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59 抹了十万
    北武跟上海的阿杰通完电话后,给老吴发了个短信,上面写道:“查过了,遗像都挂上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融府康年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啥玩应?英姬给人强.奸了?谁啊?”林军不可思议的冲着小崔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这样……!”小崔组织了一下语言,随即快速把事情跟林军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林军听完以后,摊手回道:“这不就是让人给讹上了吗!不是,那你们四个都干了,为啥你没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范勇的那个,都给钱了!她们咋讹啊?”小崔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一天也真是精力旺盛哈!家里这么多事儿,都没给你们累死?这还能出去扯犊子呢?”林军无语的看着小崔骂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,我们不是招待征哥吗!也真是挺长时间没聚了。”小崔弱弱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有啥用啊?!李英姬,干的也不是我,我说不判他,就不判他啊?”林军摊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别闹!这事儿真不是开玩笑的,六处的人要不和咱认识,现在都立案了!”小崔拽着林军的胳膊说道:“你快帮忙想想招,你说,英姬要因为这事儿砸进去,多磕碜啊!”

    “被害人啥意思啊?”林军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钱呗!”

    “对面能说话的,叫啥你知道吗?”林军又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叫黎四儿!”

    “行,我打打电话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以后,黄伟业公司旁边的咖啡馆里。黎四儿,黄伟业,林军,张小乐四角落座。

    “军,我承认你名儿响儿,融府现在也干的红火,但一码归一码,你说呢?”黎四儿坐下以后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说这些干啥,军过来,是谈和解的,有条件你就提呗!”黄伟业拖着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说让我提,那我就说两句!”黎四儿搓了搓手掌:“军,看在你的面子上,英姬那边,拿出三万块钱意思意思就行!但叫新宇的那个,最少二十万,少一分都不行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高吧!”张小乐笑着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乐,我跟你说一句最现实的!这钱你就是给我,也全到不了我兜,人家给你办事儿,我这上上下下的,不都得安排安排吗!我就问你……!”黎四儿看着众人,张嘴不停的叨唠。

    “我去趟厕所!”林军听了一半,转身就往厕所走去。

    正在说话的黎四儿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林军走向厕所以后,咖啡馆正门,小崔,范勇俩人,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你几个意思,干完这一把,延市不呆了,是吗?”范勇斜眼冲着黎四儿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甭跟我扯这个,我还就告诉你,不见钱,你就是整死我,我们也报案!”黎四儿态度强硬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钱?”小崔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俩人二十三万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!我再给你加十万!提前赔你重伤的钱!”小崔一把抓住黎四儿的头发,咣当一声直接将他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范勇一脚踢在黎四儿的脑袋上,随即直接掰开大卡簧,作势就要捅下去!

    “哎哎,别打,操!”黄伟业赶紧上去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听好了!人得要有数的钱,千万别赛脸,拿你当回事儿,我们跟你坐这儿谈,不拿你当回事儿,二十三万,能他妈卸你两条腿儿了!”小崔瞪着眼珠子冲黎四儿骂道。

    “来,你过来!”黄伟业拽着黎四儿的胳膊,直接走到了旁边,随即说道:“老黎啊!融府找你出来和解,你也说说人话呗!这事儿要不是传出去不好听,人家能跟你谈吗?!二十多万,是不是有点多啊?”

    “我艹!他有人杀人许可啊?!我就报案,他能拿我咋地?”黎四儿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的是不?你觉得没事儿?行,那我不管了!”黄伟业皱眉看着黎四儿,随即指着他胸口说道:“你和他们整吧!我觉得你别要二十三万!你要二百三十万!他们肯定能给你!是不?”

    黎四儿顿时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啥身板啊?给你那些钱,你能压住吗?”黄伟业背手看着黎四儿说道:“怎么不听劝呢!”

    “我在给他抹十万,俩人一共拿十三万!这个钱,他要还不给,操,我他妈宁可下辈子坐轮椅,也跟他整到底了!”黎四儿铿锵有力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六处审讯室内。

    新宇此刻心里已经意识到,这事儿有点严重,所以,他拿着电话给朋友打了一个,但对方却关机,随后他又问了办案人,能不能和解,但办案人告诉他,这事儿虽然没往上报呢,但人家郭宝宝那边都要走流程了!

    如果一旦走流程,那这事儿就不存在私下和解的可能了,因为郭宝宝告的是新宇强.奸,属于严重的刑事案件,所以,新宇即使同意赔偿,那也得先蹲,然后等待法院判决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!”新宇坐在审讯室内,已经开始上火了,他虽然对法律不算精通,但基本的文化素养非常扎实,强.奸如果成立,那他会被判多久,自己心里肯定有数。

    坐在审讯室内,新宇纠结的拿着电话,心里合计着,现在如果找人还不算晚,因为案子还在六处,没有报上去,如果在拖一拖,批捕下来,那找谁都不好使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新宇拿出手机,在电话本里翻出一个号码,随即他明显纠结半天,才皱眉要拨过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办案人从门外走了进来,随即冲新宇问道:“十万块钱,你能不能拿出来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新宇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感谢吧,你他妈摊上了一个好同案!”办案人回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?你说李英姬啊?”新宇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国,破旧废弃的土院儿内。

    大勋咬着馕饼,坐在光线昏暗的屋子里,闷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哥,事儿真不对啊!”小博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大勋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!刚才我出去上厕所,无意中看见那个领头的拉进来整整一车战备,全是我不认识的枪和弹箱!”小博眨着眼睛嘀咕道:“你猜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大汉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他说法国欧洲杯开始了,要让第一枪响在法兰西大球场,你听听这是人话吗?!”小博咽了口唾沫,额头冒汗的说道:“我刚开始以为这帮b是外国传销组织,但现在一看……这他妈的全是是拉.登的哥们……哥,这帮人是爹啊,咱跟他们真扯不起!你麻溜想招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勋,我宁可回国自首,也不跟他们扯犊子!”世权毫不犹豫的补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