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03 家门咫尺,却似天涯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市区边缘,某小街道上,解小哲直接将车规整的停在路边,随后推开车门说道:“下车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啊?”佟志刚问了一句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“让你下,你就下,要不你就回去!”解小哲烦躁的扔下一句,随即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“师傅,黑a是h市的牌照吧?”坐上出租车副驾驶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怎么了?”师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往h市走,除了高速,还有别的道儿吗?”解小哲又问。

    “国道啊,就一条!”出租车司机答道。

    “把我俩扔那个国道口就行!”解小哲催促着说道:“快点昂师傅,我多给你加点油钱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出租车师傅叼着烟,直接推上档,一脚油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解小哲拿出电话直接拨通了小卓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!”

    “我手机快没电了,你听我说!咱找吴桐,之前一切都正常,唯独快他妈抓住的时候来人了!所以,消息绝对是……!”解小哲张嘴就要嘱咐。

    “消息提前露了!”小卓根本就没用解小哲说完,随即就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!”解小哲点头。

    “咱家的人都不可能,你的意思是……!?”小卓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离子然远点!”解小哲毫不犹豫的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了!”小卓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喂喂?”解小哲说到这里,就听见电话内没了声音,随即他又看了一眼屏幕,见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。

    “用我的。”佟志刚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没啥事儿了。”解小哲将电话揣进兜里,粗略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街道上行车极少,再加上出租车司机手法过硬,所以,大概十五分钟后,解小哲和佟志刚就赶到了国道口附近。

    “给钱!”

    解小哲扔下一句,随即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出租车离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可能走土道,但更可能走国道,因为速度比较快!你在道儿那边呆着,我在这边!如果来了,你看情况再动!”解小哲冲佟志刚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三台车,全有枪!!”佟志刚皱眉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解小哲一听这话,瞬间挺烦的说道:“志刚!你知道混社会,为啥有马仔,骨干,核心,还有大哥的区别吗?!没有挤掉杜子腾当二代一把交椅的想法,那你还混个jb啊?回家种地多安全啊!?”

    “……阿哲,你别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我当杜子腾的面都会这么说!不过线,不挑事儿的竞争,成全你,也会提高他!”解小哲硬邦邦的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佟志刚咬牙没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油坊村,某双脚踩出来的僻静小路上。

    “哥们,这道儿也太破了,咱怎么不走主路呢?”司机师傅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中通公司的,我记住了!”吴桐扫了一眼司机的监督卡,随即掏出枪指着他脑袋说道:“帮我个忙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这是……我没啥钱!”司机顿时一愣,指着腰包说道:“活不好,一晚上就拉了二百多!”

    “你别慌,我不抢你钱!”吴桐皱眉继续说道:“一会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道口。

    一台凌志速度极快的从远处开来!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!”大胡子拿着手机,第三次拨打了吴桐的电话,但都显示关机。

    “不接?”司机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关机了!”大胡子皱眉停顿一下,张嘴说道:“这小子太他妈谨慎了,他肯定不太信咱们!”

    “那咱还等吗?”司机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等了,直接回去!”大胡子摇头说道:“反正信儿也给他送完了,他自己跑也好!”

    “大凯刚才打电话,问咱抓住的那个小子怎么办?”司机又问。

    “扔了!”大胡子直接摆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,我给他打个电话……!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司机的话音刚落,一块砖头子突兀间从道路侧面飞了过来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司机急忙点了一脚刹车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砖头子砸在风挡玻璃上,顿时荡起一阵蜘蛛纹,司机急忙回舵,造成车辆后轮横移着推了出去,滑行了将近一米半远后,车身连续转了一圈,才剧烈晃悠的停在原地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解小哲撸上仿六四,直接从壕沟里钻了上来!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

    大胡子伸手直接拿枪,同时司机也奔着手扣抓去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解小哲右脚直接踹在大胡子这一侧的车门上,抬枪直接对准了窗口!

    车内大胡子端起了五连发,司机伸手抓住了锯断喷子的枪柄!

    洁白的月光下,三把枪,三个人,隔着车玻璃对上!

   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

    十米开外,见枪法,三米之内,看魄力!

    是龙还是虎,是装出来的牛b,还是活出来的牛b,就这两秒钟体现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解小哲的枪先响,车玻璃炸裂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车内大胡子腰间瞬间淌血!

    “亢”

    司机一枪从正驾驶打过来!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解小哲身体一晃,撇嘴,枪口一转!

    “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国道入口处,再次泛起两声枪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油坊村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开着车,抵达了吴家门口,随即下车走到大铁门旁边,连续咽了几口唾沫后,才攥着拳头猛砸大门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响声,传进吴家院子内,持续半分钟后,院内房屋内的灯,瞬间亮起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吴家左右两侧的胡同内,两台私家车,迅速冲了出来,直接夹住了面包车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院子内传来喊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台私家车车门被推开,六七个穿着防弹衣,带着枪的刑警,站在车旁喊道:“抱头,蹲地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司机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刑警们一拥而上,直接将司机按在了土地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吴桐?”带队的刑警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……!”按住司机的一个刑警,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人?”带队刑警迈步冲去,耗着出租车司机的头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个开出租的!”司机趴在土地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开出租的你来这儿干啥?”

    “有人让我帮他送个蛋糕回家……我真啥也不知道!”司机很老实的趴在地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大铁门被推开,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,身上披着自己缝制的外套和老板迈步走了出来,随即昏花的老眼,惊愕的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带队警察拽开出租车的车门,伸手就从里面拿出了生日蛋糕。

    “吴桐肯定在附近!”带队警察顿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远处某个角落内。

    吴桐在月光下凝望着自家门口,看着那两个躯干佝偻,相互搀扶的老人,笑着流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膝盖弯曲,吴桐咬着牙跪在地上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……也不知道今年没过上,以后还能不能过上了……路自己走的……我给你磕个头吧,妈……!”

    眼泪落在土地上,吴桐俯首磕头。

    “儿啊!!你回来了……?”

    门口,那年老的妇人,脸上的褶皱宛若被风雨吹打了千年,干瘪,枯黄,她已经昏沉的大脑,在听见警察的话语后,站在斑驳的大铁门前,痴痴的喊着儿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