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65 跑了
    张小乐看着贺大雷,沉吟半晌问道:“小军,跟这件事儿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贺大雷顿时被噎的不吭声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你惹下的事儿,我肯定躲不了,因为我是哥。但这事儿跟人家小军没有一毛钱关系,你躲着不露面,让人家在那边遭罪,是不是不合适?”张小乐看着贺大雷继续说道:“明天,你和我一块去,我能回来,你就能回来!”

    “哥,我去了,肯定回不来!”贺大雷咽了口唾沫,双手非常紧张的拽住了小乐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这么怕回不来,那你为啥还整这些事儿呢?!你没那个胆子,装个jb社会大哥啊?”张小乐咬着牙,忍着怒气说道:“这是最好的办法,你去了,事儿还能解决,还能谈,人家不可能在那儿整死你。但你要不去,这事儿就他妈没完了,你捅的是人家儿子!凭啥让他妈刘小军替你扛着?”

    贺大雷看着张小乐,嘴唇抽动,陷入纠结。

    “遭点罪是肯定的,但我是你哥,我他妈会站在你前面,明白吗?”张小乐指着贺大雷说道:“我能回来,你就能回来,你挨一刀,我他妈替你扛一半,这么说,能不能懂?”

    “好,我跟你去。“贺大雷沉默半晌,咬牙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雷,人活着得有个样儿,自己的事儿,别求别人,尤其是男人。”张小乐拍了拍贺大雷的肩膀,继续说道:“哥,不会不管你,别害怕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贺大雷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半夜,林军出去了一趟,随即回到了宾馆,去了张小乐和贺大雷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张小乐打开门,冲林军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弟呢?”林军问了一句,迈步就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厕所呢。”张小乐关上门,随即问道:“你去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给家里打了个电话。”林军松了松领口,皱眉坐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一下,明天晚上,我和大雷过去。”张小乐停顿一下,伸手递给了林军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点燃抽了一口,随即问道:“……这么解决是最好的办法,人去了,肯定比跑了强,因为他也摸不着咱是啥底儿,所以,他儿子只要挺过来,就不会把事儿做的太绝!估摸着,最后也就是咱给钱儿遭罪。这样吧,我领着大雷去,你放心,即使我有事儿,大雷也不会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扯淡,我弟弟,让你跟着干啥?”

    “咱俩还分你的我的吗?你特么跟着他背锅,我不也跟着你遭罪吗?”林军摊着手掌说道:“……没事儿,我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要非得去,那就咱们三个一起,实在不行,咱俩就他妈跟他干了。”张小乐看着林军,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快拉倒吧,咱俩嫖个娼还能算一组,打仗,我还是跟小杜他们托底。”林军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,让你难做了。”张小乐低头沉默一下,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比我难多了。”林军站起身,拍了拍张小乐的肩膀说道:“告诉大雷,啥事儿都没有,千万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张小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近凌晨,宾馆楼下。

    两个人影从远处推来一个硕大的方形垃圾桶,随即将里面的尖锐垃圾清理干净,并且用了一个破泡沫垫子垫在了垃圾桶上面,最后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不到十分钟,三楼位置的某个窗户被拉开,一人探着脑袋望向了楼下。

    “你拽着树杈子,闭眼睛往下一蹦,就妥了。”底下的人拿着电话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!”三楼的人言语支支吾吾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个jb?你跳不跳,不跳我他妈走了?”楼下拿着电话的人,不耐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喊。”楼上的人回了一句,随即扭头看了看室内,稍作犹豫,但最终还是一咬牙爬上了窗台,并且脱掉t恤系在了卫生间的花洒喷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跳啊!有泡沫垫子,你怕啥?”楼下的人催促了一句:“一会他妈b的巡警看见,想走都走不了!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跳了!”楼上的青年,瞪着眼珠子,直接飞身跃下,并且双手拽着树杈子做了个缓冲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青年身体直接砸在了垃圾桶内,另外两人赶紧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开窗的酒店客房内,张小乐猛然从床上坐起,随即冲卫生间喊道:“大雷?”

    数秒过去,卫生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“大雷?”张小乐掀开被子,迈步就冲着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楼下,贺大雷与王策划,网黑第一填词人汇合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这么跑了,我哥咋弄?”贺大雷一边从垃圾桶内爬出来,一边冲王策划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管他干个jb!他们爱咋整咋整呗!你虎啊?你跟他们去了,那林军给你交出去,你不傻b啊?”王策划粗鄙的骂了一句,随即招呼道:“快走,快走吧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张小乐粗暴的踹开了门,随即赤.脚冲进了卫生间,只看见窗户敞开,贺大雷的衣服还挂在花洒喷头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已经脱离了酒店范围内的贺大雷接到了一条短信,上面写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雷,有一百种离开的办法,但你选择了最恶心的一种。我是你哥,我他妈能坑你吗?我宁可自己挨一刀,也不会把你推到前线!”

    贺大雷望着短信,短暂停留了一下,神态宛若丢了魂儿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第一缕阳光照到酒店室内。

    林军穿着睡衣,看着张小乐说道:“算了,跑了就跑了吧,你不用上火!”

    张小乐抽着烟,低头说道:“……大雷一走,小勇肯定会想,是我放走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!”林军皱眉骂道:“谁都有可能这么做,但你张小乐不会!谁这么想,我他妈翻脸!”

    张小乐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走了,就jb走了!”林军想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家族多他妈了个b,他要真咬住没完,那就敞开火试试!等,等咱们的人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