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10 苍蝇拍
    张伯伦在盛和健身馆与中年聊完后,就跟他去了楼下酒店吃饭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但这个饭局其实不用酒水助兴,因为张伯伦见的这个中年,真就是简单吃一口,而且陪坐的人也就是那个小东自己,根本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但张伯伦在这个场合,却自己一个人喝了将近半斤白酒,而且有点醉了,舌头梆硬。

    饭局结束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门外。

    “……吴哥,我不该来见你。”张伯伦身体有点打晃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说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会怎么做!”中年先是拍了拍张伯伦的肩膀,随后一边弯腰上车,一边背对着张伯伦说道:“……你不是司机了,你是大哥。”

    张伯伦站在原地,亲眼目送吴哥的车离去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吴哥这个人很有意思,他曾经跟张伯伦说过三句话。

    笨的人是,想不到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普通人是,想得到,但做不到。

    而聪明人则是,想得到,也能做得到……

    张伯伦是不是聪明的人,不好判断,但他现在是想到了,就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管虎!

    张伯伦走到今天的股肱之臣,他就像一个巨大的苍蝇拍,而且能自由伸缩。遇到小的苍蝇能拍,遇到成名多年的江湖大哥也能抽两下。

    调侃一点说,他为张伯伦,也算是献过青春,献子孙的人!

    原始积累时期,张伯伦一个眼神,年轻的管虎掏刀就敢上,端枪就敢崩!

    如今年华老去,管虎不像年轻时候那么折腾了,老了,干不动了,拿不下江湖新冒起的生慌子了,而张伯伦也从“伦子”变成了“伦哥”!

    这么多年,管虎没变,吃饭的时候,依旧大嗓门,三言两语中准带一句脏话。他浑身都是小作坊里瞎乱涂鸦整出来的纹身,而且夏天时还总喜欢光着膀子,对嘴吹着大绿棒子。

    车虽然越开越好,房子也越住越大,但管虎依旧是一个江湖人士的做派。说好听点叫依旧豪爽,说不好听点,叫地位有所提升,但素质依旧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登上神坛的张伯伦团伙,回首凝望,突然感觉这个苍蝇拍有那么点脏了……

    而这时张伯伦所面对的对手,也已经不是苍蝇拍可以对付了的!

    那么,这个苍蝇拍,是否可有可无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p一战,管虎彻底废了,瘫痪了,被新崛起的于亮,击沉在自家门口。

    他没有固定媳妇,家里父母也都不在了,人咣当一声倒下,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。只能自己花钱雇保姆照顾自己,一天天与酒精,冰-毒作伴。

    这天,管虎知道张伯伦要来看自己,心情挺愉悦,让保姆做了一桌子菜,还准备了两瓶好酒。

    时间一到,张伯伦如约而至,手里拎着点熟食,就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我都买完了,来,进来吧。”管虎不太熟练的操控着轮椅,亲自接张伯伦进屋。

    张伯伦看着管虎,起码得瘦了二三十斤,整个人已经脱相了,完全不像一个月前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四咋没来呢?”管虎关上门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有点事儿。”张伯伦含糊着回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咋瘦成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瘦点好,瘦点没病。”管虎也没过多解释,招呼着张伯伦说道:“老四这b养的是一点良心没有,这么长时间,就来看我两次,除了扔钱,基本不说别的。操,我缺钱吗?”

    张伯伦听到这话,眉头轻皱一下,伸手放下了东西。

    “坐啊,哥!”管虎叫了一声,随即推着轮椅就到了桌子边上。

    足有三十多平的客厅内,只有管虎和张伯伦,俩人吃着丰盛的小菜,开始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席间,二人天南海北的说着从前,吹着牛b。没到一小时,一斤装的白酒见底,二人脸色红润,相互对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管虎眨着眼睛,冲张伯伦问道:“看啥啊?”

    张伯伦看着管虎,看着他消瘦的脸颊,扎眼的轮椅,那已经到了嘴边的话,突然一变,随即说道:“老虎,年底之前,我给你张罗个媳妇,以后,你好好过日子!”

    “你要说的,不是这个。”管虎摆了摆手,打了个酒嗝回道:“你有别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。”张伯伦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伦子,你要干啥,我不清楚吗?!”管虎抻着脖子问道:“老四没了,李腾进去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张伯伦沉默数秒,随即掐灭烟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伦子!这个世界上,谁能让开着奔驰的老四去玩命?但你说一句,他就去了!咱十几年的老哥们,你要我命,我给你。”管虎嘴唇颤抖,身体瘫在轮椅上,铿锵有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伯伦背对着管虎,身体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们,到了咱们这个岁数,没过父母,走过亲人,能装在心里的人……真他妈没几个了。伯伦,你要是我社会上的大哥,今天门我都不给你开!我他妈b的都瘫了,我还管你死活吗?……但咱是兄弟啊,十几年了,你帮我的,我为你做的,能他妈分清吗?!”管虎喝了口白酒,随即皱眉说道:“岁数都大了,亲人都没了……咱老哥几个,再不互相拉扯一把,活着还啥jb意思?没意思了!”

    张伯伦咬着牙,咣当一声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……咕咚,咕咚!”

    管虎举起酒瓶子,大口往嘴里灌着白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以后,延市公安局门口,管虎被保姆用轮椅推来。

    是的,管虎这个苍蝇拍终究是被更新换代,走向了安静的角落,静候尘埃。这天,他穿着一件高领t恤,打扮的比以往精神多了,而且难得的没有吸食冰-毒,头脑异常清醒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韩宗磊在办公室看见了他,随即十分不解的问道:“都他妈瘫了,你还扯这个干啥?”

    “腿瘫了,心没瘫,该着我的命,我从来不躲。”管虎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韩宗磊依旧无法理解,但却无言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