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98 酒友
    融府康年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林军接起手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袁那边有消息了,周墨确实和她确实有关系。”周天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一阵沉默后回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医院了,原本想见面,但小军屋里有人,他不少四p朋友都在呢,我和圆圆没进去。”周天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桌内,林军把玩着手机,随即想了一下拿起座机,拨通内线电话说道:“你和小岩过来!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李英姬和小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估计子腾一时半会缓不过来。”林军沉吟一下说道:“所以,有个事儿,得你俩去办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,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回跟我说,周墨的那个事儿,我让人问了一下,已经出结果了。”林军想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你俩先过去,嘴一定严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小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恩,去吧,地址天叔会给你们。”林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随即就往外走,而到了门口的时候,憋了半天的李英姬突然回头冲林军说道:“……哥,这事儿摊谁身上,谁都得说!子腾真没有别的意思!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李英姬停顿半晌,随即点头回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李英姬和小岩看了林军一眼,随即没在说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一条短信发到林军手机上,上面三个字:“喝点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,苏玉家内。

    小唯吃完饭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,言语随意的问道:“姐,你们那个会所的老板,是不是就亚龙的那个老吴啊?”

    苏玉听到这话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真是老吴啊?他还有个会所呢?”小唯龇牙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打听这事儿干啥啊?”苏玉一边收拾着东西,一边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打听他干啥!就是随便问问,我有一个朋友,在亚龙上班,他跟我说过这事儿,我以为他吹牛b呢。”小唯喝了口矿泉水,眨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离这些人远点。”苏玉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小唯点了点头,随即看着苏玉,停顿半天后,言语支吾的问道:“姐,你和……泉哥……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苏玉根本没有回话,而是迈步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天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他。”小唯喝着啤酒,冲蒋泉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蒋泉后背靠在水泥墙上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弄清楚,我跟你去。”小唯沉默半晌后冲蒋泉说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蒋泉扭过头看向小唯,随即笑着回道:“呵呵,行,带你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某大学院外的小吃街上。

    “无聊给你发个短信,没想到你还真出来了。”凌函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,运动裤,脚上蹬着鞋托,坐在脏兮兮的小摊桌上,看着那叫一个随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找我,我自己也得喝点,要不睡不着觉。”林军基本不吃东西,只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说话像放屁似的?你不说,你戒了吗?”凌函吃着麻辣香锅辣的额头冒汗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自己说话,自己都不信,你信个屁。”林军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跟我倒倒肚子里的泔水?墨迹墨迹你压力大?”凌函嘲讽的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花我钱,我跟你倒个毛啊?”林军一笑,指着酒瓶子问道:“你不说,你要喝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男的灌女的酒,不是酒疯子,就是色鬼!你是哪一个!”凌函撇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对男的没兴趣!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!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调侃几句,随即凌函推开吃完的冷面,拿着酒杯跟林军喝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哎,你知道吗,我看见你或者是我哥,我就感觉你俩活的特憋屈,特累!”凌函大咧咧的说道:“我要是上一天班,感觉气儿不顺,那就想看见你俩!一看见你俩,我就觉得我特轻松……特嗨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小小军,走了,是吗?”凌函眨巴眨巴眼睛,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军皱眉一愣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不是商业间谍呀!是新宇跟我说的,他说他看见你想上吊,让姐儿用如花的面容,开导开导你!”凌函摆着小手回道。

    林军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那些乱糟糟的破事儿,哥,也不太懂,算了,陪你喝点,散散心,真喝懵了,哥,宽阔的肩膀借你靠一靠!”凌函冲林军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林军沉默半晌,端起酒杯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冯小刚的电影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”凌函想了一下,随即补充道:“做个知心不还命的酒友,挺好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林军一笑,端起杯与凌函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昏黄的灯光下,一男一女坐在已经散场的市场内,推杯换盏,他们说话聊天时,彼此没有顾忌,精神放松!

    在融府内,在家里,在任何一个酒局上,林军都有太多话,憋在心里!

    他也需要宣泄,没有防备的宣泄!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适时的积累,就要伴随着适时的爆发!有的时候,人真的需要大醉一场,才能面对明天早上的太阳,从新调整好心态。

    深夜,凌函困的眼皮打架,托着下巴,都睡着了!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想这么做……但我真的没办法,你知道吗?!”林军脸色红润,打着酒嗝,还在絮絮叨叨的墨迹着,似乎一顿酒的时间,把一个月的话都说了,而且完全不管已经睡着的凌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安尔乐会所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小岩看着谁在副驾驶的李英姬,随即打着哈欠,挂上前进挡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汽车从停车场的缓坡开下去,直奔主路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对面一个男子带着鸭舌帽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小岩按了一下喇叭,随即与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男子低头奔着安尔乐旁边走去。

    三秒以后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声刹车声泛起,车停在原地,小岩猛然回头看向男子,脱口而出:“蒋泉?”

    ps:包月用户看不到更新,就多刷新几次!最近总出问题,我也在跟网站沟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