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21 我会报答你的(加更3)
    林军在武警支队一共呆了两天,并且在被羁押二十四小时之前签了批捕,主要罪名是组织,指使他人殴打李文铎,李文晴,王芳,致使三人死亡!

    指使杀人罪!

    整整两天,林军无法跟外界取得联系,而且外面的关系也没有找上来的迹象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周天,张小乐,方圆,到现在连个纸条都还没给自己递进来。

    这时,林军意识到,这把事儿真的大了,外面关系肯定被冷冻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融府康年此刻已经翻天了。

    周天是第二天才知道林军出事儿了,随后他马上联系了刘润泽,并在当天晚上二人进行了会面。

    融府康年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托人打听了,抓人的是大案队,负责人是冯云鹏。我找人跟他接触了一下,但他根本没有见面的意思。我托的朋友,话还没等说,就被人家拿话堵死了。”刘润泽坐在沙发上,皱眉继续说道:“军关在哪儿,现在谁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……军现在肯定急死了,外面给他递不进去消息,他连发生什么了都不知道。”周天搓着手掌,皱眉回道:“照片的事儿,是个明套!真正要弄军的,是这个命案!”

    “张伯伦吗?”方圆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,他在四p能操作,但在长c绝对没有那么大能量,后面肯定有人支着他!”周天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润泽,无论如何,得让咱先见一下军,把外面的事儿跟他说一下,他心里也有个底。”张小乐连续猛抽着烟卷,皱眉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天叔,晚上你跟我回家一趟。”刘润泽沉默半晌,直接冲周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周天干脆的答应了一句,随即招呼着方圆和小乐说道:“你俩晚上跟着我,咱回头就去长c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四p,辣游记火锅店内。

    “哥,我敬你一杯。”张伯良端着酒杯,脸色红润的冲疤瘌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儿呢,你要干啥,你就说话。”疤瘌手里拿着车钥匙,进屋以后一口菜也没吃,只点了根烟,看着张伯良催促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能喝一杯啊?”张伯良最近被扫地出门,心态略微有点失衡,而他听到疤瘌的话,顿时感觉人家有点看不起他,所以,语气有点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跟我扯这个干啥。”疤瘌无语的倒了一杯啤酒,随即跟张伯良撞了一下杯,一饮而尽后直接问道:“是不是缺钱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批军火,从新-疆运过来的,它是为林军准备的!”张伯良咬着牙说道:“我肯定整死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!”疤瘌一听张伯良的话脑袋都疼,随即烦躁的摆了摆手问道:“伯伦不是给你拿二十多万,干买卖吗?”

    “哥,我他妈18.9岁就跟着他,到现在我都快三十了!这给我扫地出门以后,一共给我拿了二十五万,这么些年,我合着一年就在他这儿能赚不到三万块钱!哈哈,太他妈多了,比扫大街的都多!”张伯良撇着嘴问道:“你说现在二十多万还叫钱吗?你开个仓买,只要上点规模,就得三四十万!我操,我这一次性的买断费,连个小饭店都他妈兑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事儿不得一点一点来吗?!伯伦刚起家的时候,别说二十五万了,连他妈两万五都没有,他不一样走到今天吗?人行不行,跟你有多少本金没关系,明白吗?”疤瘌叹了一口气,随后沉吟一下说道:“算了,我也不和你说了,你不就是要借钱吗?你说个数吧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拿三十万,行不行?”张伯良臭不要脸的问了一句,随后补充道:“哥,你放心,我好起来那天肯定忘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伯良,我能借你三十万!不是图你好了,有一天能报答我,而是我拿你当个孩子,是伯伦弟弟!”疤瘌掷地有声的扔下一句,随后站起来说道:“明天,我让人把钱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张伯良赶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疤瘌的电话响起,他接起以后皱眉说道:“回来了?行,你们等着我吧!”

    “咋了,有事儿啊?哥!”张伯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吃了,有点事儿,我得办一下。”疤瘌点了点头,随即拿着电话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送送你。”张伯良迈步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疤瘌一边往外走,一边掏出电话,拨通了张伯伦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伯伦,那俩人回来了,咋弄?”疤瘌拿着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李腾的事儿,再次上演!”张伯伦沉默一下,干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直接锁死林军呗?”疤瘌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办完来我这儿。”张伯伦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二人结束了通话以后,疤瘌将手机收起,随即冲张伯良说道:“你回去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送你啊?”张伯良跟在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开车走了。”疤瘌匆忙上车,一边起火,一边冲张伯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真是人走茶凉啊!你们都躲着我,我知道。”张伯良自认为很讽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一点瞎jb感慨,多干一点实事儿吧。”疤瘌说着启动了汽车,并且用车载蓝牙拨通了一个电话,然后直接说道:“老曹,你去鑫阳里的大铁架子,恩恩……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张伯良站在原地,点了根烟,目送疤瘌远去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那桌还吃吗?”饭店老板走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我能差你一顿饭钱啊?还他妈跟出来了,怕我跑了啊?”张伯良破马张飞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刘润泽带着周天,回到了家里,见了即将上任延市的刘市长。

    “你好,刘市长。”周天嘴上起着火炮,点头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小林怎么搞的?这么关键的时候,出这种问题?”刘市长跟周天轻握了一下手,随即说道:“来书房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三人走进了书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