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74 伺候槽子的耿浩
    林军最近的工作,基本就三件事儿,喝酒,开会,吵架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按理说这种事儿,都应该是周天,张小乐,方圆分担,但天叔身体不好,张小乐现在还在养伤,而方圆则是已经干出了酒精肝,强烈要求休息休息。所以,最近林军躲不过这样的事儿,那只能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下午,市政府召开经济形势研讨会,受邀在内的有不少本地企业领导,而且门槛相对较低。说白了,就是刘润泽他爸上任以后,定期搞搞群众关系,大家聊会天,扯扯犊子,当领导的告诉下面,我是谁;而在下面的企业老板,也混个脸熟,表表绝对忠心。

    会场的租赁与花销是万合公司旗下融府康年赞助的,所以,林军必须得到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议一共三个多小时,但中间有一次茶歇时间,让大家上上厕所,抽根烟,活动活动身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会议内容不提,只说茶歇时间一到,三四十位企业老板,直接扎向了演讲台,去跟刘润泽他爸混脸熟了。

    林军根本没去演讲台,茶歇时间到了以后,他夹着裤裆,直接走进了厕所。但里面人不太多,估计这帮人也没空撒尿,宁可憋着,也得在演讲台旁边走一圈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刚解开裤腰带,厕所门就再次被推开,门外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,梳着小背头,穿着一套浅蓝色西装,脖子上系着大红领带,打扮的相当商务。

    “林军吧?”中年扫了林军一眼,随即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苏波,延寿县,苏氏奶业加工。”中年张嘴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我听过你。”林军低头扫了一眼裤裆,随即调侃着说道:“……那什么,等我洗洗手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儿。”苏波顿时一笑,张嘴说道:“这刚茶歇你人就走了,躲着递片子的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这两年喝坏了,总想上厕所,憋不住。”林军跟苏波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军,你晚上有事儿没?”苏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。咋地,聚聚啊?”林军知道来这种场合,大家都想拓展拓展人脉,开会其实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晚上这顿酒,酒桌上都有谁。

    “对呗,来一趟,不能白来啊,蹿腾了几个朋友,晚上聊聊?”苏波爽朗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,晚上在我那儿吧,我安排。”林军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让你破费了昂,哈哈。”苏波拍了拍林军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小事儿!”林军一笑,随即调侃着说道:“这马上开始下半场了,那就不打扰你撒尿了,一会开会憋着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行!”

    “恩,先走了。”林军摆手后,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四点左右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林军离开会场,上了自己的路虎揽胜问道:“小杰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感冒了,难受,我替他。”刘小军打了个哈欠,随即问道:“咋地呀?我给你开车,你有意见啊!”

    “军哥,你看你脾气太不好了,我没那个意思,你千万别生气昂。”林军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回哪儿啊?”刘小军牛b哄哄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融府,军哥。”林军回了一句,随即掏出电话拨通了杜子腾的手机,直接说道:“晚上给我空一个大点的包房,安排几个朋友!”

    “给钱昂!不给钱,没人扯你!”杜子腾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不是分不清大小王了?”林军有点懵b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自负盈亏是你们说的!你不掏钱,我就得自己填坑!咋地,逼我造反啊?”杜子腾破马张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赢了,你们现在都是爷。”林军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五点左右。

    林军回到融府康年,看见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青年非常眼熟,随即仔细一打量,正是狱友耿浩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姐,你别跟我扯没用的!你要想挣钱,就他妈别打字跟我说话!”耿浩拿着手机,正在玩着微信,嘴角泛着白沫子的叨咕道:“你他妈到底是不是哑巴?!我跟你说,你要是哑巴,我绝对不可能嫖-你!我上回就他妈因为这事儿,差点没出来,你知道吗?你反咬我一口,我犯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吃错药了?你听好了,我不是哑巴,我艹你大爷的!”微信里传来一个女子尖锐的骂声。

    “干啥呢你?”林军走过去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军哥。”耿浩一看见林军,顿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得后遗症了?”林军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熟读刑法!哑巴算残疾人,真不能瞎捅咕……!”耿浩憨憨的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咋过来的啊?”林军单手插兜问道。

    “坐火车呗,绿皮蹦蹦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办公室吧。”林军扫了一眼大厅,随即一边招呼着耿浩上楼,一边冲刘小军喊道:“你也过来吧!”

    进了办公室以后,林军给耿浩倒了杯水,随即冲刘小军介绍道:“耿浩,在里面给我伺候槽子的!一年多,我俩处的挺好。他这一出来,工作也没了,你看看,你那儿有没有啥活儿,带着他干干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说话了,没活儿,也得捅咕个活儿啊!”刘小军大咧咧的回道。

    有人可能不太理解,在看守所里面相处下来的感情。看守所的空间因为相对封闭,犯人在没下判决之前,活动的区域就是监室,所以,平时很无聊,很闷。

    而林军更是对大部分的犯人,嗤之以鼻,因为这帮人犯的罪,也真是上不了台面。抢劫弹棉花的,偷亲戚钱的,车祸逃逸的,诈骗亲友的,明明吸.毒罪,但最后却被打成贩.毒的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所以,在看守所里,能碰见一个对脾气的,说话唠嗑不虎bb的人,真挺难得的。再加上耿浩一直给他伺候槽子,后来又帮他管犯人,所以,俩人相处的不错。

    耿浩出来以后,工作没了,再加上他犯的那个罪,在家门口说出去也不好听,所以,他想了一下,就过来投奔林军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,小军。”耿浩挺客气的冲刘小军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给我们boss伺候了一年多槽子,跟他呆一块的时间,比我都长,我看你要火啊!”刘小军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军的电话响起,他扫了一眼屏幕,看见是苏波打来的,随即冲耿浩说道:“你俩先聊,一会去包房坐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