀咕着说道:“去他妈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伯伦的电话响起,他低头扫了一眼号码,随即立即笑着说道:“哎呦,小东!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给你发短信,你怎么没回话呢?”小东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昨晚喝多了,没看见。”张伯伦确实是昨天在ktv喝了一天。

    “哥回来了,让你过来。”小东邀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吗?好,那我下午就过去。”张伯伦一愣过后,眼中瞬间充斥着难以言明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恩,晚上见吧。”小东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长c那边有信了?”疤瘌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还没忘了我啊!”张伯伦突然感慨了一句,随即说道:“曹江回来,你安排一下,我马上去长c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。

    长c盛和天下健身会所,电子滑雪场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里面呢?”张伯伦冲小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进去吧,我去楼下酒店订个包房,他还没吃饭呢。”小东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健身馆,也是人和集团旗下的品牌,但规模要比延市的那个“顶级健身馆”大多了。装修,健身器材,场地设施,完全不是延市的那个健身馆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有些人,宁可在北京宛若游魂野鬼一样的飘荡,也不愿意回到老家享受相对安逸的生活!

    其实道理很简单,因为北京那所城市,在很多人看来,是充满希望的。虽然它相对冰冷,相对沉默……

    而延市和长c相比,也是一样。两座城,虽然统称为市,但经济规模,消费能力,人口数量,都是无法对等的。

    这里对延市来说,就像北京!

    而同样在四p触顶的张伯伦,也可以说是不缺钱了,但他来到这里后,总是不自觉的把腰弯曲一点,把头低下一点。走路时的步伐,也不像在四p时那么风风火火,那么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4d滑雪机上,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,穿着紧身的运动衣,随即擦着汗水,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练着呢。”张伯伦走过去,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瞎练呗。”中年拿着毛巾,直接搭在了肩上。

    张伯伦一看中年这个动作,立即拿着中年自己带的水杯,帮他拧开了盖子,其动作就像演练了无数遍,非常流畅与自然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中年笑了一下,举杯抿了口水。

    “多累啊,练这玩应干啥?”张伯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歇着更累!”中年喘了口气,随即与张伯伦并肩往前走,像是闲聊天的问道:“听小东说,你最近遇到坎了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张伯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废品收购?”中年停顿一下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,谈崩了。”张伯伦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到哪一步了?”中年缓慢的步伐,就是在给张伯伦陈述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林军第一把事儿,本来能过去,但老四毁容和管虎也伤了,还挺严重。”张伯伦说到这里停顿一下,随即皱眉回忆道:“你说,这事儿让我摊上,我能咋弄?其实,我不想跟林军弄,因为整不出来钱!但老四和管虎跟我那么多年,这事儿我要不表态,那人家不寒心吗?”

    “然后,你就弄了林军?”中年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的药!但我的意思是唬一唬林军,往回找个面就得了!但老四和管虎,还有疤瘌,背着我,跟直接办事儿的人说,让他加大药量,弄死林军。”张伯伦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中年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矛盾扯开了以后,我和林军又因为废品收购的事儿对上。这次,我不退,他肯定也不退!”张伯伦舔了舔嘴唇说道:“现在下药的那个人被抓住了,而案子也是发生在延市!所以,林军把该安排明白的,全弄妥了!那小子一咬我,案子就得在延市判。”

    “伯伦,你给我开了几年车?”中年岔开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七年多。”张伯伦答道。

    “七年多,时间不短啊!”中年长叹了一声,随即拍着张伯伦的肩膀说道:“司机跟老板的关系,那得是多近啊!但为啥我没留你在公司干点啥?”

    张伯伦听到这话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伯伦,情义和事业,它是两码事儿!情义服务的是精神需要,事业服务的是物质需要!”中年沉吟一下,随即继续问道:“你觉得,你现在达到满足精神需要的地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要不饿,也不能掺和废品收购的事儿。”张伯伦一笑。

    “抛去情义不讲,那小子要咬你的事儿,你能不能处理明白?”中年看着张伯伦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张伯伦听到这话一愣,随即脸上的笑容消失,直接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我有三个司机,但最对我胃口的是你!我最烦的是现在这个司机,也是我老婆家那边的亲戚,为什么?”中年又问。

    张伯伦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伯伦,有时候舍弃,会让你轻松很多!”中年背手看着张伯伦,继续说道:“……其实这件事儿,你知道该怎么解决!对吗?”

    张伯伦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吃饭吧。”中年说完,直接快步奔楼下餐厅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