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48 奇葩的犯罪嫌疑人
    图m,刘家书房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这边刚给他办完,于亮就在长c搞事儿,原本能谈的,让他弄崩了。”刘市长喝着茶水,看着儿子说道:“这个林军,不太听劝,得敲打敲打。”

    刘润泽听到这话,沉默半晌回道:“他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进去了?”刘市长他听到这话一愣。

    “他有他的考虑,和张伯论整这么久,他如果最后关头不露面,那前面发生的事儿,就没多大意思了。”刘润泽思考一下继续说道:“他一进去,吴总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,因为两家走到这儿,一人挨了一刀,谁也不占便宜,谁也不吃亏,所以,能有一个缓冲!而他和咱家,始终想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,但这回你帮他说话,他人情欠大了,所以,他是再躲青年湖的项目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猜的?”

    “林军通过周天的嘴,直接告诉我的。”刘润泽想了一下,直白说道:“青年湖项目的二次融资,融府肯定帮忙,但咱家想通过融府办点事儿,那基本没可能!军儿有点怪,他与咱们,宁可互利,一把一利索,但也不愿意走的太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把一利索?挺好!”刘市长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军这次进来,心里知道肯定是要被判了,因为当场死了张伯伦和曹江,而林军也确实出现在了现场,虽然他没有参与枪击,更没有证据表明他指示杀人,但毕竟那是两条人命,你沾上了,哪怕只踩个边儿,那也不是小事儿。

    这次案子的进程会非常缓慢,因为大勋等人依旧在逃,而林军是以寻衅滋事罪被起诉,案子包含在大勋等人枪击张伯伦和曹江的起诉书里,所以,他和大勋等人,属于沾不上边,但却要一起判刑的“同案”!

    既然是同案,那么检察院首选肯定是一起起诉,所以,佳m斯公安局一直再抓大勋等人,但如果超过案件审理期限,大勋等人依旧没有落网,那么林军才能正式开庭,所以,这个过程挺枯燥,而且繁琐。

    这次进来,林军直接就被贺相霖安排在了看守所的特高监,但呆了不到一周,管教就突然找林军谈话,说楼下有个普通监儿的坐班,也就是犯人头,刚接到判决被送往监狱了,所以,坐班的位置空了出来,而管教想让林军去这个监管管犯人。

    按理说,林军肯定不想去普通监,因为他根本没心思管其他人,自己的事儿都够愁的,还那有空操心别人的闲事儿?在加上,他进来以后喜欢清净,想放松一下精神状态,所以,他本来想回绝管教。

    但好死不死的是,林军现在这个监儿,有个经济犯,这人是某农村信用社的一把,叫李大友,他因为挪用公款和私自放高利贷出事儿。而他进来以后,完全不说人话,整天云山雾罩的吹牛b,十分招人烦,最后林军没办法,为了躲他才接受了管教给安排的活儿。

    进了普通监以后,林军平时也不管事儿,就躲在监控器下面看书,并且看的很杂,什么小说啊,经济啊,传统文学啊,他都没事儿扫两眼,一方面是放松心情,一方面是打发时间,因为号里平时就周六周日有电视看,在不就晚上放一会新闻联播,所以,业余生活相当枯燥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么枯燥的环境,林军却突然认识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,而且这个人犯的案子,是我国犯罪近代史上,最jb冤的!

    这天中午,林军下手一个管铺的中年,冲他说道:“军儿,有人晚上偷烟抽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军手里捧着书,抬头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那个新进来的,叫耿浩!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咋知道的?”林军最近再看一本女性作者写的小黄-文,并且深深陷入到剧情中不能自拔,所以,反应有点迟钝。

    “艹!我有多少根烟,我自己不知道吗?就他值后半夜夜班,不是他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叫他过来,我跟他谈谈!”林军来了兴趣,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一个约莫能有二十三四岁的青年,蹲在了林军身边。他长的浓眉大眼,皮肤黝黑,蹲在地上时,大脸蛋子微微抬起,目光与林军对视,莫名偷着一股憨傻劲儿,但人看着很皮实,很有男人样儿。

    “犯啥事儿啊?”林军放下书,看着青年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违背被害人意志,强行与被害人发生-性-关系罪!”青年沉吟半天,说的非常具有文艺范。

    “你说人话,这不就是强-奸吗!艹!”林军狂汗,感觉对方有点缺心眼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真不是强-奸!”青年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里面,犯啥罪最挨揍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进来之前,就是二所管教,我能不知道吗?!”青年梗着脖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啥玩应,你是管教?”林军顿时懵b,随即扒拉一下青年的脑袋问道:“咋地,你在监栏外面呆着没意思,想进来溜达溜达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一哥们过生日,我过去捧场!吃完饭以后,我们就去了ktv,不到四个小时,喝了两顿酒,当时我们都整懵b了!当时,我就记得,我搂着一个娘们,迷迷糊糊的跟她唠嗑,后来,我朋友就在ktv旁边酒店开了几间房,然后,我就给那个娘们领过去了……!”青年停顿一下,继续说道:“进屋以后,我俩躺了一会,然后,我就试探着扒她裤衩,她当时反应不大,我一看,这就是能干,有口,所以,我就准备提枪上马……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艹,别他妈提了,我刚插进去一半,她就哼哼唧唧的推我,想让我从她身上下去,然后我就问她,我说,能干不?但她没回话,就啊啊的叫唤!”青年绘声绘色的继续说道:“我一看她这个态度,就以为她是装紧,毕竟第一次见面,人家总得推推,意思意思!所以,我给她腿一掰,直接就给办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不就是约—炮吗?”林军顿时愕然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他妈也是这么跟办案人说的!但人家就说我强——!”青年愤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艹,办案人说,那娘们是个哑巴!人家喊啊,意思就是不让干!”青年咬着牙骂道:“你说,我他妈也不是哑语学校毕业的,我哪儿知道,喊她啊,是啥跟他妈意思啊!“

    林军顿时懵b。

    ps:年会正式开幕,要做的事情太多,我脑袋都快喝炸了,今日欠下一章,老规矩,欠一还二,年会过后,我会补偿大家,所有加更全部会回来!

    年会,一年就一次,希望大家理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