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43 暗战
    当晚,八点半,乌兰山温泉酒店大厅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魏言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,而服务员走过来问道:“先生,套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等人,谢谢。”魏言低头扫了一眼手表,随即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,我给您倒杯水!”服务员客气的回了一句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操,还不来?”魏言看见时间已过,心情略微有点焦躁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戴鸭舌帽的青年,快步从酒店卫生间走出来,随即到了魏言面前问道:“大哥,等合同呢?”

    魏言抬头,直接问道:“张伯伦呢?”

    “换个地方说,行吗?”青年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呢?不约的就是这儿吗?”魏言站起来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想谈,在哪儿不一样呢?”青年双手插兜,看着魏言问道:“走不走?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没有骑虎的胆儿,还非要啃虎骨。”魏言咬了咬牙,继续说道:“张伯伦,真是越混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看着魏言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魏言停顿一下,随即迈步向外面赶去,而那个青年自然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魏言在停车场跟青年上车,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青年说道:“伯伦大哥说,林军判了,但周天和融府那帮人还在!所以,小心一点,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青年直接掏出手枪顶在魏言腰上,随即直言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得翻翻你身上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魏言拧着眉毛,坐在原位没动。

    再过几分钟,魏言的手机被下,随即被青年关机藏在了街边垃圾桶下面。而魏言几乎全身被摸了一遍,这才让青年带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疤瘌朋友的宾馆内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曹江推开张伯伦的房门,随即说道:“我的人有信了,魏言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稳妥吗?”张伯伦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业余的质疑专业的?”曹江撇嘴回了一句。“上车的,就魏言一个人,后面绝对没人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叫上老董,咱们走。”张伯伦听到这话,直接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疤瘌点了点头,随即拢了拢人,直接就跟张伯伦下楼了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以后,张伯伦,疤瘌,曹江等人,一共开了两台车,随即去往预定地点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道路对面一台老款尼桑车内,一个青年看着张伯伦等人离开后,随即扔掉烟头,直接推开车门,大摇大摆的冲着宾馆内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街道,青年拿着车钥匙进了宾馆,随即直接喊道:“权哥在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我叫张伯良,他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点了点头,拿起对讲机喊道:“权哥,您朋友来了,他说他叫张伯良。”

    没用五分钟,在楼上打麻将的老板权哥,迈着大步走了下来,随即挺惊讶的问道:“小良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帮忙跑腿呗。”张伯良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两天咋没看见你呢?”权哥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今天下午刚到,一直在外面跑事儿来着。操他妈的,这跑长途太jb累了。”张伯良应付了一句,继续说道:“那啥,你把我哥房卡给我,他刚走,有点东西忘拿了,打电话让我过来取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权哥点了点头,直接冲吧台喊道:“把伯伦那个房的房卡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。”服务员低头在抽屉里翻找一下,随即将房卡递给了张伯良。

    “那啥,不说了昂,权哥,我哥还在那边等着我呢,我得把东西给他送去。”张伯良语气匆忙的冲权哥打了声招呼,随即迈步就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完事儿回来坐坐。”权哥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张伯良一边往楼上跑,一边大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脸咋整的跟得尿毒症了似的。”权哥摇了摇头,就再次回到房间打麻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,包房内,张伯良用门卡打开了房门,随即进屋就开始翻找了起来。但他足足找了能有将近十分钟,也没有找到想要拿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,这哪儿有黑色的皮包啊?”张伯良心情高度紧张,再加上动作幅度较大,所以,弄的满头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停顿数秒,张伯良又把卫生间,床底啊翻了一遍,但还是没找到想要拿的东西。最后,他走到门口,掏出电话,直接拨通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?”楼下车内,一个中年男子,接起电话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到底打没打听明白?!屋里根本就没有一个黑色的皮包,你不说它肯定在屋里吗?”张伯良擦着额头汗水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仔细找了吗?”中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就差给脑瓜子塞坐便里找了。”张伯良皱眉回道:“屋里肯定是没有!我必须得走了,要不,谁突然回来,碰上我,我他妈就麻烦了。”张伯良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走吧。”中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事儿没成,但钱可不能变!给我的,我也不会退给你。”张伯良打着预防针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回来再说,我在延市等你。”中年看着对面张伯良所在的宾馆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张伯良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,并且嘀咕道:“这帮傻b,就这样的还jb混社会呢!我操,这不白给我送钱吗。”

    一边嘀咕着,张伯良一边快步下楼,两分钟以后,他拿着尼桑车钥匙,准备迈步上车。

    “啪,啪!”

    张伯良刚要拽开车门,突然感觉后背被硬物顶住。他猛然回头,看见有两人站在后面,并且手里都端着五连发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操……你们啥意思?”直到此刻,张伯良还是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以为,是让你偷包啊?!”其中一个生面孔中年,直接撸动枪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他妈的,想通过我……找到张伯伦……!”此刻,张伯良终于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两百万,够换两条钢腿了!”中年眯眼看向张伯良,直接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,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,响彻街道,张伯良双腿像是被锤子重砸,膝盖以下变形的弯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,一台a4车内,周天皱眉说道:“这个酒店没人了,张伯伦没后手了,告诉那边,怼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a4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佳m斯市郊某工厂院内。

    张伯伦,疤瘌,曹江等人全部到位,而魏言从青年的车上也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赢了呗?”魏言歪脖看着张伯伦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赢吗?”张伯伦背手反问道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,魏言突然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远处尘土飞扬,一排车队,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领头的陆地巡洋舰车门弹开,一个青年迈步跳了下来,声若洪钟的喊道:“……伦子!!跪地下,让我看看你有多高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张伯伦猛然回头,随即不可思议的喊道:“林军!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曹江!你不找我吗?!在哪儿呢?吱个声!”大勋紧随其后下车,枪口挑起,直接点了三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