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99 临时改变行程
    早上八点,融府康年办公室内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林军盖着外套,睡在沙发上,身体蜷缩,满面胡茬,一身酒味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周天迈步走进来,但他看见林军睡在沙发上以后,略微停顿一下,随即皱眉就要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林军盖着衣服,闭着眼睛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天一愣,顺手关上门问道:“有家不回,怎么跑这儿睡来了?”

    “凌函喝懵了,没带钥匙,我把她扔我哪儿了。”林军坐起身,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身体,随即坐在沙发上,穿上了鞋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禽兽不如了呗。”周天无语的看着林军,随后倒了两杯水,自己喝一杯,递过去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。”林军喝了口水,随即站起身问道:“钱给小军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说了吗,不少人过去看他,我去也不方便,晚上的吧。”周天回了一句,随即劝道:“关键时刻,一天两天喝多了行,你不能天天都多啊!”

    “恩,不喝了。”林军摆了摆手,随即直接说道:“我要去一趟外地。”

    “去外地?”周天一愣。

    “恩!昨晚,我想了一下,勋哥他们走了以后,咱跟老吴扒拉,有点吃力,我要借点人!”林军皱眉放下了水杯。

    “不能在麻烦老贺和北伐了,因为咱最后和老吴谁能站着,也不好说!他们也一大家子人呢,你贸然提出来,人家一拒绝,最后都尴尬。”周天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呗,人情也有个限额,老贺和北伐,也不差咱啥过了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去哪儿啊?”周天问。

    “广州,郑家!”林军思绪良久,随即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周天听到林军的话愣了半天,随即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这能行吗?!咱和他们连熟人都算不上,更何况他们还和老吴有关系,你去了,咋张嘴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东北也有盘子,而咱和老吴只会留下一个!他们现在雪中送炭,如果我最后站住了,那我给的回报,远比亚龙要实惠的多!”林军喘息一声回道:“我想试试!”

    “希望太小。”周天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希望要大,我他妈还用找他们吗?”林军思绪良久,皱眉回道:“我能想到郑家,你也知道为什么,因为他在哪儿!”

    周天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真得试试,我马上就走!”林军再次补充一句,随即转身就进了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周天和林军下楼。

    “你得防着他们点,他们和老吴关系有多深,咱也不知道!你就自己一个人,万一出事儿,很麻烦!”周天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未来怎样,谁都不清楚!他只要不是傻b,就不会把这事儿跟老吴说!”林军言语坚定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军估计这几天就得走,你真不等等,送送他?”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要想着分开,就别磨磨唧唧的,走了就是走了,你看我,我看你,送二百里地还他妈依依不舍的,都不好受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恩,早去早回吧!”

    “家里你操点心吧!”

    二人站在融府门口相互告别,随即林军打了个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小时后,机场。

    林军换了登机牌,准备找地儿吃口东西,但人刚要走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什么?……你确定吗,能联系上吗?已经见面了,是吗?!”林军拿着手机,听到对方的话以后,站在机场大厅停顿了数秒,随即直接回道:“你在那边帮我订一张去广州的机票!要今天晚上的,我现在就过去,恩,去长c!”

    打完电话以后,林军没有登记,而是迈步出了机场,拦了一辆出租车说道:“师傅,去长c!”

    “700!”司机喊话。

    “行,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,出租车离开了延市机场正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六点,钟振北的饭店内。

    杜子腾,庆杰,罗冰旭三人坐在大厅的散桌上,已经喝了足足一桶扎啤。

    “……子腾,这个大家庭,大环境里,有矛盾,有争辩,那太正常了!”罗冰旭给杜子腾倒了杯酒,皱眉说道:“你就拿我们这儿来说!现在北哥干的越来越好,那进新人就是一定的!刚开始扒拉青年湖的项目,我和刘卫办了多少事儿!一个月进两次医院都他妈算少的!说句难听的,没死,没残,那算祖宗照顾!而现在盘子做大了,新人进来,那意味着什么?是不是意味着多个人,就要多双筷儿!我说句现实的,这对我和刘卫来说是好事儿吗?!艹,以前是一百万的活儿,我和刘卫俩人分,那么现在新进来人了,我俩再分这一百万,是不是就显得有点贪呢?!可是我俩能怎么办?能跟北哥说,你别让新人进来了,啥事儿我俩都能办?!能吗?”

    “恩,是这个理儿!”庆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子腾,我跟你说这些话,不是我骡子小心眼!因为这话我当着北哥面儿也敢说!论付出,在钟家我和刘卫要说第一,谁敢说第二?”罗冰旭皱眉看着杜子腾,继续说道:“咱们除了哥们情义,那首先面对的就是生活!谁他妈混的满身伤疤以后,不想多拿点实在的!我也得买房子,我也想房子大点,别人开三十万的车,我也想开!我媳妇,以前我给她买一条金项链,她就乐的屁颠屁颠的!但现在行吗?不行了,因为什么?因为她也在我打拼之后,胃口也变大了!对不对!”

    “对!”庆杰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哥们,别寻思你和小军那点事儿了!我跟你说,他走了是好事儿!起码把大家矛盾降低了,把情义留住了!如果不走,三五年以后,融府更好,更好牛b的时候,你俩说不定变成什么样?!有可能,就不是一根手指头的事儿,你说呢?”罗冰旭非常现实的冲子腾宽慰道:“我和小军的关系,不比跟你差!说真的,他和范勇走了,我他妈也难受,因为以后俩人儿在一块玩了,但这份情义不变啊!以后,我有事儿去他那儿,起码是去见个兄弟,而不是仇人!”

    杜子腾喝着啤酒,沉默半晌后说道:“你不知道,我难受的,不是我在会议室对他的指责!因为我并没有做错!我发现了,我就要说,这是一定的!但我最难受的,是其他人都以为,是我看见他刘小军火了,今年红了!我才把他从融府挤走的!这是我接受不了的,你知道吗!因为我从来没这样想过!”

    庆杰和刘小军无语。

    “沫沫消失了,就他妈留个短信!小军说她有问题,你知道我心里啥滋味?!如果她没问题,那就是小军撒谎,证明我最好的兄弟背叛了我!如果沫沫确实有问题,呵呵,那证明我最爱的女人,在跟我演宫心计!”杜子腾眼圈通红,拿着酒瓶子,摇头说道:“……我他妈不是神仙……我也会难受!”

    庆杰和罗冰旭无言。

    “咕咚,咕咚!”杜子腾仰脖灌着啤酒,眼泪从眼角滑落,看着让人揪心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