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43 不停汇聚的人马
    数日后,x疆,乌市,某加油站附近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李英姬和刘小军下车加油,耿浩在车上坐着,而杜子腾则是站在加油站外面,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你好,我是军的弟弟,恩,刚进乌市,在路边加油,咱们怎么碰面?”杜子腾在电话中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正常走,人在乌市你就可以甩给我,但你哥给我打电话了,他的意思是让你们进南疆再把人给我!”对方停顿一下,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到南疆哪儿?”杜子腾皱着眉头问:“我对这边不太熟悉,你给我一个稍微准确点的地点!”

    “天山以北是北疆,你过了天山,给我打电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啊?”李英姬加完油,抻着脖子冲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再走一段,咱得过天山!”杜子腾拿着电话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!干jb啥啊,去找天山童姥啊?”李英姬翻了翻白眼,碎碎叨叨的骂道:“一会说啥买个棉裤衩!这晚上太他妈冷了,裤裆嗖嗖冒凉风!”

    “别bb了,气温低你就给脑袋插裤裆里!”刘小军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好像虎,我要能他妈插里,还用找别人练嘴吗?!”李英姬拽开车门,一边回着,一边问道:“子腾,你跟爸爸说实话!咱家还有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真他妈不知道!你别墨迹了,操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以我的经验判断,大傻军,现在真不一定在京城!过了天山,肯定他妈的是要有事儿!”李英姬很邪性的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丧b嘴,能不能闭上!”杜子腾一看李英姬要算卦,心里不是一般的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南疆某地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,穿着户外登山装,在一个非本地人的带领下,迈步走进了一家民房。

    屋内有四个人在场,看模样明显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“钱!”对方领头一中年,操着蹩脚的普通话,冲着非本地人和青年捻了捻手指。

    “……钱个鸡毛啊,东西呢?!”青年双手插兜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对方领头中年旁边的小伙,直接从桌子下面用两手拽出来一个登山包,随即伸手拉开了拉链。

    青年弯腰,伸出左手在包里扒拉了一下,随即看着一大堆枪械组件问道:“散的啊?”

    “兄弟,方便!”对方一笑,伸手拍了拍青年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,哗啦!”

    青年二话没说,伸手在包里捡着组件,速度很快的拼凑出了一把,随即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好货,给钱!”

    “我们卖的是信誉!”领头的少数民族同胞,露着白牙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非本地的中间人,迈步走出门外,随即拎着钱袋子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青年拎着登山袋子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出门以后,青年冲中间人问道:“不认识都敢卖,是不是挺乱?”

    “哪儿都乱,只是乱的方向不一样,这边有的时候更直接一点,呵呵!”中间人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青年听到这话,沉吟数秒,随即点头回道: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乌市,某烤肉店内。

    北武,云霄,老杜等人,一边吃着馕饼,烤羊腿,一边小声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霄,你队伍散了,这事儿结束以后,咱一块走吧。”老杜龇牙挖着墙角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云霄一笑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懂点规矩昂!”北武半认真,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完事儿以后,你该嫌我们脏了,人我给你领走,你就偷着乐吧!”老杜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北武一愣,张嘴就要回话时,电话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英姐给小冰来电话了,他们往南疆走了,杜子腾他们把人送过天山,就算完事儿了!”对方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北武停顿一下,皱眉问道:“英姐之前不说,杜子腾他们给她送到北疆就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临时有变化了呗!杜子腾他们去哪儿,不会提前跟英姐打招呼,她也不能多问。”对方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北武放下剔羊腿的小刀,随即摸了摸瞎了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对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继续等消息吧!”北武说着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老杜抻着脖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操,人进南疆了!”北武放下电话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觉得这不是好事儿啊?”云霄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边更复杂一点。”北武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过两次,确实比这边复杂一点,那边不少兵团都撤了!”老杜沉吟一下,随即说道:“不过复杂,也有复杂的好处!在这边弄,咱们也是压着整,过了线,能放开点!”

    北武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进了天山,你不用跟着我们,点儿递过来,我们就办了!”云霄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北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亚龙。

    吴总坐在办公室,摆手冲秘书说道:“你出去吧,把海龙叫进来!”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海龙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东找着了吗?”吴总抬头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里,公司,那些小娘们那儿,我都去了,但没看见人,打电话不接,发短信不回!”海龙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吴总烦躁的将手里的资料扔在桌子上,随即插手骂道:“这人现在不听摆弄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?!”

    “他百分百是偷着跟去了!”吴总皱眉说道:“肯定是听见什么信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腿瘸了以后,是有点变化,但这事儿摊谁身上也难免!”海龙为人厚道,替小东解释一句,随即试探着问道:“要不,我过去看看?!”

    吴总看着海龙沉默半晌,随即说道:“打电话,先告诉北武一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一台三菱suv风尘仆仆的进了乌市,车里的小东一路颠簸,脸上历经风吹雨打,略显沧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乌市某货站。

    数台挂车缓慢开进货场,其中一台挂车内的木头箱子里,有人呼吸微弱,咬牙说道:“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么黑,你怎么知道,咱到了?”黑暗中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次下车,我都重新掐着公里数默数……要见天儿了!”这人轻声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