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10 风光背后
    亚龙集团办公室内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吴总坐在办公桌内,用手搓了搓脸颊,皱眉说道:“市局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江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回道:“老秦审的,蒋泉坚持了不到一宿,就咬了林军!但现在老秦手里,只有口供,没有证据链!蒋泉的作案动机虽然成立,但他和林军是怎么见面,怎么谈的,以什么方式支付的雇佣杀人赃款,现在都整不明白!再加上老刘那边好像抽风似的力保林军,所以,事儿到这儿卡住了!老秦也在找线索和有力证据!”

    “林军要是真雇的蒋泉,手法肯定很干净,这个证据即使能找到,也说不定拖到啥时候了!”吴总思考一下皱眉回道:“林军被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暂时监管!”江坤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这一出去,能运作的方式就太多了!”吴总摇头回道:“越拖着,变故就越多!想想办法, 把证据帮老秦贴上!只要林军一被拘,最多二十天,就能走完法律流程判了他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尽力!”江坤托着下巴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蒋泉这个人,已经必死无疑了,所以,他立场可能不会坚定!今天咬林军,明天很可能因为其它事儿变卦!”吴总暗有所指的补充道:“要锁死他,不要让他再出变故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江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回一趟家。”吴总坐在办公桌内沉默半晌后,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俩也走!”江坤也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三人步行到了地下停车场,而司机和随行人员也从楼上赶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出事以后,老九饭局上的人跟我说!当时,拿枪的人在饭店里堵到了老九,就问他,你知不知道江坤在哪儿,而老九死之前也没说,其实你就在饭店。”吴总看着江坤,叹息一声补充道:“坤啊!人火化了,就剩一把灰了……出殡的时候,应该去瞅瞅,要不以后就只能在照片里看看了……!”

    江坤听到吴总的话,沉默数秒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吴总说完,迈步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海龙,你没发现吗?”江坤双手插兜问道。

    “发现什么?”海龙皱眉看向江坤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……见老啊!”江坤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长c海龙家里。

    新装修的房子,明亮宽敞,与海龙刚结婚的姑娘,年轻貌美,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海龙走到门口拽开了门,随即看了一眼外面的俩人说道:“进来吧,不用换鞋!”

    新娘子扭头看向门口处,见到海龙领进来的俩人以后,顿时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空着的卧室内,海龙从床底下拽出来一个皮箱,随即在衣服下面拿出了两把锯断的五连发和两盒子弹。

    刚刚进来的两个小伙,看着枪和子弹,不停的裹着烟头。

    “老九和我的关系,你们清楚。”海龙停顿一下说道:“这事儿我要不吱声,大哥不会替他办,江坤更不会!”

    两个小伙继续抽烟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海龙坐在床上,皱眉说道:“于亮能跑,但其他人跑不了,一个个的找,直到他出来为止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!”其中一个小伙,张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考虑,事儿办完了,我能不能给你们钱就完了,其他的不用说,如果不能做,我找别人。”海龙直接摆手打断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原地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沉默半分钟,海龙指着枪,皱眉说道:“地址在里面,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防盗门敞开,俩人拎着包走出了海龙家。

    “你又整他们来干嘛啊?!你不说,你不管这些事儿了吗?”新娘子声音尖锐的冲海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就靠这些事儿娶的你,买的房子!事儿来了,你说躲开,就躲开啊?!”海龙看着媳妇,摆手说道:“……公司最近事儿挺多,最近你别在家里呆了。”

    新娘子木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话还没等说完,海龙电话响起,他走到一旁接起来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蒋泉的妹妹死了,但孩子一直跟着蒋泉的妹夫!手里有他们,蒋泉的立场就坚定了!”江坤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靠谱!”海龙毫不犹豫的回道:“我去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很重要,我跟你一块去!”江坤思考一下,随即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海龙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新娘子张开双臂,拦着海龙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钱在保险柜里,你自己拿吧!”海龙看着新娘子半晌,随即摸着她的头发说道:“这边稳定了,我去找你!”

    新娘子看着海龙,执拗的站在原地,依旧拦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海龙直接推开她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,吴总家里。

    丹姐坐在卧室的床上,手里拿着电话,看着屏幕上周墨的照片,噼里啪啦的掉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她呢?”

    吴总回家以后,换完鞋后,冲保姆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卧室呢。”保姆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吴总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吴总推开卧室房门,单手插兜的看向床上,而丹姐依旧拿着手机,连头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吃一口吧!”吴总站在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丹姐没回话。

    吴总沉默一下,随即冲保姆摆了摆手,而保姆端着热粥,迈步就走到床头柜旁放下。

    放完粥,保姆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吴总坐在床头,身体背对着丹姐,皱眉轻声说道:“公司遇到点坎,挺难的,咱俩过一回,不是夫妻,也是亲人!你爸跟我说的话,我都记得!丹丹啊,什么时候想离开,你说句话,我给你安排好一切!”

    丹姐看着手机上的照片,咬着嘴唇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把粥喝了,一会凉了。”吴总扔下一句后,迈步就往外边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刚开始是让他监视你!”丹姐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总听到这话,只站在门口停顿一下,随即没有回话,大步流星的奔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,十点半。

    蒋泉妹夫,何启超的司机刚刚打完麻将,随即从公司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东北某地。

    “咱来这儿干啥啊,亮哥?”五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伙太jb脏,啥事儿都能干,得防着点。”于亮站在车下面,低头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