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73 难猜女人心
    h市某监狱,刚过晚上十二点,一个中年两手空空走到管教室,随即签了释放证明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……出去以后老实儿的吧,这几年里面啥滋味,你心里有数。”管教善意的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再也不进来了。”中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去吧。”管教拍了拍中间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中年点头,随即两手只拿着释放证明,迈步走出了这钢筋水泥铸成的囚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某开放式公园的林间小道。

    刘小军与沫沫并肩走着,二人漫步在白皑皑的雪地当中,宛若眷侣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军,戒指我不能要的,太贵重了。”沫沫低着头,捋着发梢回道。

    刘小军停住脚步,挺不解的问道:“……沫沫,你到底怎么想的?咱俩认识一年多了,这段时间,我除了干活,应酬之外,没接触过任何姑娘!他们去ktv玩,我从来都是能躲就躲,实在躲不过去,我也是装醉,装睡!我跟你说这些,不是想证明我有多好,而是想说……我真的把心放在你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军,戒指代表承诺。说实话,我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什么感觉,如果戒指我拿了,那会给你一种我对你承诺的错觉,所以,我不想这样……!”沫沫低着头,继续说道:“我不是那种见到物质就走不动步的姑娘,而且一个女人,真的不能随便收异性贵重礼物……这是做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吗?”刘小军直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在一起很开心,每天和你打电话,发短信也成了习惯……!”沫沫抬头看向刘小军,随即说道:“你让我再想想,行吗?”

    刘小军手里攥着戒指,沉默良久,点头说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挺失落?”沫沫笑着冲刘小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失落,但说好了不是约-炮,那就肯定不是。你继续跑,我继续追呗。”刘小军挠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沫沫捂嘴娇笑,眨着大眼睛问道:“俩傻狍子啊?一个跑,一个追!”

    “……谁让我在厕所碰见你了呢。”刘小军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手冷。”沫沫小手冻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……唉,谁让你穿的这么凉快,连个捂手的兜都没有。”刘小军抓过沫沫的小手,用手一边捂着,一边对着掌心吹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你吃大蒜了吧……哈哈!”沫沫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净事儿。”刘小军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刘小军先是送沫沫回了宾馆,随即自己一个人开车奔着住所赶去。在路上时,他确实有点失落,开车总是失神,溜号。不知道为什么,沫沫总是对他若即若离,俩人这种超脱男女朋友关系的情况,已经持续一年多,但进展始终止步在恋爱关系之前……

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我他妈的干这个……她看不上啊?”刘小军在回去的路上,首先想到的就是反思自己,再找止步于恋爱关系的原因,这说明什么?说明小军……有点陷进去,爱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一早。

    刘小军和范勇开车去谈包工头的事儿,俩人在车里吃着早餐,困的眼珠子红肿。

    “昨晚,啪啪上了吗?”范勇粗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啪个jb,戒指都没要!”刘小军有点上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要?她没答应啊?”范勇一愣,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刘小军点了点头,随即烦躁的问道:“哎,你说,我到底差在哪儿啊?是因为我干的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”范勇顿时情圣附体,装模作样的沉吟一下说道:“你干什么行业,这是原则问题。但你俩认识那天,她就知道你是干啥的,所以,如果差在这上面,那人家基本不可能跟你接触!”

    “那他妈b,到底是咋回事儿啊?”刘小军更加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拿个小破钻戒,表的白啊?我跟你说,现在这帮姑娘……爱和财分的很清楚,可以少爱,或者不爱,但不能没财,你说呢?”范勇撇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jb扯犊子,我这个女戒,就三万多!我是真想好好处,那能糊弄事儿吗?”刘小军摆了摆手说道:“之前我买房子,沫沫还要借我钱呢!我跟你说,她就不是那种物质的女孩,你看她身上穿的,戴的,没有一样是挺贵的奢饰品!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那她还真不错,起码不像满大街那些骚.b似的,跟你搞暧.昧,也不确立关系,但你给她啥,她就敢要啥。最后俩人没在一起,你问她,为啥你不跟我在一起,还拿我东西?人家立马就回一句,操,谁让你傻b啊,愿意送啊。”范勇一针见血的说完,随即补充道:“可能是你俩在两地,她也有她犹豫的地方,或者就是想试试你的耐心。骚年,再接再厉吧。”

    “操,我是真上火了,唉。”刘小军摇了摇头,也没了吃早餐的兴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早上下楼晨练,刚跑不到两公里,就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是我,耿浩,还记得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!!你出来了?”林军一愣过后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出来了,最后判的是流氓罪,两家和解了。”耿浩挺开心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,11点,我国南方某边境线。

    从h市监狱出来的中年,蹲在岸边抽着烟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出来就走啊?不在家呆两天啊?”旁边的一个朋友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都没了,呆个jb呆。”中年双眸盯着平静的水面说道:“你接着跟那个小太子联系,有事儿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啥时候回来啊?”朋友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整出点家业,不回来了。”中年站起身,扔掉烟头说道:“在里面认识一个国企的,他在国外有买卖,有关系……我去那儿,重新再来!”

    “保重,三哥!”

    “恩,保重!”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随即拥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……!”

    商用小船的马达声在水面上泛起,五分钟以后,叫三哥的中年,乘坐小船彻底离开了这片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