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07 一撇一捺,是个人。
    明水县外,六十公里处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一台奔驰吉普内,只有林军和子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没救出来?”子然比之前胖了不少,脸上红光满面,看着富态。

    林军扭头看着窗外,嘴上叼着烟,目光呆愣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子然拍了拍林军的肩膀,同样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南征给我用一段,这事儿不算完。”林军拧着眉毛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子然思考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林军掐灭烟头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段时间,你和天儿也没少帮老贺!谢就别说了,咱俩家扶着往前走呗。”子然叹息一声,想了一下冲着林军安慰道:“……我要劝你这事儿看开点,你可能感觉我说话挺冷!但生活就是这样,事事如意,那就是吉祥话,坎坷磨难才是现实,而且不分任何行业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然哥,我他妈的……!”林军抓着脑袋,竟然掉下了眼泪,他用手咣咣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:“我他妈跟自己解释不通,你明白吗?然哥!”

    子然看见林军哭,有点懵了,因为他没见过,更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条无名土路上。

    **用扳手一边换着车牌,一边冲南征问道:“胳膊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南征将棒球帽反戴,双手戴着两块钱一副的绒线手套,扛起地上用塑料布卷着的圆柱形物体,撇嘴回道:“……擦了一下,没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儿出来的啊?”**又问。

    “南-疆!”南征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**一愣,张嘴说道:“敏-感区?”

    “恩!” 南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个汉子!”**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瞎jb捧了!”南征关上背后箱,随即擦了擦汗说道:“哥们,我先走了昂,东西摆起了,你自己就能弄!”

    “慌个毛啊,聊会!”**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见面再聊吧,上面等着呢!”

    “等个屁啊,你短时间内肯定走不了了!”**头都没抬的说道:“你暂时姓林了,不信你给上面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吹牛b!我姓啥,我自己还不知道吗?”南征眨巴眨巴眼睛,掏出电话直接拨通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征子,你跟着**走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他妈路子啊?谁跟我商量了??”南征不可思议的喝问道:“不是,没你这么办事儿的昂!提前连个招呼都不打,这多他妈突然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喂,喂?……操,又没信号了……征子啊,你等我开三百公里,找个信号好的地方给你打昂!” 子然粗略的说了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操!”南征看着电话骂道:“……这回傻b了,二爷一显灵,我他妈连回去都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**一笑,拿起扳手说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张北武家里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地板泛起阵阵声响,里屋一个老太太,自己摇着轮椅行驶了出来。她看见蒋泉以后,口齿有些不请的冲妇女问道:“小芹,谁……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妈,是我一个同事。”小芹双手在小腹前紧攥,神色有些紧张的看着蒋泉小声说道:“你跟我进来!”

    蒋泉扫了一眼老太太,右手放在裤兜里,直接打开了手枪保险。

    沙发上,一个老头和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在看动画片,蒋泉扫了他们一眼,眉头轻皱一下,没有吭声!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里屋室内。

    妇女伸手关上了门,看着蒋泉有些惊惧的说道:“你不是张北武的朋友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蒋泉歪脖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朋友都知道,他和家里挺长时间没来往了,所以,不会上门来找。”妇女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在懵我!”蒋泉直接掏出了手枪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妇女双膝跪地,嘴唇颤抖的说道:“大哥,我对天发誓,我真不知道张北武在哪儿,因为我俩已经离婚了,但我一直照顾他的父母,因为我们相处的很好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带着枪来,能听你的发誓吗?“蒋泉咬着牙,双目通红的将枪口顶在妇女的额头上,随即说道:“你就一次机会,给张北武打电话,问清楚他在哪儿!马上,就现在!”

    妇女浑身颤抖的看着蒋泉,随即停顿一下,从上衣兜里掏出电话,直接拨通了张北武的手机,但对方就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你看,他根本不接我电话!”妇女摊着手掌,抬头冲蒋泉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蒋泉极其凶狠的挥动手臂,一个嘴巴子抽在妇女的脸上,随即咬牙说道:“你他妈跟我玩路子!你和张北武有孩子,即使离婚了,他会不接你电话吗?而且你还伺候着他的父母!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这个真的是他的电话号码!”妇女捂着脸蛋儿,压低声音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以为我在吓唬你,是吗?!”蒋泉攥着枪柄,鼻孔泛起浓重的喘息声说道:“我先弄死你,然后让你儿子给张北武打电话!如果打不通,我他妈就弄死你儿子!”

    妇女呆愣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蒋泉说完,搭在扳机上的手指,咬牙就在缓缓扣动!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妇女反应过来,但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躲,而是瘫坐在地上,死死护住了房门,并且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着说道:“大哥……大哥,我求求你了!张北武在外面作孽了,但我们没有啊!我儿子刚刚上小学,他什么都不懂!真的什么都不懂……她父母都七十多了……你就是不开枪,他们又能活几年!你要弄,就弄我……我肯定不反抗……我求求你,别动我儿子,别动老人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别说了!!”蒋泉看着苦苦求饶的妇女,声音饱含着多种情绪喊道:“我他妈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给你磕头,我给你磕头……!”妇女披头散发,双手合十在胸前,满脸乞求之色。

    蒋泉胸口剧烈起伏,他的枪口对准妇女的脑袋,几次想咬牙扣动扳机,但枪却迟迟没响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分钟后,蒋泉离开了张家,而妇女从里屋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衫,随即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啊?……小芹?”老太太流着口水,坐在轮椅上歪着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您说了吗?就是我一个同事,过来跟我谈点事儿!”

    “小芹啊,妈,谢谢你……没事儿就好,没事儿就好。”老太太缓缓点头喊道:“这个小北武……作孽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哇!”小芹听到这话,捂着脸顿时哭了,她是吓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蒋泉大步流星的走到楼下,随即突然停住脚步,他站在湿润的空气当中,又猛然回头,拿着脑袋咣的一声撞在了放宣传稿的玻璃箱子上!

    当场血流如注,玻璃碎片落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……艹你妈的,我就是个废物,洋洋对不起,哥做不到……!”蒋泉蹲在地上痛哭,他恨自己窝囊,恨自己有枪都他妈不会用!

    张北武的家人,就在他的眼前,四发子弹,足以灭他满门!

    蒋泉绝对不是一个有德行的人,他更不缺杀人的魄力!但命运真的让他当一回主宰者的时候,他却放弃了……

    他蹲在地上,懦弱的像条狗!

    他枪里七发子弹,却闪着人性最深处的光辉!

    你不能说他有多爷们,但起码是个人!

    仅此而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