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39 货物运输
    时近中午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融府临时开了个例会,会议内容暂且不续,只接近尾声的时候,林军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子腾,小军,你俩最近少休息一下!润泽叫我去北京办点事儿, 一会就走!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啊?机票订了吗?”范勇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弄完了,你们在家别嘚瑟,有事儿打电话吧!”林军扔下一句,随即就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哎,林总,咱能不能明天再走,今儿晚市里有个饭局,我都给你安排好了……!”融府一高层,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安排的,那你去吧。”林军笑着扔下一句,随即说道:“合理解决昂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也太突然了……!”高层无语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林军摆了摆手,随即拿着外套就走出了会议室,二十分钟以后他下了楼,最后与张小乐一块上了刘润泽的车!

    “什么jb路子啊?!你俩急匆匆的叫我干啥啊?”刘润泽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吃饭了吗?”林军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个鸡毛啊!小乐给我打电话,说有急事儿,完了我问到底啥急事儿,他他妈也不说,整的好像你要死似的,操!”刘润泽原本挺文明的一个大公子,但跟林军等人接触以后,逼格是一降再降。

    “走吧,那你一块吃点!”林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上哪儿吃啊?”刘润泽起车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北京吧!”张小乐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刘润泽看向二人,顿时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巴黎酒店。

    婚礼典礼已经结束,海龙领着新娘子正在挨桌敬酒,但等他到了北武那一桌的时候,随即问了一句:“大哥,怎么还没来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!他说今天来啊!”北武扫了一眼手表后答道:“可能临时有事儿吧?没事儿,这不才刚喝吗!再等一会吧!”

    “亚龙吴总有礼……!”远处的账礼桌子上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来了?”北武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海龙放下酒杯,立马奔着远处账礼桌子赶去,而老九和北武也都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账礼桌子旁边,吴总秘书插手站在哪儿。

    “大哥,没来啊?”海龙扫了一眼,随即冲秘书问道。

    “市里给安排了一个采访,挺重要的,吴总实在推不开,就让我过来了。”秘书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海龙表情略微有点失望,但还是点头说道:“赶的也巧,行,让他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吴总晚上会单独请你和新娘子,呵呵!”秘书一笑,随即指着账礼桌子说道:“老板随了一套房子,新婚快乐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海龙咧嘴一笑,点头说道:“人来不来无所谓,有这句话,我心里暖和!来吧,你别走了,坐这儿呆一会!”

    “行!”秘书也没客气,点头就跟着北武等人奔着酒桌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酒店门外的胡同内,面包车依旧停滞。

    “哥,那不是老吴的车吗?”青年冲着中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老吴下车了吗?”中年抻着脖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点远,我没看清!”青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北武肯定在这儿呢!在等半小时,等人散一散!”中年双眼通红的盯着新巴黎,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z天河货场。

    三辆箱货挂车停在库房门口,十多个装卸工正在往里码货,带队的挂车司机拎着半瓶矿泉水,叼着烟从车头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哥们!这车里咋有个大木头箱子呢?干啥用的啊?”装卸工踢了一脚货箱内的木箱子,随即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还有个箱子?你起来,我看看!”司机一愣,迈步就上了车厢,随即打量了一眼木头箱子后说道:“啊,这好像是车主给朋友带的特产!你们不用动,把其他箱子往旁边码!”

    “怕压吗?!”工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压,整吧!”司机停顿一下,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旁边码起来,我们在往上边摞!”工人点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机坐在木头箱子上,双眼一边看着工人,一边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:“我们都是包车的,要拉的货,也都是有数的!空间小,不通风,你们得遭点罪!如果实在喘不上来气儿,就砸箱板!”

    周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司机跳下木箱,随即趁着工人不注意,直接把半瓶水,还有兜里四块士力架,顺着箱子缝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出了省,能宽松点!”司机拍了拍木头箱子,随即一边往外走,一边招呼着说道:“来,快点整昂!四点半之前,咱得发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巴黎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在车里等着!”中年背上帆布包,推开车门,直接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哥!想好了?”青年拉了中年一下,随即咽了口唾沫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干这个,我他妈活着还有啥意思?”中年笑着回了一句,随即夹着帆布包过了街道,最后迈步走进了酒店正门!

    青年看着中年远去,叹息一声说道:“完了,这一走,就没他妈回头路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年背着帆布包,迈步走进酒店大厅。

    此刻婚礼典礼已经结束半天,所以,大部分吃完饭的亲友都已经撤离,此刻宴会厅内一片狼藉,很多服务员已经进来开始收拾,而空落落的大厅内,只剩下零星的几桌上还有人。

    而这零星的几桌上,就包含了,北武,老九,亚龙集团一些骨干,还有其它一些在长c有头有脸的江湖大哥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中年进来以后,先是在四周扫了一圈,但他没有发现吴总,随即目光略显失望!

    “……老武,我听说咱亚龙和延市的融府闹的挺疆?”一个男子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听外面那帮人瞎bb,没有的事儿。”老九直接抢答,非常低调的一句带过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远处的中年,右手插进帆布包内,嘴角挂着笑意的迈步走了过来!

    “来,武哥,我给你倒杯酒!”一个小伙拿着酒瓶子,站起身冲北武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中年走过来,抬起左手直接将小伙拍的坐在了凳子上,随即抓起酒瓶子冲北武说道:“最后一顿!你想怎么喝?”

    北武抬头,瞬间呆愣!

    “我操,蒋泉!”桌上有人惊呼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