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90 逼宫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豪森公司总部办公室内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公司经理站在休息室门口,伸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!”里面很快传来了贺相霖回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经理推门进入,笑着说道:“呵呵,哥,刚醒啊?我给你叫点吃的?”

    “不饿!”贺相霖从床上坐起,伸手搓着脸蛋子,眼珠通红的说道:“沏点茶吧,提提精神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经理点了点头,转身奔着茶海走去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”贺相霖掀开被子,迈步下地之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鹤鸣,还有老谷过来了!”经理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干啥?”贺相霖顿时一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没说!”经理直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洗把脸,你让他们来办公室吧。”贺相霖快速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经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办公室门外走进来两个人。年龄将近四十岁的人,外号叫老谷,本地人,以前倒腾过劣质性.保.健产品,这人就认钱,为人处事儿相当市井。另外一个年纪小一点的叫鹤鸣,三十岁出头,长的尖嘴猴腮,皮肤还很黑,看着也不是啥好鸟。

    这俩人跟豪森的关系,说是合作,但其实就是附庸关系,他们之前一块弄了个塑料袋生产工厂,但做的不太好,后来无意中托人找到了豪森,才在接了不少大卖场和连锁超市的订单,而帮他们运作的就是小庄。

    目前豪森有他俩公司的一定股份,占大概百分之四十多一点,不控股。而贺相霖虽然对他俩有印象,但平时这俩人根本与贺相霖说不上话。

    “哎,贺哥!”鹤鸣进屋之后,笑着冲贺相霖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俩挺闲着哈!”贺相霖点头回了一句,随即笑着拍着老谷的肩膀说道:“坐,坐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三人落座,经理将茶具摆上,随后关门离去。

    “最近怎么样啊?”贺相霖端着茶杯,主动冲二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整的挺好!”老谷翘着二郎腿回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就行!”贺相霖点了点头,继续笑着问道:“来找我,这是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鹤鸣挠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有事儿你们就说!”贺相霖拍了拍老谷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也没啥大事儿……!”老谷还在装矜持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事儿也行,你说吧,我听着!”贺相霖一笑,低头喝了口茶水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贺相霖说完,老谷和鹤鸣对视一眼后,随即鹤鸣挠着头,眨眼说道:“我俩都商量好长时间了,但一直不好意思张嘴!今天来,也是没办法!”

    “恩!”贺相霖应了一声,表示自己在听。

    “……贺哥,我俩想把场子折腾了!”鹤鸣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贺相霖沉默一下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也不为啥!这不嘛,小鸣有个朋友,在广州整卫浴干的挺好,这些年挣了不少钱!前段时间他回来,跟我俩说过好几回,想要合伙一块弄!我和小鸣觉得机会不错,也想试试!再加上我儿子也要考那边的大学,所以,这边我们就不想整了,没那么多精力啊!”老谷语速挺慢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想从豪森退出去啊?!是这个意思不?”贺相霖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鹤鸣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你俩这是对豪森做事儿不太满意啊!”贺相霖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贺,我俩真没这个意思!咱一是一,二是二,豪森对我们绝对不错!没有你们,我俩厂子肯定黄了!”老谷沉吟一下,满嘴仁义道德的说道:“真是干这个,干的有点累了!再说,我儿子也不听话,跑那么远,没个人管着,也挺惦记的!”

    “恩!”贺相霖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那你俩想怎么退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还能怎么退?!”鹤鸣宛若腼腆的一笑,随即回道:“豪森有咱四十多股份,就两种办法!要么,豪森把剩下的股份买了,我俩拿钱走人!要么,我们出钱把豪森那四十多的股份买了!豪森退出工厂,就这么点事儿呗?”

    贺相霖双手握着茶杯,看着鹤鸣问道:“你俩不是要去广州吗?为啥还想把厂子买断呢?”

    “联系好下家了,把豪森股份买回来,我们直接就把厂子出手了,方便!”老谷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贺相霖听到这话,沉默许久后笑着说道:“哥俩,豪森对你们帮助多少,我不想提了!但我想听一句实话,跟去广州没有一毛钱关系的实话!”

    老谷和鹤鸣顿时沉默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原因,能让你俩放着钱不挣,非要退出豪森!”贺相霖挑明了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谷眨了眨眼睛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贺哥!不知道你听说没,外面现在都传,融府要入股咱豪森在呼兰那边整的风景区!”鹤鸣直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!”贺相霖点头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矛盾,外人又要进来!贺哥,我们就这点家底,身板弱!真经不起折腾!”鹤鸣搓着手掌回道:“说句实在的,这事儿我们既然看不明白,那最好的办法,就是退出!”

    贺相霖盯着二人许久,随即点头回道:“这么说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,退出的事儿?”老谷把话问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等几天,如果豪森没有改变,你们要走,我不拦着!”贺相霖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,行!”

    说完,三人谈话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谷和鹤鸣离去,贺相霖坐在沙发上沉默许久后,突然将茶杯摔在地上,咬牙骂道:“艹你妈!将我?!好,好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经理推门进入,看见满地的茶渍和茶杯碎片,略显呆愣的问道:“咋了?哥?”

    贺相霖拧着眉毛,叉腰站在原地点了根烟,随即摆手说道:“给林军打个电话,我要跟他见一面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经理一愣过后,立马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老谷坐在车上,拨通了一个电话,并张嘴说道:“刚见完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谢了昂,谷哥!”对方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谢啥谢,都是为了公司好!”老谷洋洋自得的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