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18 何启超吐了
    公寓楼上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我看看,你坐,天叔!”韩强伸手接过周天递来的档案袋,随即招呼了一声,就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天翘着二郎腿,一边喝着茶,一边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韩强将手里的资料放下,直接抬头问道:“什么时候做?”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,不要给他往下压的机会。”周天端着茶杯回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和两三年可不一样了,媒体讲究个人化,普通人都能在各大平台上,用各种手段圈粉!只要有心想做,速度快,他绝对压不下来!”韩强把握十足的说道:“东西放我这儿,你留意一下,我很快让你看见反应!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周天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天叔,我这一家老小,可全押融府身上了!现在,我不怕麻烦,就怕没结果啊!”韩强直言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一家老小会活的很好!”周天起身拍了拍韩强的肩膀,随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岗。

    方圆在走廊喊完之后,何启超就被办案人在市局提走了,随即换了一个镇派出所进行审讯,而这么做的用意也很明显,上面明显有人打过招呼,办案人怕融府的人从外面给何启超递话。

    某镇派出所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饭也吃了,烟你也抽了半盒了!咱是不是得说点正事儿了?”办案人关上门,看着何启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,来厂子开枪的人是谁!我也没看见,枪崩在谁身上了!方圆就是我一个朋友,他是过来帮忙的,跟这事儿完全没关系!”何启超低着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方圆他妈b的给你灌啥**汤了!”办案人拿着电棍,直接戳在何启超的裤裆问道:“烧鸡吃过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嗮b脸!”办案人直接按了电棍开关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一阵蓝光在电棍的金属头上泛起,何启超浑身抽搐!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都到这儿了,你还装硬汉呢?!犯死罪的进来都得吐口,你能挺几回合?”办案人瞪着眼珠子,隔三五秒就用电棍戳一下何启超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这么打我,是要被扒皮的!”何启超咬牙吼道。

    “打你?我还用打你吗?!给你挂铁栏杆上,脚踩不着地,手放不下来的吊两天!你觉得你这体格,能不能挺住?”办案人拿着电棍戳着何启超的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不知道!!你整死我也没用!”何启超沉默数秒后,脑中不停回想方圆在走廊里的喊话,随即吼着壮着胆气,咬死就是不吐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何启超遭罪,方圆更不会好过,他是一下打没挨,但却想死的心都有!人直接扔厨房冷库里呆十分钟,纯地下井水,抽上来三桶,不一次性泼到身上,只用小碗,一点一点从头上往下浇,那种滋味,就跟刀割在身上没有任何区别,就是再好的体格,五六碗水浇下去,你连站都站不起来,浑身就跟冻上了似的,身体越哆嗦,就越想哆嗦!

    这叫过遍水,十多年以前,重q某暴力犯罪团伙的骨干,就是这么被收拾崩溃的!

    方圆身体还胖,腿脚还不利索,所以,他被整了半个小时以后,实在坚持不住,直接躺在地上就装休克,嘴里哗哗往外吐白沫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公寓内。

    “强哥,初稿怎么写有爆点?”临时招过来的文案枪手,抬头冲韩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写,你跟个媒体沟通就行!主文没发出去,你们别露照片。”韩强站在工作台旁边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文案枪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晚上,大家整起精神来!手里的牌打完, 明天我请你们去三亚!”韩强鼓噪的招呼了一句,随即喊道:“来,在整两箱红牛!”

    空间相对狭窄的屋内,烟雾缭绕,空气加湿器喷着白烟,这帮人呆在屋里,已经数日没有出去过,汗臭味,臭脚丫子味儿,方便面发霉的味儿,就宛若化肥一样有劲儿,催着众人埋头苦干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岗,派出所内。

    何启超身体摊在椅子上,裤裆一片潮湿,滴滴答答的流着尿液,他略显呆滞的双眼,看见办案人时,腿肚子都不自觉的哆嗦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随便找个理由,都最少能行政拘你七天!你从进来到现在,刚过去二十四小时!你算算,你还得挺多长时间?”办案人吃着苹果,屁股靠在办公桌上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你怕啥!你怕你说了,方圆的朋友,会报复你儿子!”

    何启超听到这话,嘴唇蠕动一下,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十年刑警,起码是教授级别的心理专家,他们整天接触罪犯,太了解这帮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了,我给你换个地方押着!你本身没犯罪,时间到了,自然就出去了!”办案人停顿一下,张嘴继续说道:“你儿子我直接给接市局来!专门找人送他上下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何启超看着桌上的电棍,瞳孔放大。

    “我就弄不明白,你说你替方圆坚持什么呢?!遭罪的是你自己,电棍戳到你身上,疼的也不是方圆!你说你jb图啥啊?”办案人观看着何启超脸上的变化,随即放下苹果说道:“不死心?还他妈抱着侥幸心理?”

    何启超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来,你看看这是谁!”刑警指着何启超,随即冲外面喊道:“人领进来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何启超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!”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门被推开,一个带着六十斤镣铐的青年,被拽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而这时,办案人死死盯着何启超的表情,刚开始没说话。

    何启超看见走进来的青年,双眼略显迟疑。

    “认识他吗?!那天骑摩托拿枪的,有他一个吧!”办案人盯着何启超,继续说道:“艹你妈的!主犯我都找到了,你还坚持啥啊?!”

    何启超浑身巨震,但他真的分辨不出来,这个青年到底是不是那天晚上出现在菌类厂大院内的那个,因为当时灯光非常暗,他在楼里面根本没敢露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办案人拿起电棍,指着何启超说道:“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!主犯只要落网一个,另外一个不出七天,肯定抓住!他们要张嘴咬你,你心思心思,你是啥后果!”

    何启超额头噼里啪啦的流着汗水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办案人按着电棍开关,突然吼道:“艹你妈!你到底说不说!”

    何启超宛若遭受雷击,咽了口唾沫回道:“说,我说,我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哎,这就对了!”办案人点了点头,随即指着何启超说道:“你组织一下语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,办案人走出审讯室。而那个被镣铐锁着的青年,笑着说道:“真给他炸懵b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马上突审!你那边捂住方圆,只要何启超口供一出来,马上给方圆转成刑事!”办案人干脆利索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