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40 二审
    第二日,晚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刘润泽的父亲,乘坐自己的专车进了长春市区,他此次前来,一是谢恩,二是亲近亲近自己在省里的关系。

    见面地点,是长春香格里拉酒店,刘市长和秘书在主做日本料理的包房内,等了不到二十分钟,省里某大佬登场,随行人员也就是一个秘书。

    四人盘腿坐在榻榻米上,一边喝着茶, 一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上任通知到了吧?”省内大佬随口冲刘市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已经接到通知了。”刘市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青年湖那个项目,你要认真一点,你做好了,我也有话说。”省内大佬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“其实交替工作早都开始了,这个项目,是我的基石,您放心。”刘市长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,刘市长等四人在包房内,轻声交谈了起来。一个面授省内变动,一个拍着胸脯立下军令状,双方关系非常稳固,所以,谈话时少了点委婉,多了点直白。

    双方大概在包房内停留四十分钟,随即省内大佬准备离去,而这时刘市长思考再三,突然说了一句:“领导,还有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您费心,看看这个。”刘市长轻声说了一句,随即秘书直接把一个文件袋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省内大佬扫了一眼刘市长,随即解开档案袋,粗略的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……往这事儿上面沾,不太理智啊。”省内大佬将文件袋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原本不想碰,但现在有变化。”刘市长思考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融资并不难,但想找到合适的人不容易,领导,我和他聊过几次,小朋友挺靠谱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把握吗?”省内大佬指着档案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搞他的是长c的圈子,我要说话,那肯定没把握,呵呵。”刘市长一笑。

    省内大佬喝了口茶水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疤瘌托人联系上了魏言后,与他进行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魏,咋样啊?”疤瘌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,你就说事儿。”魏言直白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就明说了!林军现在都jb没了,伯伦要跟你谈谈废品收购的事儿,有时间吗?出来坐坐?”疤瘌直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魏言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,谁死了,你不都得活着吗?你和弟弟关系好,感情深,但我他妈和老四,管虎,也不是一般的感情啊!”疤瘌停顿一下,皱眉劝道:“他们一个死了,一个进去了,我能咋整?我能喝点耗子药跟他一块走吗?有点幼稚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魏言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,就这个废品收购的事儿,咱都扯多长时间了?你觉得,你吃亏了,但我们没损失吗?”疤瘌长叹一声,缓缓说道:“我是觉得,你是买卖人,咱们也是。大家整起来,是为了钱,但现在结果明朗了,你再坚持还有意思吗?弄你弟弟的曹彬,连骨灰都没拉回家,他也死得其所了,咱差不多,就行了呗?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要不同意呢?”

    “魏言,你比林军咋样?!”疤瘌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疤瘌,你们这帮人,早晚是要完犊子的!”魏言咬了咬牙骂道:“人在做,天在看,今天林军不行,但明天一定有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就说,今天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让张伯伦联系我吧。”魏言沉默足足六七秒,随即扔下一句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c公安医院。

    “林军!”

    “报告,到!”

    “门口等着,准备提审。”管教在监道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不是已经判完了吗?咋还提审呢?”旁边一个病号房的犯人,无聊的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知道,我枪杀拉-登的事儿还没审完呢!”林军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净jb扯犊子。”对门的犯人,翻了翻白眼,随即喊道:“你回来给我整两盒烟昂!我断货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林军点了点头,随即被管教提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接见室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新律师,我叫郑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郑律师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做好二审准备,我给你写了点材料,你回去背背。”律师拿起公文包,随即将里面的资料推给林军,继续嘱咐道:“口供与之前的不一样,所以检察院会对你进行特别审讯,有可能会拿话炸你,但你别哆嗦,按照事实陈述清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啥样了?”林军一边低头看着资料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撕起来了。”律师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帮我按个电话,给周天。”林军依旧低头看着资料回道。

    “冲着公文包说就行,进来之前,电话就通了。”律师喝着自带的咖啡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天叔?叫一声!”林军冲着公文包,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叫你爹篮子,有事儿说事儿,操。”周天的声音从公文包内传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开完庭,张伯伦肯定接到信了,他现在心里得嘎嘎托底。你这样,先找魏……!”林军坐在吊灯底下,双眼看着资料,嘴唇不停的对着公文包讲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,玉龙雪山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穿着冲锋衣,背着双肩包,自己一个人从蜿蜒的进山小路往下走。

    这是他旅行的最后一站,因为这里曾被人传说,是爱情的起点,亦是终点。

    到了山下,他木然回首凝望,满面沧桑的脸颊,对着那山顶飘飞的雪花,轻声呢喃道:“走完了,该忘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信号突现,青年接到了一条短信,上面写道:“回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珲c某山林脚下,一台a4静静停在路边等待。

    直至深夜,远处大灯泛起,异常明亮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a4副驾驶的胖子扔点烟头,推门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对面车辆停滞,七八个人弯腰下车,领头一人走过来,冲胖子伸手说道:“……你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感谢了。”胖子停顿数秒,拍了拍领头这人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感谢就不说了,没有你们,我照样会来。”领头这人实在的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