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56 天晴之后
    胡子中年宁死也不吐口,那身上一定背着其它事儿,但他自杀在市局内,对林军等人来说,绝对不是啥好消息,因为案子乱了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

    23小时后,林军等四人被行政拘留,随即被扔进了看守所。

    这事儿不光是双方都开枪了那么简单,因为第二天市局的人扫老解家里,技术科非常短的时间内就鉴定出,这里曾有松发式手雷被引爆过。

    而且刑警还在山上找到了一具,被雨水都泡白了的嫌疑犯尸体,但短时间内却无法确认身份。

    两个嫌犯,一个死在了山上,一个自杀在了市局,一点口供都没留下,那么林军等人说自己是被害人,可信度很低,所以,市局那边也暂时无法确认案件经过,那只能先扣住人,在进行排查!

    足足两天后,林军被再次提审,见到了匆忙赶来的周天和律师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周天坐下之后,根本没让律师说话,而是自己干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军看见周天后,皱眉扫了一眼棚顶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昆明冯氏律所,主打刑事案的律师!你说你的,如实说就行!”律师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找来的?”林军冲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傻啊?你两三天不接电话,肯定出事儿了啊!”周天拧着眉头回道:“我去了曼村,在哪儿听说的!”

    “一波不知道谁的人,有准备,来了十多个!目的很明确, 就是要整死我。”林军戴着手铐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怎么知道你在哪儿?你是让人卖了吧?”周天短暂停顿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解不可能!没有他,我都跑不出来!小卓……我试了一下,也不可能,他很干净!”林军把自己的分析简单的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江坤?”周天想了半天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!他现在都不在国内,连自己的事儿,都没忙明白,应该不会先想到我!”林军摇头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周天手指敲着桌面,十分不解的说道:“那还谁有这个能力呢?”

    “易县,跟着我的那个人,是在易县上的火车!”林军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从东北就跟上了?”周天惊愕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!”

    “那这帮人挺了解咱啊!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瞄我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林军非常赞同。

    “恩!”周天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解小哲躲在渡口的某个仓库内,一边擦着汗水,一边冲着走进来的中年问道:“阿叔!你打听了吗?”

    “办案的是刑警支队三队长!这人脾气很怪,油盐不进啊!”中年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没信吗?”解小哲焦急的站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打听出,警察当天晚上一共抓了五个人!但里面有没有你阿爸,我也不清楚!”中年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十万,我给他十万,你在帮忙问问!”解小哲语速很快的乞求道。

    “局里在封消息,我试试吧!”中年停顿一下,点了根烟继续说道:“如果我这边不行,那你就用这个办法!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解小哲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个律师,让他接见一下你阿爸!这不就能确定,他是不是也被抓了吗?”中年非常老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啊!”解小哲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,随即连招呼都没打,拎着外套就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提审室内。

    “我这事儿怎么解决?”林军冲律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得保证,你和我说的都是实话!”律师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光和你,我他妈跟警察说的都是实话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实话?手雷是谁的?”律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伙的!”林军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律师一笑后,点头说道:“市局现在扣住你,是因为他们没把案情捋清楚,你只要没有犯罪迹象,那么证据指向出来,你就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?用转进医院吗?你有这个权利!”律师指着林军胳膊上的绷带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必须使用这个权利!”林军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会被转走!”律师拿着东西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林军被提到走廊,而律师出来后叫着管教和武警聊了两句,趁着这个功夫,林军低着头,小声冲周天说道:“两个事儿,第一,马上联系上老解他们,问问他们的情况!第二,从老解家门前出来,往前走二百米,左转,走五十米,会看见一个有栅栏的小院!穿过小院上山,往四十五度角走,会看见一块大石头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!”管教冲林军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!”周天面无表情的扔下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山上。

    周天围着林军等人曾经呆过的岩石,深一脚浅一脚的转了一圈后,身体停留在了岩石缝隙前面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小崔顺手撅折一根树杈子,随即将它伸出了岩石缝隙内。

    一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小崔擦了擦汗水,用树杈子挑出来一个白色的防水袋,里面有一部手机,而它正是胡子中年临下山之前留在这儿的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周天伸手打开密封袋,随后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后骂道:“……有密码锁!”

    “下山,找个地方给它捅咕开!”小崔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一个景洪市过来的律师,走出公安局后,拨通了解小哲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解小哲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搞的?局里根本就没有羁押过,你说的这个委托人!”律师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在市局?”解小哲呆愣许久后,一边吞咽着唾沫,一边快速问道:“你没搞错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还能搞错吗?”律师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距离曼村大概不到五公里处,两个本地村民,扛着农用工具就奔着梯田走去。

    雨刚停,村民来地里拾到拾到庄稼。

    俩人有说有笑,站在路边穿上雨靴,迈步就往泥泞的土地里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刚迈一步,就脚下一滑,噗咚一声坐在了田里!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”同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啊?”坐在地上的村民,双目惊愕的指着水坑里喊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