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96 林家战士,即将远走
    一天后,长c,亚龙集团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

    “刚听到信儿!融府分家了,刘小军和范勇退出了。”江坤冲吴总说道。

    吴总搓了搓脸颊,皱眉问道:“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儿,能不准吗?!刘小军这几年积累的人脉,不比杜子腾差!这小子会做人,二斌,钟振北跟他关系都不错。”江坤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原本沫沫的作用,就是让他和杜子腾有裂痕,理想的状态,不是他直接就退出,而是杜子腾和他斗一斗!这下好了,内蒙的事儿一出,咱消息瞬间闭塞,这下他一走,反而内斗停止了!”吴总长叹一声说道:“融府虽然伤了元气,但不是我要结果!”

    “也他妈巧了,我听说,这小子在废品收购上没少搂钱,而这个账本好死不死的还让杜子腾拿到了!”江坤皱眉说道:“这一下把矛盾激到最大化!他不走,肯定不行!融府的人也不是神仙,这么多事儿指向刘小军,那肯定容不下他了!”

    “他没把自己的团队抽出来吗?!”吴总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有点傻,不挖人,不要钱,算是净身出户!”江坤摇头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吴总皱着眉头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占涛没了,老九状态很不好!”江坤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行,刘小军就这么走了,沫沫的作用没发挥到最大化!”吴总沉思一下说道:“你想个招,在补一刀!”

    “恩!”江坤停顿一下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九点多,安尔乐会所。

    吴总夫人丹姐躺在奢华宽敞的浴缸内,头上裹着粉色头巾,白皙的双腿搭在浴缸上,媚态撩人。

    有句话其实说的非常正确,不管男人和女人,只要随着社会地位的提高,和经济状况的上升,那么他的外貌,会有极大改观。

    其实,丹姐长的不算好看,除了有个个头,相貌也就算一般人,但由于她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都十分优越,所以,你怎么看这个人,怎么有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性感和成熟韵味!

    而且这跟你花多少钱保养,花多少钱做美容关系不大,完全是从骨子里发出的感觉!就比如,你看电视,突然发现某个明星,变好看了,而且你还无法用言语解释一样!比如,咱的平民影帝黄渤,孙红雷,还有马云等……

    真不是他们变好看了,而是气质发生了改变,魅力被自信推大了!

    躺在浴缸里,丹姐仰脖抽着电子烟,湿漉漉的娇.躯周围,“仙雾”缭绕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被推开,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,蹑手蹑脚的钻进了室内,随即猫腰潜行到丹姐头顶处,贱嗖嗖的伸出舌头在丹姐脸蛋子上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.贱货!”丹姐揪着周墨的耳朵,形容词非常贴切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猜你就是渴了!”周墨亲.吻着丹姐的脖子,非常入戏,并且表演天赋瞬间拔高n个层次,直接穿着衣服就干进了浴盆里,很激动,很有情调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衣服湿了,一会怎么出去!”丹姐浓重喘息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来吧,我有备用的!”周墨激动的回了一句, 随即钻入水中,将脑袋埋在了丹姐的两.腿之间。

    三秒以后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周墨猛然从水底探出脑袋,随即咽了口唾沫问道:“毛咋密了呢?!抹霸王生发液拉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……!”丹姐用脚丫子,直接扇了周墨一个小嘴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钟振北和二斌一块来看了刘小军。

    “操,咋jb整的啊?”二斌皱眉冲刘小军骂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。”刘小军躺在床上一笑。

    “真走啊?”钟振北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小军沉默半晌后,点头应道:“恩!”

    “来我这儿吧!”钟振北思考了一下后,没有开玩笑,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扯呢!”刘小军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扯个屁!我跟军打声招呼,他啥都不会说!”钟振北依旧面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北哥,谢谢你!但我不能那么做。”刘小军嘴角抽动一下,直接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不在融府了,你总得吃饭吧?!跟我俩,你有啥不好意思的。”二斌也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它不是那么回事儿,没有这么干的。我要过去了,仨家人瞅着都别扭!”刘小军依旧坚持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二斌皱眉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啥打算啊?”钟振北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想好呢,但延市肯定不呆了,往远走走呗。”刘小军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钟振北长长出了口气,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张嘴说道:“拿着吧!”

    “多少啊?”刘小军看着银行卡一愣。

    “五十,我俩一人一半存的。”钟振北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俩正是用钱的时候,多了吧?”刘小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用钱也不差这点,给你,你就拿着!”二斌皱眉说了一句:“军,比谁都难!我他妈都稀罕你,他能不稀罕你吗?操,事儿都赶一块了,这他妈就是命,该着你个死崽子,没有享福的命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刘小军龇牙一笑,点头接过了银行卡,随即冲二人说道:“谢了,哥!”

    “操!”钟振北扒拉一下的刘小军的脑袋,随即说道:“走,我就不送你了,好好混,小军,你能比我走的长!”

    “哎!”刘小军认真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钟振北点了点头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二斌拍了拍刘小军的肩膀,随即也是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刘小军目送二人离去,躺在床上,手里拿着银行卡,满面泪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吴总回到了安尔乐会所,孤身一人走在走廊内。

    远处,周墨精神焕发的迎面而来,随即掏出裤裆骂道:“这活儿不能长干呐!这两天jb明显见老!在他妈整两年, 枪还在,子弹就够呛能有了!”

    嘀咕一句后,周墨一抬头看见了吴总,随即一愣后,立马点头哈腰的笑道:“老板!”

    吴总扫了一眼周墨,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随即与他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,蒋泉站在阴影当中,看着司机将吴总的宾利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,随即皱眉嘀咕道:“终于摸到点门道了!他习惯性来这儿?”

    ps:还有,九点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