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33 死之解脱,活之痛苦
    缉毒队长向上报告以后,公安局迅速做出反应,大批在街道执勤的特警车辆,连同临近的武警五队,开始向凉水方向合围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而最近的分局,一分钟内接到报案,三分钟内整理好装备,归拢完队伍,五分钟以后就已经出警了,并且在车上获得了堵截地点。

    依稀记得,2005年左右,h市黎明监狱的两个犯人,在外出干活时,打伤狱警越狱。他们没有通讯设备,更没有跟家里人联系,身上只有小量现金。按理说,就他们这样的两个人,一旦逃出去,那就应该是针入大海了。

    可他们从逃跑到被抓, 一共就不到十个小时,人刚上京哈国道,就被按住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我国的执法系统已经逐渐完善,警备反应速度,并不像有人些抨击的那样渣。仔细查询一下国内大案的破案率,那在世界各国也是首屈一指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批警察已经开始要围堵时,高尔夫已经冲出最开始的包围圈,停在了某小街道边上。

    “弃车吧?”卫东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,弃了也出不去!”大勋皱眉摆了摆手,随即说道:“对讲机的频道调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用的是集群通讯,有跳频,我零星能听见他们的对话,但是插不上嘴!”卫东快速答道。

    现在普及的警用对讲机,使用的是集群通讯手段,它区别于普通对讲系统,不是那种你调好频道和频率,就可以与他人进行通话的模式。因为大部分警用对讲机的频率是350~390mhz范围内,而它的频率不是固定的,是自动调控的。也就是说,你上一句话可能是在355mhz频率,但下一句话可能就是在365……

    但这种方法,真的无解吗?

    “模拟器呢?”大勋冲卫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用那玩应啊!”卫东无语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他妈学的时候,一个个拿这个不当回事儿!任何行业都一样,你比别人多掌握一点,存活率就他妈高一点!”大勋从手扣箱里,拿出电子大世界五百块钱就能买来的频率模拟器,直接插在了对讲机的充电接口上。

    插上以后,对讲机内一阵杂音泛起,大勋低头按了两下频率模拟器,随即说道:“这jb玩应五分钟就能学会,但关键时刻,能他妈救命!”

    卫东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幺洞两,我往国道方向赶去……!”

    “幺洞两收到,祝平安!”

    “……收到了,搅合他一下?”卫东试探着冲大勋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!”大勋听着对讲机里的声音,踩着油门继续逃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图m南城市区主要干道上,地刺阻隔带已经连续拉了两条,四台警车停在路边,连同数名武警战士,正在进行短暂封路。

    “滋滋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对讲机发出一阵杂音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是凉水派出所,我在建南路鸡蛋批发市场,堵到一台灰色高尔夫,车上两人,已经与我方发生交火,请求临近武警支援……!”

    “谁在那边,赶紧过去看一下!”对讲机内负责协调的指挥人员快速喊道。

    “留一台车封路,其他人跟我走!”警察与武警简单协调过后,直接上车就离开了主干路。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原地四台车走了三台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台老款铃木摩托,速度极快的窜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停车!”警用喇叭响起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骑着摩托的卫东,猫着腰,疯狂拧动摩托油门。

    “亢!”武警明枪示警,再次喊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坐稳了!”卫东骑着摩托,咬牙直接窜上了马路牙子,随即在人行道上,速度极快的冲过了地刺阻拦带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武警单膝跪地,眨眼间甩出去两枪!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摩托车依旧在高速行驶,大概冲出去三百米以后,摩托车减速,车身开始发飘,随即直接扎进路边壕沟里,摔的两个轮子向上翻了起来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大勋翻身跃起,瞪着眼珠子冲卫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卫东低头一看肚子和腿上的血,随即脱力的躺在壕沟里,伸手擦了擦脸颊,然后说道:“哥,我还能走吗?”

    大勋咬了咬牙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哥,我走不了了,那你走吧。”卫东咬牙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直都冷静无比的大勋,看着坑里的卫东,沉默不到一秒,嘴角抽动着的说道:“……弟儿,你记住,你跟哥一回,哥不会让你在下面骂我!你家里还在,我也还活着,那他们都会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卫东瞪着眼珠子猛然起身,随即二话不说,直接冲向不远处的武警。

    “停下!”武警持枪再次停顿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卫东直接拉开衣怀,漏出一腰土质雷管,根本没有回话,而是直接奔着武警冲去。

    “亢!”武警一枪打在卫东腿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卫东倒在地上,回头看了一眼大勋方向,随即直接拽开了引线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引线接口出喷出大量刺鼻的白烟,整个直接仿佛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从记事儿起,好像就活这么几年……过,过的太快……太快了……!”卫东擦着脸颊,身体仰面躺在地上,双目呆愣的凝望漆黑星空。

    “卧倒!”武警冲后面的刑警喊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地上尘土冲天而起,冒起滚滚浓烟。

    远处,快速奔跑的大勋,听到后面的声音,身体直略微停顿一下,随即埋头继续狂奔。

    当一件重大的刑事案发生的时候,媒体,网民,人民群众,总是在关心,这帮穷凶极恶,并且配备着大量危险管制枪械的匪徒,应该得到什么样的判决!!

    爆头哥曾经轰动全国,媒体给出的标题是,《大快人心,匪徒被击毙伏法》。

    b宝山被抓,人们关心的是他枪杀了多少人,抢了多少钱,最后是啥结局!

    但有谁想过,他们为啥这样做?为啥明知道死罪,还要犯罪?

    暴力犯罪,肯定是违背社会,违背道德,违背法律的!他们也确实应该受到惩罚,这一点毋庸置疑!

    可当刑事犯罪,在某一年越来越多的时候,“我们”嘴上总是挂着这样的口号:“狠查,狠抓,狠判!”

    但这种强力打击犯罪的口号喊起来之前,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一下,刑事犯罪的多发,究竟是犯罪嫌疑人本身的问题,还是我们的社会也存在一些问题,甚至是不是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勋如孤狼一般的逃走了,他凝望远方,满眼都是卫东身体炸开的场景!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对讲机内突然有人喊道:“凉水邮局再次发现有犯罪嫌疑人逃窜,他们乘坐一台依维柯向北面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勋满眼泪痕,听到这话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自己一方,喜子一方,都没有开依维柯过来,那么究竟是谁……过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