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87 心窝上的两刀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男人挨了刘小军一拳,直接趔趄着后退了两步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“小军,你干嘛啊?!”旁边的沫沫拉着刘小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杜子腾,我他妈就问你,你知不知道,我和沫沫的关系!!”刘小军瞪着眼珠子,满嘴喷着酒气,指着地面上的子腾喝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军,你听我解释!”杜子腾呆愣过后,捂着脸蛋子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“解释?”刘小军摸了摸脑袋,抬手指着杜子腾,咬牙说道:“这么说,你什么都知道,但你也什么都干了?!行,杜子腾,你牛b!”

    说完,刘小军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小军!你他妈等等,我也是刚刚……!”杜子腾伸手抓住了刘小军的胳膊,张嘴还要说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刘小军身体停顿一下,随即用胳膊粗暴的震开杜子腾手掌,连头都没回,迈步走上汽车,直接降下了手刹!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杜子腾伸手拍着车玻璃,高声喊道:“你他妈给我下来!小军……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刘小军猛踩一脚油门,顺着饭店缓坡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杜子腾跟着车跑了两步,随即叉腰骂道:“妈的!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肯定什么也听不进去……!”沫沫走到杜子腾身边,张嘴就要劝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杜子腾猛然回头,看着沫沫质问道:“温涵,你怎么回事儿?!我他妈不知道小军也对你这样,但你自己也不知道吗?我俩是什么关系,你心里没数吗?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!为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刚认识你的时候,并不知道小军和你是这种关系!你从李英姬那儿进我微信群组的时候,咱们只是简单交谈!而等你跟我表白完以后,过了很长时间,我才看见李英姬在朋友圈发过你们的照片!我问李英姬你们是什么关系,他才告诉我,你们是很好的朋友……!”沫沫眼圈含泪,攥着小拳头说道:“那你让我怎么办?我去告诉你,你最好的朋友,也在追我,并且陷进去了吗?我很也难的,我也在努力平衡这个关系!我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朋友感情……过年咱们一块去旅游的时候,我才答应和你在一起……今天是我回来以后第一次见刘小军,我把话跟他说清楚了……但我真的没想到……他还会回来……你们会碰上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温涵!我他妈很认真的问你,你跟我在一块的时候,到底有没有答应过,或者承诺给小军什么?!”杜子腾低吼着冲沫沫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我脚踩两只船了,是吗?”沫沫愣了一下,随即目光冷漠的看着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事情弄清楚,他是我兄弟,不是朋友!明白吗?”杜子腾掷地有声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去问他吧!或者,你就当我脚踏两只船了!”沫沫望着杜子腾半晌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杜子腾一把抓住沫沫的胳膊,随即再次问道:“把话说清楚,行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杜子腾,我如果承诺他什么,那我今天会在这儿跟他说这些吗?我又会在你刚才来的时候,把所有事情跟你说清楚吗?”沫沫点着杜子腾的胸口说道:“吃过这顿饭,我以为我和他就结束了……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杜子腾听完这话,叉腰站在原地转了一圈,随即一脚踢翻街边的垃圾桶骂道:“艹他妈的,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。

    刘小军醉醺醺的回到了家里,进屋趴在地上,剧烈的呕吐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死哪儿去了?在酒吧等了你三个多小时,电话也不接,人也没个信,你咋地了?”范勇穿着睡衣跑过来,扶着刘小军骂道:“就jb一个娘们,没了就没了呗!离了她,你他妈还得死啊!”

    “你瞅你喝这个b样。”耿浩从客厅走过来,帮着范勇扶起刘小军,随即骂道:“娘们没了,你不还有我们吗?操,兄弟干啥用的?就疗你这个伤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兄弟……对,我他妈还有兄弟呢。”刘小军胡乱擦了擦嘴角,含糊的话语中,表达着太多种复杂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大美,操,你干啥呢?还要不要尾款了?”耿浩架着刘小军的脖子,冲屋内喊道:“来,快把军哥扶进去,咱轰他几天趴,用你所有技能,赶紧让我军哥康复!”

    “哇,痴情种子啊?嘿嘿……!”一个姑娘穿着超短裙,一边吃着杨梅,一边赤脚跑了过来,她身后还站着不少女闺蜜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耿浩和范勇在酒吧没等到刘小军,所以,把疗伤会整到家里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来吧,别委屈了……姐姐,听听你的故事。”姑娘伸手就要去搀扶刘小军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刘小军一巴掌直接推翻姑娘,嘴中喷着酒气说道:“都滚你妈b的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!”姑娘瘫坐在地上,捂着额头骂道:“老娘来是挣钱的,不是他妈b拍武打片的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!他以前也不耍酒疯啊!”范勇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,走了!”姑娘们披上外套,跨过门口的刘小军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咋的了?”耿浩拿着垃圾桶接着刘小军呕吐出来的脏东西,语气依旧蕴含愤怒的骂道:“就这点b事儿,你怎么还想不开呢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憋屈……!”刘小军坐在地上,后脑靠着墙壁,脸颊暴露在灯光下,眼角流出泪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某宾馆内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,沫沫坐在地毯上,后背靠着床榻,一边喝着红酒,一边扫了一眼手机屏幕。当她看见屏幕上的那个备注名后,直接按了挂断键。

    沫沫目光呆愣,用纤细的手指翻开手机相册,找到杂图的文件夹,在最后一页,有她和刘小军拍的唯一一张照片!

    她近两年,几乎没有自拍过,也没有在朋友圈发过任何有关自己的图片,而她和刘小军的这一张照片,就宛若是这两年唯一的回忆……

    她手指停在删除键上,犹豫好久,最后仰脖再次灌了一口红酒,闭着眼睛将删除键按下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甘酒入喉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泪花滚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