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41 启赃,两具烂尸。
    林军入狱以后,魏言人就走了,而他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保护自己,在躲张伯伦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原本,魏言也在观望,呆在外地静等结果,但林军这边操作失败已经被判刑,那么他自己在坚持下去也没有意思,因为林军没了,他肯定跟张伯伦玩不了。

    从疤瘌第一次给张伯伦打电话以后,十天时间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h省佳m斯市,晚五点多钟。

    某即将拆迁的棚户区附近,魏言背手站在一处破旧工厂院内,扭头看着一个中年问道:“这都快拆了啊?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个口号而已,这从三年前就张罗着要拆,但三年时间过去了,啥都没变。”中年拿着车钥匙,随口回道:“拆肯定是拆,但起码得过两三年,市里换主要领导的时候吧,估计这地方,是给接岗的人留着的“主要项目”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。”魏言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这地皮值多少钱,对我来说意义不大。主要是我这个废品收购,讲究个长期孕养,这地方刚养熟就搬迁,容易丢客户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没事儿,这边地方不大,以你的规模,走到哪儿,他们都能记住。”中年笑着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么订了。”魏言点了点头,再次扫了一眼小院说道:“让对方签合同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联系联系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魏言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是朋友,一个电话的事儿。”中年龇牙笑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言选好地点以后,当天晚上和中年一块吃了顿饭,而等他回到住所的时候,张伯伦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差不多了吧?”张伯伦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谈可以,你来佳m斯吧。”魏言沉默一下,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家里不能聊啊?”张伯伦一愣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撵走了,我总得吃饭吧?这边我也有事儿,扔不下,你要谈就过来,要么,你就等我回去。”魏言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去就能订下来吗?”张伯伦现在最不愿意的就是等,因为早谈下来,事儿就早早定局了。

    “带着钱吧。”魏言扔下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二人聊到这里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p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疤瘌快速冲张伯伦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让我去佳m斯,可能在家里谈,怕我弄他。”张伯伦翘着二郎腿回道。

    “也能理解,林军出不来了,他心里也没谱,呵呵。”疤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两个方案,第一,我花全价,把魏言手里的存货,厂面,全买来,彻底把他踢出废品收购。第二,我让魏言成立个正式公司,然后我注资入股,持百分之五十一股份,跟他整合作关系。”张伯伦想了一下,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啥区别啊?”疤瘌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区别大了,我要买他的存货和厂面,那我兜里的子弹,基本就全打空了,咱手里也没啥钱了,所以,代价挺大。”张伯伦点了根烟,继续补充道:“但如果我要注资持股,那这钱就能减一半。三两年,我能把一毛钱不花,把魏言踢出去!你说那个好?”

    “操,林军从李瘸子哪儿抢林场,不就这么干的吗?当然第二个好了。”疤瘌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,随即继续补充道:“但魏言也不傻,你这么干,他能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林军都没了,他还是啥?”张伯伦晃动了一下脖子,继续说道:“你告诉曹江,晚上他收拾收拾,咱去一趟佳m斯。我谈不了,让曹江跟他谈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整就jb对了!反正也撕破脸了,谁给谁留一线生机,谁是傻b!”疤瘌完全赞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延市某酒吧内,二楼。

    方圆体态放松的坐在卡台内,等待了将近二十分钟后,一个人影坐在了他对面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啊?”人影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,再给我加一杯橙汁。”方圆打了个指响,随即冲着人影说道:“你还得帮我个忙!”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说了吗?上次咱俩见完面以后,你不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你,互相都别骚扰!”人影点了根烟,语气不耐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那个钱,够花吗?”方圆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对方听到这话,立即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接个电话。”方圆直接把手机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人影沉默数秒,随即伸手抓起了方圆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我是林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人影沉默半晌,笑着骂道:“操,在里面还能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两个朋友,愿意帮忙而已。”林军一笑,直接说道:“……还是那个价格,你帮我找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人影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p,鑫阳里大铁架子。

    “嗡嗡。”

    两台挂着公安logo的suv,和一台面包车,顺着泥泞的坡路,缓缓行驶到大铁架子下面停滞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……!”

    三台车车门同时被推开,呼啦啦将近二十人走了下来,随即领头一名刑警戴上手套喊道:“来,把资料拿来,确定区域。”

    领头刑警招呼完以后,众人拿出工具,就开始顺着资料给出的信息,圈定挖掘地点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一个大坑出现在众人面前,坑里有两具腐烂的尸体,还有一个已经被耗子当零食啃过的帆布袋子。

    “彭彭!”

    两个法医从外侧跳进坑内,随即喊道:“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亡时间能确定吗?”带队刑警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设备,高度腐烂,不好说。但拉回去,给我一个小时,就能确定。”法医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拍照吧。”带队刑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以后,另外两个法医拿着相机,也进入了坑内,开始拍照留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早上九点。

    “我疯疯又颠颠,好像大彪,有万种的委屈,付之一笑,我一下底,一下高,摇摇晃晃不肯倒……!”李英姬拿着号里的胡夹儿,一边薅着腋毛,一边神经病一样的哼着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看你也是快疯了。”管教站在监拦骂了一句,随即说道:“门口撅着,检查院复审!”

    “啊???”李英姬顿时懵b,他愣了半天后,蹭的一下蹦起来问道:“我们谁上诉了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张伯伦团队走上高速,直奔佳m斯,行程非常隐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