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96 一个救字谈何容易(加更2)
    长c,某酒店楼下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“军啊!!不该掺和这事儿啊!”焦玉东看着林军良久,语气中蕴含着极度后悔的情绪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管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!安排小海家那边,你一半,我一半!”林军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唉!!”焦玉东长叹一声,随即上车离去。

    林军站在原地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焦玉东此刻来不及对小海一家三口暴毙的事儿进行悲伤,而是拿出电话给公司打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喂,东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家里有点事儿,我要出去一趟,公司你盯着吧!”焦玉东粗略的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,这么急?”对方一愣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头再说吧,先这样昂!”焦玉东直接挂断电话,随即给媳妇发条短信,让她和孩子到机场等自己。

    是的,小海死了,焦玉东第一时间慌神儿,他太有钱了,也太怕了,怕神经病一样的吴桐突然出现在自己后面,二话不说就来一枪!

    直到抵达机场,进了安检,焦玉东才再次打电话嘱咐起了家里的人,帮小海料理后事儿,并且挺仗义的让家里的朋友,给小海父母那边送去了十万现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楼上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郑可竖着一头秀发,刚吃两口林军点上来的饭菜,就转身跑进卫生间开始呕吐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在卫生间内,郑可拧开水龙头,不停的将水泼在自己的小脸上,并且继续干呕着酸水,因为她胃里的东西,已经吐没了。

    林军站在门口,皱眉说道:“大案队的人,还怕出现场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……没遇到过……这样的现场!”郑可憋了口气,再次洗了洗脸,随后拿起了毛巾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工作就不是女人干的!”林军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郑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竟然没有反驳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呆会,能吃下去的时候,要吃点!”林军知道郑可此刻心里有一定障碍,所以,抓着门把手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郑可站在水池旁回过了身,只略微停顿一下说道:“你陪我呆一会,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林军思考一下,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房内,灯光昏暗。

    郑可两条胳膊抱着膝盖,蜷缩的坐在床上,她纤细的手指夹着烟卷,下巴戳在腿上冲林军沉默许久后问道:“你不自责吗?!如果小海不是点了吴桐,他家里……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事儿!”

    林军坐在沙发上,黑暗中也看不清表情,只轻声回道:“……人最难过的,是良心这道坎,任何人都一样,不管什么性格的人,他都有这个情绪,我也一样……!”

    烟雾在郑可脸颊旁升腾,她摩擦着冰凉的脚丫,木然流着泪水说道:“我们应该早去一点……!”

    “小可,该发生的事儿,就一定会发生,这是躲不过去的。”林军沉默一下回道:“别说你一个小刑警了!当年东北二.王在逃,公安部下发通缉令,武警和刑警几万人捉拿两个人,但还是让他们在逃了那么长时间!而这期间二王伤害过的人,是不是更无辜呢?公安部是不是早一步找到他们,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儿了呢?国家机器尚且做不到完美结局,你和我又凭什么呢?!自责是你和我的情感,而小海死,那是他的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林军,你能体会到!你离救人就差一步,但却功亏一篑的感觉吗?!我是警察啊……我应该救他们!”郑可满面泪痕的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救?!我比你还想救!我他妈多想壮壮,三保活过来!……这融府冷的时候有他们,现在暖喝点了,他们却就剩骨灰了!”林军搓着脸蛋子,声音沙哑的回道:“可我不是神啊!很多事儿,我提前算不到啊!在云南……一个快回家的老朋友,让人打死在路面,尸体都泡臭了才被发现!我能怎么办?!我他妈多后悔啊?!我为啥要找他帮我呢……我最好的兄弟,圆圆!打小就他妈自卑,这刚跟万合找回点自信,腿儿咣当一下就让人干瘸了。你知道吗?他陪客户去ktv找小.姐,晚上俩人开房的时候,他用枕头垫着瘸腿,小姐开玩笑的说了一句,瘸马还得配马镫啊?……就这一句话,方圆躲在卫生间里,喝了一瓶多白酒,哭的眼泪都没了!你说,我看见是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郑可呆愣的瞧着林军,烟灰落在手上都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……眼瞅奔三十了,圆圆没处过一个对象!我多想救救他啊!多想瘸的那个是别人,而不是他!”林军长叹一声,拧着眉毛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干的这么难,还坚持有意义吗?”郑可眨着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工作轻松吗?!你现在不厌烦吗?你没有抵触情绪吗?那你为什么还要干呢?”林军连续快问了几句,皱眉回道:“人都是这样,在生活中,演着自己的故事,却羡慕着别人的角色!但别人的角色,不一定适合你,而你真要去演,也不见得比现在舒服!……我走到今天是阴差阳错!而往回退比往前走,要难多了!……今天我有可能是融府老板,明天我也有可能是死在家里的小海!但这是我自己走出来的路,躲,是躲不开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害怕?”

    “不敢怕啊!怕了就有可能真死了!”林军抬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,谢谢你把你自己说的这么遭罪,让我心里好受一些。”郑可抿嘴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想说,憋着不是办法。”林军指着床说道:“你睡吧,我在沙发上坐一会,天亮就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!”郑可躺在床上,眨眼看着天花板,轻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深夜,万籁寂静。

    郑可在满脑袋混乱的思绪下睡去,她蜷缩在床上,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,小嘴里不停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噩梦,死亡,一个个惨绝人寰的现场,总是挥之不去,遗忘不了!

    林军伸手替郑可拉了拉被子,自嘲的说道:“呵呵,我开导你了……谁他妈开导我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