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03 广州被拒
    第二日,广州芳村,郑家ktv内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林军坐在大厅喝着茶水,皱眉等待着。

    楼上,某包房内,灯光昏暗。

    郑牟财,郑牟财的儿子小刀哥,还有郑家十几个骨干,坐在沙发上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个林军是不是精神病啊?!上次小刀的事儿,如果不是二爷强压下去的,他能回东北吗?!艹,还敢来?”一个中年弹着烟灰,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郑牟财插着手,轻声说道:“他和老吴,肯定是得躺下一个了,这事儿没缓儿!他过来是让咱往他身上下注,家不是我一个人的,所以,听听你们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老吴在长c,他在延市,盘子根本就不是一样大的,咱凭啥在他身上下注呢?!”坐在郑牟财旁边的一个中年,撇嘴回道:“老吴在广州开发的地产,咱只要帮他跑个关系,就能拿二十的分红!这事儿换成林军,他能有这个实力吗?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事儿也是扯淡,他在延市,而咱的买卖在长c和沈阳,跟他八竿子都打不着!”之前说话的那个中年,摇头回道:“咱之所以和老吴走得近,看上的也不是老吴这个人,而是他的关系!林军就是搞死老吴,又有什么用啊?老吴的关系,自动继承在他身上啊?艹,开玩笑!”

    郑牟财听到这话,面无表情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看呐,不行他也别走了,咱直接给老吴打个电话,卖个人情得了。”又有一中年,端着茶水,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不同意?”郑牟财沉吟一下冲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他岁数太小,不稳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郑牟财点了点头,直接就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财哥!”就在这时,坐在刀哥旁边的一个青年,突然张嘴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叫小天曾在广州,帮过林军一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郑牟财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按理说,这事儿我不该说话!”小天沉吟一下,张嘴回道:“但你也知道,我和林军认识!站在朋友的角度,我肯定希望您帮帮他。而站在郑家的角度,我觉得机会是博出来的,林军赢面是少,但您现在推他一把,他能记你一辈子!我说句不好听的,如果林军最后真站住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歇了吧!”郑牟财旁边的那个中年,直接皱眉摆手说道:“小天,你得知道,你吃的是谁家饭!你没有朋友的角度,只有郑家的角度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何叔!”小天停顿一下,咬着嘴唇就还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天,你二爷有点惯着你!”另外一个胖乎乎的中年,叼着烟,笑着问道:“你有点着急,跑腿的和能说上话的,那需要时间来平衡!这个屋里,还不到你张嘴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小天,二爷好像说过,你以前是在咱家工地上,往起重机上推砖的吧?”何叔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屋内众人顿时大笑。

    小天晃动了一下脖子,随即站起身,沉吟一下说道:“鹏叔!当爷的都当过孙子,大哥也全是从马仔做起的!在海口工地上搬砖的小工,没有一万也八千了!但能走进这个屋的,就我一个!二爷宠着我,你得问问他,是为什么!”

    说完,小天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,没啥规矩!”

    “太硬!”

    屋内众人,都摇头看着小天评价道道。

    郑牟财沉默一下,也没再说话,而是转身离开了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楼下。

    郑牟财见到了林军,随即笑着坐在了他对面说道:“在这儿玩两天吧,我安排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停顿一下后点头回道:“行,我明白了,财哥!”

    “军,我和老吴虽然谈不上是关系多好的朋友,但有来有往也这么多年了!说句实在的,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就让我帮你!这事儿有点难!”郑牟财思考一下,轻声回道:“呵呵,刚才我跟他们提了一嘴,都直摇头啊!”

    “恩,我明白!”林军点了点头,随即沉吟一下,皱眉说道:“财哥,我来了,你能没给老吴打电话!这事儿,我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是老吴的马仔,他也不是我小兄弟,只是个有度的朋友!”郑牟财一笑。

    “财哥,我来,事儿虽然没办成,但有句话我得跟你说!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郑牟财点头。

    “财哥,如果,最后站着的是我,不是老吴!那我记着的,不会是你拒绝我,而是我来广州,你请我喝了茶!”林军站起身,铿锵有力的说道:“如果亚龙倒了,你去东北找不着朋友,那来我万合,我给你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郑牟财听着林军的话,愣了半天后,点头说道:“你说的话,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林军和小天对视,二人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林军拍着小天的肩膀,简洁明了的说道:“我理解你的难处,你也不欠任何人什么!好好的!”

    小天双手插兜看着林军,面无表情,一声没吭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专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林军扫了小天一眼,随即拽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天目送林军远去,随即低头点了根烟,眉头紧锁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月份的延市,天气已经开始变的闷热。

    某镇幼儿园门口。蒋泉站在栏杆旁边,带着鸭舌帽,穿着厚厚的夹克衫,目光不停的扫着四周。

    晚上,六七点钟,在幼儿园托管的孩子,开始往大门口涌现。

    蒋泉扫了一眼,目光很快停留在一个小男孩身上,随即嘴角泛起了微笑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,小男孩牵着老师的手走到了幼儿园正门,蒋泉再次扫了一眼四周,随即突然蹲在小男孩的身前问道:“呵呵,还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“舅舅……!”小男孩一愣后,笑眯眯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何启超的车停在路边,他看见蒋泉以后顿时愣了半天,随即阴着脸问道:“你怎么还敢回来?!”

    “看看孩子!”蒋泉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,随即停顿一下,转身冲何启超说道:“一会吃口饭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长c某看守所,一个青年两手空空,在管教下班之前,被释放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