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39 公平
    长c某大厦内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老板看着走进来的二黑,愣了半天,随即问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二黑挠了挠脑袋,随即跟往常一样,拿着茶壶将老板的茶杯蓄满,最后低头说道:“钟振北插了我一钢管,但问我的话,我多一句都没说。呵呵,可能周天觉得我没用了,找了机会,就让我跑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皱眉看着二黑,沉默半晌回应道:“我一直让伯伦,想办法接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板,我没说,你不想管我。”二黑一笑,直接把话挑明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工作,你是我亲属。”老板转着笔,看着二黑继续说道:“你别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没有。”二黑摇了摇头,随即说道:“我身上还有点伤,怕你着急所以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公司司机送你!”老板说着就拿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了,下楼就是医院。”二黑摆了摆手,随即将老板屋内的垃圾桶收拾了一下,拎着垃圾袋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老板抱着肩膀,双眸盯着二黑背影,想了半天,张嘴叫了一句:“黑子,你还有话没说!”

    二黑停顿一下,随即眼泪在眼圈的转过身,回头看着老板,委婉的应了一句:“跑之前,我看见张伯伦的人拿枪过来……但我没和他说话,他可能也没见我……各走各的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听到这话,皱眉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二黑说完,用手抹了抹眼角,随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五秒以后。

    “啪!”老板抓起座机,随即将电话拨打过去说道:“你来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不到三分钟,一个青年西装革履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黑回来了。”老板面无表情,插着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青年听到这话,懵b起码五秒,随即皱眉问道:“他……他是怎么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来,你过来。”老板伸出手臂勾了勾手,低声叫道:“过来,来!”

    青年停顿一下,迈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老板坐在办公桌上,一个嘴巴子抽的青年一趔趄,随即抽着电子烟问道:“你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啊!”青年迈步再次站在挨嘴巴子的位置,随即脸蛋子红肿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张伯伦的人拿枪去找二黑,但二黑却躲了他!为啥?”老板眯眼看着青年,随即指着他说道:“没有你的授意,张伯伦敢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青年沉吟半晌,随即低头说道:“我是觉得……二黑给你开车,你有些事儿不方便……他回来也行,不回来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一件事儿,我不说话,你就敢授意其他人办了。那你权利挺大啊?我看,我坐不坐这儿,已经意义不大了,要不,你上来?”老板面无表情的冲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要这么说,那是想让我死啊。”青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……晚上把脸洗洗,对着镜子,问问你自己是谁。”老板摆手说道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青年稍作停顿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让张伯伦给二黑打个电话,心里的问题解决不了,但表面上得过去。”老板思考一下,皱眉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青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p,新巴黎酒店,已经数月未在公开场合露面的张伯伦,以过生日为由,请了不少宾客到场。

    贵宾包房,张伯伦这一桌。

    “伦子,林军判了?”有朋友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像是吧。”张伯伦抽着烟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牛b啊!”

    屋内十来个人,顿时笑着冲张伯伦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林军是个jb,他刚来吉l多长时间?!这边的情况,他又能知道多少?”疤瘌撇了撇嘴,皱眉说道:“借俩b钱,整个酒店,就他妈不知道咋嘚瑟好了!废品收购,那是多大的油水?他说,他想干,就jb能干啊?扯犊子,操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!”

    “那对呗,咱自己家这边的人,都他妈的没吃饱呢,还能让他撑着走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开始出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哎,不能这么说,咱干咱的,他弄他的,人家判两天也好,判死刑也好,那跟我都没啥关系。”张伯伦笑着冲疤瘌说了一句,随即补充道:“……今天找大家来,我也不藏着掖着,废品收购,我肯定接着弄!你们呢,要觉得我张伯伦还行,那遇到事儿就多帮衬帮衬!这年头,一个人玩不转,有钱大家都沾巴沾巴。”

    众人来之前,就知道张伯伦是这个意思,所以也没推诿,纷纷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张伯伦找了借口,去了厕所,疤瘌迈步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,这帮b养的,全是随风倒!你好了,咋地都行;你不好了,大街上碰见,他都不认识你。”疤瘌一边撒尿,一边冲张伯伦说道:“跟林军玩这一把,废品收购这块,基本没人敢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林军判死,魏言那边基本也就老实了。”张伯伦挠了挠鼻子,继续说道:“联系联系他,我再和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!”疤瘌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。

    二黑回来以后,就去了医院,伤口刚处理完,不少听到信儿的朋友,就过来看望。二黑与这帮人扯了一会,天就黑了。

    晚上,病房内只剩下二黑一个发小,他也是在公司工作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二黑,你这事儿,大老板咋说了?”发小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说啥啊!”二黑低着头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啥都没说啊?”发小皱眉又问。

    “咋地?”二黑抬头盯住了发小。

    “多jb明显的事儿啊?我都看明白了,大老板能没看明白?”发小撇着嘴,小声说道:“艹他妈的,张伯伦啥意思,你还不知道吗?!我跟你说,大老板这事儿干的不够服众。你二黑就是啥b能耐都没有,那也苦哈哈给他干了这么多年。操,你现在就是认个干爹,那这一声干爹,也不能白叫吧?张伯伦想他妈弄了你,回头大老板就一句,我啥都不知道,这事儿就完了?操!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。”二黑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二黑啊!司机让你干算他妈的白瞎了。”发小叹息一声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就在聊着的时候,医院楼下,一台私家车停滞。

    “他就在这儿住院呢,你等着,我上去跟他聊聊。”一个中年冲同伴扔下一句,随即推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p.s. :还有一章,马上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