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32 我为了这儿子
    融府康年会议室外的走廊内,魏言,吴忠永与七八个人一块迈步往外走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天儿提议,军拍板,这配合根本让别人插不上嘴。”魏言夹着包,摇头冲吴忠永说道:“我是从万合的角度出发,我相信,你肯定也是!但我就不明白,你为啥不劝劝?”

    “……整谭华,没有你,干张伯伦,没有我!杜子腾三年住了四五次医院,张小乐在广州单枪匹马硬挨了两刀!家业是打下来的?是这帮人!你让我怎么劝?”吴忠永非常实在的说道:“我就一管家的定位, 涉及到我能发言的事儿,那我敢跟军拍桌子!但不是我该管的,我多说一句都是碎嘴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魏言叹息一声,眉头紧皱着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言哥,吴哥!”方圆喊了一句,随即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了方圆。

    “……咋的了?话被否了,心里有气儿啊?呵呵!”方圆笑着冲魏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魏言摇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会上,我说的话,你都听见了吧?!操,我也不同意,刚才在屋里,我都跟军吵起来了!”方圆叹息一声,随后一边跟吴忠永和魏言往前走,一边继续说道:“但有些事儿,咱也得体谅军和天叔,子腾他们那边出了多少事儿,你肯定清楚……!”

    魏言看着方圆疲惫的脸颊,伸手指着他说道:“你也真是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操,我还行!”方圆一笑,顿时招呼着喊道:“走,我请你们喝个酒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圆圆呢?”林军冲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魏言,老吴这帮人散气儿去了呗。”周天坐在沙发上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沉默半晌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俩去找找英姐?”周天想了一下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!”林军掐灭烟头,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周天家里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看向英姐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要干什么?”英姐面容无比憔悴,声音充斥着祈求说道:“老钱已经死了,他干的那些事儿,跟我们娘俩没关系!……我求求你们……让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周天给英姐倒了杯茶水,随即低头轻声说道:“既然没关系,那老钱留下的存款,你为啥还要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他给我们娘俩留下的。”英姐激动的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哎,拿了,就有关系。”周天面无表情的抬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英姐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英姐,咱长话短说!”林军沉吟一下,直白说道:“老钱手里的东西,肯定在你哪儿,咱别卖关子,直接点,你有啥要求,马上提,能满足的,我尽量满足!”

    英姐沉默半天,用有些颤抖的手掌端起茶杯,随即抿嘴回道:“……我们娘俩,跟你们这些人争不过!”

    “我逼你了吗?”林军特反感英姐表现出来的这个态度,所以直接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英姐抬头看向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门就在哪儿,你要走,我绝对不拦着!”林军指着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英姐脸颊阴晴不定,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上h的事儿一出,你还能通过正常渠道走出去吗?!老吴疯了一样的在找你,你走出这个门,往哪儿跑啊?”林军掷地有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,东西确实在我这儿!”英姐思考半天,直接承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这就对了!你老公搂的钱,肯定谈不上干净!你得到的绝对不算少,咱别装弱势群体!”周天续着茶,继续说道:“你就直白点,能答应,我们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。上h的咨询公司,我们肯定指不上了,也不敢相信了!”英姐抿着嘴回道:“你们送我们娘俩出去,东西我给你们,一分钱不要,只要能出去!”

    林军歪脖看向英姐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钱留下的存款,我虽然拿到了,但与它相比,我更在乎的是我儿子!”英姐咬着牙,流着眼泪冲周天说道:“……大兄弟,到了你我这个岁数,还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的吗?”

    周天停顿一下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娘俩能出去,东西我肯定给你们!”英姐看着林军十分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随即扶腿点头回道:“我尽量安排!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英姐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林军和周天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老公死了,儿子傻b,这娘们不容易啊。”周天感叹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斜眼看了一眼周天,随即回道:“你能不能,不优先考虑你裤裆里那点事儿!怎么出去,我都没想好,你这又来博爱劲儿了!”

    “滚jb犊子!操,想哪儿去了。”周天无语的回道:“我就是看见她,想起来我前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英姐这事儿,是个机会!”林军屁股靠在车头位置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机会,那就整他!”周天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广d某地。

    一座横跨水面的大桥上,车流急匆匆的掠过,暴雨倾盆而落,整个天空充斥着阴郁。大桥下方,一个个方形的水泥支撑柱,直插进水底,任由浪花拍打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座桥梁的左侧头部位置,有一个三角形的支撑区域,它上面被弧形的桥面遮挡,下方有一处足足三米多高的坡形土路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冒着暴雨,急匆匆的从土路跑了下来,随即钻进了三角区域。

    “世权,小博有信吗?”大勋坐在三角区域内,立即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回来的世权,擦了擦脸颊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东北那边呢?”大勋沉默半晌,咬牙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也没有?”世权依旧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大勋顿时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勋,咱们现在这种情况,指着东北那边伸手,那基本就等于做梦了!”世权咬着牙回道:“……赶紧想辙往别的地方走,能jb出去,就算天照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