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15 聚在车库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车内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“……你有多大把握?”刘润泽看着林军问道:“想过吗?你手里的东西如果力量不够,那后面的事儿就崩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那是忽悠你!润泽,你不用考虑我和万合,你就明白,在这件事儿里,即使我完犊子了,你也没事儿,你就是搭个桥!”林军插着手,直言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刘润泽皱眉沉默不到三秒,随即回道:“行,你整吧!需要的时候,我给你搭这个桥!”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车里聊了两个多小时后,随即分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亚龙集团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吴总见到了刚刚赶回来的江坤,二人站在车下发生对话。

    “两种可能!第一,蒋泉咬林军,让林军害怕了,所以,融府的人也要抓蒋泉外甥和妹夫!然后要挟蒋泉改口供。”江坤停顿一下,皱眉把话说了一半:“第二,那就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约定。”吴总直接把话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坤听到这话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海龙呢?”吴总低着头,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江坤看着吴总,几番张嘴想说话,但最后还是没有回答这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吴总手掌哆嗦的点了根烟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车辆旁边,宛若哑巴似的,沉默了一根烟的时间,江坤才皱着眉头补了一句:“于亮的案子同样不是小事儿,省公安厅的已经成立专案组,我想想办法,用用劲儿抓住他!如果他进来了,只要张嘴说多两句,万合也不好过!”

    吴总抽了半根烟,强迫自己调整好状态回道:“弄于亮没用!他就是一杆枪,人即使抓住了,他也一定不会咬林军,就像老九死都不会咬你一样!脏水泼不到融府身上,弄他就没有任何意义!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挺不明白,林军为什么要碰老九和海龙!报仇吗?有点幼稚吧?咱不缺钱,自然就不缺人!林军弄了他们,得到的就是两起恶性刑事案,除了给自己添麻烦,并没有得到实际东西!”江坤皱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报仇的事儿!”吴总同样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江坤一愣过后,随即仔细思考了一下,突然问道:“难道他是在为以后打算?他就那么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……把握不一定有,但如果是我,要彻底动林军之前,也一定会把他身边的人清干净!你做的不绝,以后就是麻烦!”吴总扔掉烟头,皱眉说道:“不用管于亮,就拿h岗的事儿说事儿!如果这个案子有突破,就能扯到融府身上!因为这个中间多了一个何启超的环节!他不是跟林军一块窜起来的铁杆,所以,立场不一定那么坚定!”

    “你得找上面用用劲儿,h岗,咱的关系薄。”江坤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吴总点了点头,摆手就走。

    江坤站在原地看着吴总的背影,原本冷漠,很难有情感波动的内心,突然泛起一股特别难受的情绪,沉默半晌,他张嘴冲吴总喊了一句:“老吴!……要不……喝点:?”

    吴总背对着江坤沉默半晌,随即也没回话,只摆了摆手后,继续走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五点,炙热的太阳升起,天色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周天和林军站在二斌公司的车库门口,扭头向远处清冷的街道望去,没多一会,一辆破旧的捷达从远处开来,随即稳稳的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被推开,明远和冯继祖下车,二人还拎着食物,裤腿子上,衣服上,全是泥点子。

    周天背手看着冯继祖,而冯继祖同样拎着食物看向周天。

    二人停顿数十秒后,冯继祖笑着说道:“呵呵,叔,没变样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变样了,就行!”周天伸手抓住冯继祖的肩膀,用力的点了点头,声音略带颤抖的回道:“走,进去唠唠!”

    “哎!”冯继祖声音极其明亮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车库内,白酒摆在脏兮兮的小桌上,林军,周天,明远,冯继祖四人坐在砖头上,打开了装着食物的塑料袋子上。

    廉价饭店内的小菜,熟食,劣质啤酒,封闭的空间,潮湿且恶劣的环境,宛若把时间线拉倒了四年以前。

    冯继祖当时不辞而别之前,与林军和周天吃的最后一顿饭,就是在一个类似这儿的井楼子里。

    四年过去,往事历历在目。而那一切的一切,都仿佛停滞在了原地,又仿佛过了一个轮回,景物犹在,但每个人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林军给冯继祖和明远倒了杯酒,随即轻声问道:“你俩过来,郑牟财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能怎么说?不同意呗!给饭的人,都希望吃饭的人听话……!”明远张嘴就要回一句。

    冯继祖皱了皱眉,随即蹬了一眼明远。

    林军看着二人的表情,皱了皱眉后,冲着冯继祖说道:“小祖,这事儿,我心里有数!困难是暂时的!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军哥,咱不说这个了!”冯继祖拿着鸡爪子,笑看着周天问道:“叔,身体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暂时死不了!”周天坐下以后就没吃菜,但却已经喝了半杯白酒,此时,他皱眉看向冯继祖,沉吟半晌后问道:“四年,都去哪儿了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冯继祖吐了口鸡骨头,停顿一下:“在海口!”

    “都干啥了啊!”周天呆愣的看着冯继祖,满嘴酒气的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,都过去了!”冯继祖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听听!”周天抿了口辛辣的白酒,声音沙哑的回道:“和我说说,我特想知道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冯继祖伸手撕了一块鸡腿递给周天,随即沉吟半晌后,一边抿着白酒,一边低头说道:“其实,那天晚上我和你俩分开就后悔了!因为,我跑了以后才发现,自己特别迷茫,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