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48 赌神
    融府休息室内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那边有事儿啊?”周天关上门,抬头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没啥事儿。”林军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回道:“但你不能因为没啥事儿,就对朱巴那一伙子不管不问了啊!勋哥一打电话,现在都直骂我!!也是,那个破地方一上厕所,都得给屁.股配个纱巾,要不真容易让沙子堵上!”

    “呵呵!大勋是挺他妈坎坷。”周天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,我也应该回缅甸一趟了!这好几年……我都没回去给他上坟了。”林军说到这里,眉头紧皱,语气有明显顿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也行。”周天听到这话,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子腾,英姬跟着我,在整一个跑腿的,剩下全给你留家里。”林军手指敲着膝盖说道:“就这么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波和南征带上吧?”周天思考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带他俩,他俩没身份,去缅甸还行,去朱丹还得偷着过境,麻烦。”林军权衡一下,笑着调侃道:“再说了,我走了,不得把绝对军权交给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一共就俩人?军个毛权,净他妈扯淡。”天叔无语。

    “先去缅甸,回来在昆明登机,直接飞那边。”林军扶腿站起身说道:“让子腾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,行。”天叔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杜子腾坐在办公室,手指敲着桌面,歪脖看着小卓笑着说道:“变点样了哈!”

    小卓斜眼看着杜子腾,牙根略有些痒痒的说道:“一个月一千五,夜班,这些我都不说了!但我就不明白了,搬货卸货,刷车,收拾办公室这些破事儿,为什么也归我管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子腾看着小卓穿着相当不合身的司机西服,笑着回道:“在融府,光有脑袋不行,太急不行,没事儿屁话多不行!小兵刚来的时候,在珲c的伐木棚子住了小半年,身上让蚊子咬直淌血!但上面不说放假,他就必须在哪儿呆着!你也一样,想进来,先学会俩字!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小卓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话!”杜子腾干脆利索的回了一句,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在这一点上,我和你一样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小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收拾收拾,出趟远门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小卓本能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还用给你写个报告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”小卓干脆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六点半,火车站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彪啊?!从东北干到云南,你让我坐火车啊?”林军斜眼看着杜子腾问道:“脑瓜子让驴踢了?!飞机!飞机是干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祖宗,不是我买的,ok!!”杜子腾夹着裤裆回道:“英姬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座火车?!你咋想的?能不能跟我说说?”林军扭头看向了李英姬。

    “最近一段时间,你是否在夜晚有过这样的感觉!欲.火焚烧的想**,但往往却被莫名的一股压力,压的你低下了头……!”李英姬碎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说人话!”

    “说点文艺的吧,你总是听不懂,艹!”李英姬买了两提冰镇矿泉水回道:“天叔让座软卧的!最近一段时间,人当驴使!出来一趟,不想让你赶着走,散散心呗。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后,点头说道:“还是天叔有人性啊!这他妈要让张小乐订,他恨不得让我座火箭去,今天去,明天回,才好呢!”

    “军哥,还吃点啥不?”小卓拎着简单的四人行李,张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没?这小子太会了!”李英姬小声冲杜子腾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杜子腾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想往上窜的意思,表现的太明显!娃还是太年轻,一会我上车必须给他上一课!”李英姬撇着大嘴,回头冲小摊的店主喊道:“来,给我拿一副姚记扑克,必须姚记的!”

    “啥还不行啊?!玩姚记的,你祖坟冒烟咋地?”杜子腾一看李英姬装b就想骂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以前我跟我们大院里一个趴局的赌徒学了两招,姚记的扑克都有印儿,只是你们不会看而已!”李英姬宛若说着一件真事儿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爸前些年就是没正事儿,要早给你捅咕出来两年,估计也就没周润发啥事儿了,赌神肯定找你演!”杜子腾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9.30,火车进站,众人上了软卧车厢,四人正好一个车厢,没有外人。

    “卓,玩会扑克啊?”李英姬单手翻着一整副扑克牌,面带微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太会,再说咱打法也不一样!”小卓一边规整着行李,一遍稍显腼腆和拘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斗地主你不会啊?全国打法都一样,咋地?你家神农架滴啊?”李英姬继续张罗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玩多大的啊?”小卓摸了摸裤兜问道:“我现在一个月就开不到一千五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先玩着,输没了咱可以贷款,分期还!”李英姬直接从兜里掏出来三四千块钱,低调的炫了个富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不太会玩这玩应!”

    “艹,别墨迹了,得坐好几天呢,不玩干啥啊!”李英姬再次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 呵呵,没事儿,你收拾他俩,不够我给你架钱!”林军躺在上铺,笑呵呵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,我陪你俩打会!”小卓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一句,随即三人坐在下铺开干。

    第一把,杜子腾是地主,打成了,所以连坐,第二把他又要了,但没成。

    前五把,小卓输了三次,赢了两次,但都没拿过地主!

    第六把,小卓碰牌,来回洗了三次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杜子腾和李英姬一人得输了一千多,小卓一直连坐地主!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你手吃春.药了?牌也不咋好?你怎么把把赢呢?”李英姬有点像狼狗似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林军笑着从上铺走下来,拍着李英姬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朋友,b装大了真是口子!”

    输红眼的李英姬,根本没搭理林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11点,火车停在东北某小站,林军穿着拖鞋,趁着下客的功夫,下车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嘭!!”

    一个壮汉穿着运动衣,拎着简单的行李包,低头往前一走,正好撞在了林军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昂!”壮汉开口道歉。

    林军本能一抬头,看见壮汉一愣,因为他长相稍显凶悍,左脸有一处明显的刀疤,有点渗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