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42 无从下手的张伯伦
    当晚,张伯伦等人开车抵达佳m斯,并且住进了疤瘌一个朋友在这儿开的快捷宾馆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简单吃了口饭后,疤瘌冲张伯伦主动问了一句:“咱们到了,用跟魏言打个招呼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肯定谈不了了,提前告诉他没意义,明天再说。”张伯伦看了一眼手表,随即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疤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p某高档住宅小区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我真不知道老董去哪儿了。黑山藏獒厂黄了以后,我家老董就跟张伯伦没啥走动了。”一个妇女领着孩子,站在墙角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jb扯淡,老董这些年一直给张伯伦管账,他知道的那么多,张伯伦能说不用他,就不用他吗?”一个胖子穿着t恤,隐约露出腰间缠着的纱布,双手背着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我就一家庭主妇,你问我这些事儿,我都不知道,老董也不可能跟我说啊。”妇女看着胖子后面的三四个青年,脚步往后退了退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家老董没过节,你帮我个忙,给老董打个电话行不?”胖子沉吟数秒,随即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妇女低着头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黑洞洞的仿六四枪口,直接定在了妇女的脑袋上,持枪青年简洁的问道:“你他妈打不打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佳m斯市,宾馆内。

    张伯伦,疤瘌等人全部回屋休息,而随行财务老董与曹江一个兄弟住在一屋,此刻他洗完澡,已经要睡了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董电话响起,他皱眉扫了一眼,随即接起来问道:“咋了,媳妇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媳妇非常直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宾馆呢,咋了?”老董摘下眼镜,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扯犊子,你是不是在外面嘚瑟呢?”媳妇言语挺冷,态度强硬的再问。

    “你快别扯淡了,我出来办事儿,能扯啥犊子?”老董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他们又上歌厅找骚.娘.们去了?”媳妇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扯淡,你是不是闲着了?我不告诉你,我跟大哥出差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酒店呢,是不?”

    “对,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把酒店前台电话给我,马上,我打过去问问,我看你在哪个酒店!”媳妇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闹了,行吗?”老董十分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快点的,别惹我生气。”媳妇有点胡搅蛮缠了。

    “操,你别作,行不行?我真没嘚瑟,真在酒店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前台电话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问了,伦哥特意嘱咐,不让下面的人,把地址给别人说!”老董坚决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他妈的是军.统啊?!正常做买卖,还瞒着家里人? 别跟我扯犊子,啥事儿都往老板身上拽!你赶紧告诉我!要不,别说我跟你翻脸。”媳妇咆哮着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的就是吃错药了!我告诉你,不能说,就是不能说!伦哥特意嘱咐过这事儿,万一他妈的出事儿了,我吃不了兜着走!你爱咋地,咋地吧!”老董皱眉骂了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啊?”曹江的兄弟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有点他妈的要更年期了。”老董把电话直接关机,随即蒙上被子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p,高档住宅小区内。

    老董媳妇挂断电话,直接看着腰缠纱布的胖子说道:“大兄弟,你看我电话也打了,话也照你交代的做了,但老董就是不说,那我真没招了!”

    腰缠纱布的胖子,皱眉停顿两秒,随即指着妇女嘱咐道:“你记住,今天的事儿要露了,张伯伦只要不让人二十四小时看着你,那你肯定有麻烦!”

    “大兄弟,嫂子不傻,不掺和你们这些事儿。”妇女非常明白事儿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董这些年跟着张伯伦没少藏钱,你家在新开发的红河小区还有两处房子,你不过分,张伯伦就永远不会知道。”腰缠纱布的胖子,再次扔下一句话,随后带人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腰缠纱布的胖子带人下楼,并且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是我,二黑。”缠着纱布的胖子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对方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圈不住,张伯伦知道你在外面,所以,这次去佳m斯非常小心。我找了他财务的媳妇,用话套,财务根本不吐口。”二黑挠着鼻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想办法啊,找不到张伯伦,你这仇咋报啊?还等着你老板给你主持公道啊?”对方皱眉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再试试吧。”二黑思考了一下,随即嘱咐道:“我和你肯定不算是朋友。不管张伯伦啥结果,咱俩都jb玩不到一块去,你也不用想着,拿我帮你的事儿威胁我!你要真这么做,我跟老板直接坦白。”

    “张伯伦是篮子,我不是。”对方扔下一句,随即嘱咐道:“消息要尽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尽力。”二黑点了点头, 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公安医院监道内。

    “林军,门口呆着,提审!”管教李开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叻!”林军大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咋天天jb提审呢?”对门的犯人,羡慕嫉妒恨的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闲着也是闲着,瞎jb提呗!”林军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帮我带两盒烟昂!”对门的犯人又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林军被提审拽了出去,而对门的犯人,摇头撇嘴嘀咕着:“操,你就一天提审一百回,该判死刑,不还是死刑吗?!哎,挺好个人,你说你咋得罪他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佳m斯市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以后,张伯伦冲疤瘌说道:“给魏言打电话,约晚上八点半,乌兰山温泉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

    疤瘌点头,随即拿起电话给魏言打了一个。双方聊了不到五分钟,最后约定晚上八点半在乌兰山温泉,敲定合同细节,并且进行第一次打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