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92 大黑星
    蒋泉从林军哪儿讹了一笔钱以后,基本天天都来市区潇洒,消费,而且每次身边都得跟着一大帮人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所以,社会上一些知道事情大概经过的人,谈起蒋泉总是挺瞧不起的骂一句:“这b养的是起不来了,在林军哪儿扎了点钱,一点正事儿不干,我看他这点钱嘚瑟没了,以后咋整!这人肯定快了!”

    但其实这样评论的人,还真是不太了解蒋泉,因为蒋泉虽然滚刀,而且办事儿极其下.流没底线,但他肯定不傻,相反他江湖经验十足。

    今天讹一下这个,明天坑一下那个,这总归不是长久之计,在这一点上蒋泉心里是有数的。所以,他这段时间频繁进市区请狐朋狗友消费,其实就是想在身边划拉点人,随即进入城东洗车行一条街,连打带吓唬的整两个门面店。

    蒋泉等人进入ktv以后,还按照惯例走,点了几个小.姐,整了两箱啤酒,随后开喝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昂,蒋泉领的这帮人,素质很低,都是县城的地癞子,二流子,平时混的也不怎么样,就在家门口坑蒙拐骗的弄点钱花,都属于吃了这顿,就不知道下顿在哪儿解决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帮人里,还真有点在某一方面有着特殊技能的能人!

    坐在蒋泉旁边的一个中年,大概不到三十五岁,此人长的面色白净,而且穿着打扮也照其他人相对时尚,小连帽卫衣,宽松牛仔裤,红色耐克跑鞋,整个人看着就跟二十七八岁的小青年差不多,一点都不显老。

    这人叫焦三儿,会点活儿,是蒋泉带来的这帮人里,为数不多过的还行的人。但此人素质一般,张嘴总喜欢骂人,而且嘴损,说话特难听。

    陪着焦三的小姐,从蒋泉等人进来以后,大概出去了能有四五次,但每次都是不到十分钟就回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干啥去了?”焦三儿几瓶啤酒下肚,脸色煞白,舌头梆硬的冲陪她的那个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一趟厕所。”小.姐甩了甩手上的水渍,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个b,给两个人操,挣两份钱,这心眼全让你长了,是不?”焦三冷笑着,话语相当损的说了姑娘一句,其实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在暗指姑娘瞎jb窜台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意思啊?三哥?”姑娘的脸唰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把酒喝了!”焦三亲自起开一瓶啤酒,随即摔在桌子上说道:“一口闷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啥啊?就让我吹一瓶?”姑娘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 因为啥,你不知道啊?”焦三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姑娘停顿一下,随即咬了咬牙,抓起瓶子直接就干了。

    “操!”焦三骂了一句,随后没在搭理姑娘,而是转过身跟蒋泉继续唠嗑。

    姑娘坐在沙发墩上也没吭声,斜眼看着焦三目露鄙夷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,一个二十多岁的服务员推开包房门,探头冲里面喊了一句:“琪琪,你出来一下!”

    陪着焦三的姑娘犹豫一下,随即看着焦三还在跟蒋泉唠嗑,所以就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屋客人找我了?”琪琪走出包房,冲服务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让你过去好几回了,你快点的吧。”服务员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摊上个傻b酒魔子,我出去一会,回去他就让我喝酒,艹他妈的,素质太低了。”琪琪咬着嘴唇骂了一句,随后说道:“我去扫一眼,你帮我盯着他,这屋要找我,你马上过去叫我!”

    “行!”服务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说完琪琪踩着高跟鞋,就窜到了另外一屋,而他刚进去,焦三直接带着四五个人,拎着酒瓶子就从包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,三哥?”服务员一愣,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你妈了个b!”焦三一巴掌呼开服务员,随即喊道:“艹你妈的,来,我看看,谁要跟我操一个b!这他妈的窜台还没完没了了!”

    “就那屋,刚才我看见了!”旁边梳着紫色飞机头的小伙,顿时指了指琪琪进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焦三带人迈步直接冲了过去,五秒以后,琪琪所在的包房爆发出一阵尖叫声,随即酒瓶子爆裂的声音,嘭嘭嘭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蒋泉推开自己的包房门,领着剩下的几个人,也赶到另一个包房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北武拉着焦三,言语非常客气的说道:“哥们,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他已经坐台了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你还窜台吗?”焦三一脚蹬在姑娘的肚子上,随即瞪着眼珠子冲北武旁边一个中年骂道:“你有钱是吗?就愿意找陪别人的小姐?”

    “哥们,哥们……大家出来玩,咱犯不上扯这个!”北武再次拦着焦三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这时,ktv经理带着服务员走过来,拉着蒋泉说道:“你看,你这是干啥?泉哥,给个面子,别整了!”

    “窜台不是一次两次了!我们花钱是买乐,对不对?”蒋泉站在门口背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,你这样……今天的包房费我给你抹了,下回你再来,肯定没有这事儿了。”ktv经理拽着蒋泉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了,三儿,差不多得了!”蒋泉思考一下,冲着焦三喊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混乱的包房内,在ktv经理的劝说下,人才慢慢散去,而蒋泉原本准备回道包房继续喝,但焦三却把他叫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蒋泉问道。

    “账结了,走吧!”焦三神秘兮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蒋泉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焦三掀开皮夹克底部,随即熟练的抽出一个黑色皮包说道:“没忍住,拿了!”

    “我操,你啥时候拿的啊?手太快了!”蒋泉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点b事儿,我都干半辈子了,那能让你看见吗?”焦三掐了一下黑色皮包,完全凭手感说道:“里面最少有两万!走不走?”

    “服务员,把刚才进的酒退了。”蒋泉毫不犹豫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蒋泉一伙儿人走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捷达车停在路边,而焦三和蒋泉站在某胡同里撒尿时,蒋泉打开了那个黑色皮包,但却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包里三样东西,两万块钱,一把大黑星手枪,一部关着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操,咋有枪呢?”焦三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而蒋泉拧着眉毛看着枪,伸手拿出来一瞧,顿时惊惧的说道:“操,这是砸号的,警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ktv内。

    北武谢过前来敬酒的经理以后,一回头看向桌面,随即顿时问道:“我包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