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50 暴雨
    “喂,你好?!”林军站在雨搭下面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老解!”

    “哎,解叔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进站了吧?”老解张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刚进站,雨太大了,我们在站内雨搭这儿呢。”林军喊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开车,进不去!你们从隧道里走出来,我在门口等着。”老解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行,解叔,见面说吧。”林军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林军,杜子腾,李英姬,还有小卓,就顺着出站口的隧道,冒雨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,疤脸壮汉就和同伴走了出来。二人站在雨搭下面,相互对视一眼后,疤脸壮汉笑着说道:“好天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林军四人冒雨跑出了火车站口,一辆老款三菱suv打着双闪停在路边,按了一下喇叭。

    “就这台车。”林军指着三菱招呼一句,随即率先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小卓将行李扔进后备箱,随后和李英姬,还有杜子腾也一块上了车后座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雨也太大了。”林军浑身湿漉漉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下好几天了,擦一擦,别感冒了。”坐在车辆正驾驶的,是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中年,肤色较黑,国字脸,上半身穿了一件蓝色半袖开衫,打扮相对较土,手机还是挂在腰间的那种。但此人面色和善,从林军上车以后,脸上一直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林军接过老解的手巾,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介绍道:“你们叫解叔!”

    “哎,解叔!”

    杜子腾等三人,齐刷刷的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咱俩有多长时间没见了?”解叔笑着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快四年了呗!我回家的时候,不你送的我吗!”林军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胖了!”解叔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走吧,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今天的船吗?”林军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就那么着急啊?将近四年没来,到家里了,还不吃顿饭?再说,外面下这么大雨呢!”解叔有点不乐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咱俩聚,啥时候还不行!我就在那边呆个一两天,回来还得从这儿走!”林军一笑,直接回道:“那边的人也挺忙的,去晚了,我怕有些人碰不上!”

    “啊,你还回来啊!”解叔脸色稍显缓和。

    “恩,回来从昆明走。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刷!”老解扫了一眼手表,略微停顿一下回道:“到勐龙也就六七个小时,船应该能赶上!真走啊?”

    “走吧,早去早回来!”林军应了一声,随后说道:“小卓你歇一会,一会替解叔开一会!”

    “行!”小卓直接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商量完,众人火速奔往勐龙赶去,一个半小时后,小卓接老解的班儿,负责开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八个小时后,勐龙镇,某无名渡口。

    暴雨越下越大,四周山体泛着异响,老解扫了一眼周围,放下灌啤冲林军说道:“这儿的雨,比昆明大多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啊,这还没完了。”林军也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一会,我下去看看。”老解说着就从座垫子下面拿起了雨衣,并且熟练的披在身上,推开车门冲林军吼道:“我让我儿子过来了,他联系的船,我进屋找他!”

    “你慢点!”林军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老解说着就从车上迈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杜子腾注意到,老解的右腿不是很灵便,有明显的踮脚现象,走路时,脑袋忽高忽低的。

    “哥,你以前朋友啊?”小卓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林军坐在副驾驶回了一句:“呵呵,以前我出入这边,都在他这儿走!我们很多年前就认识了!老解是绥芬河的,家里出点事儿之后才跑来南方的!他不容易啊,这么多年自己把孩子拉扯大的!”

    “是挺够意思的,从这边到昆明,来回十五六个小时,宁可自己接,也不让你打车,呵呵!”杜子腾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一会把卡给他。”林军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我记着呢。”杜子腾回道。

    四个人坐在车里聊天的时候,老解从渡口边儿的小屋跑出来,随即冒着雨冲林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叫我呢,我下去看看!”林军看见之后,也拿着备用雨衣套在自己身上,随后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进来,快进来!”老解站在小房门口喊道。

    林军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地里,小跑着钻进了渡口边的小屋内。

    屋里就一个人,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岁左右,皮肤也是相对较黑。他上半身赤.裸,肌肉明显,下半身穿了一条半截短裤,脚上套着胶皮雨靴。

    “军,我儿子,解小哲。”老解龇牙介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林军和解小哲相互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军啊,今天你可能走不了了!”老解点了根烟,脸上挂着笑意的说道:“一到这天,黑货就愿意进湄公河!两边边防的船,起码得比平时多一到两倍!咱们这边负责开船的都不愿意去,对面也不愿意接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无语。

    “军,硬走也能走,但万一出点事儿,你不是犯不上吗?!咱过去是看朋友,也不是去抢钱,这么大的雨,边防要是堵到,你连跑都没法跑!麻烦!”老解拍了拍林军的胳膊说道:“听我的,咱不差这一两天了!雨小一点走,稳妥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十分无奈,但同时老解说的又挺对,万一让边防堵着,那肯定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也就一两天,等等吧!”解小哲也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咋整,来都来了,也不能回去啊!等着呗!”林军只能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行,那咱回家吧!”老解弹着烟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屋里东西归拢一下咱就走,别他妈一会山体滑坡,房子给我冲了,东西也整没了!”解小哲说着就把屋内相对值钱的设备,拢一块扔进了地窖里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也跟咱走啊!?”林军冲老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雨,活儿全被堵死了,他不走,在这儿干啥啊?”老解一笑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!也是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众人挤在老款三菱吉普上,随后奔着老解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这边他们刚走,渡口另外一头的土路上,突然冒起车灯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