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14 扒活儿
    江坤跑的当天晚上,郑牟财正好张罗饭局,准备请一下远道而来的朋友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因为明天活动就要开始了,那么头天晚上聚一下是惯例。但也不知是巧合,还是林军和翟耀有意躲着,总之二人到场的时间正好错开。林军刚去翟耀就走了,俩人在走廊里虽然碰面,但却完全没有交流,只略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北h市,深夜,1点多。

    清冷的街道上,阿哲和小卓坐在车里,开着暖风吃着泡面。大概十五分钟后,吴二狗裹着衣怀儿,低头拽开了车门,坐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,哥!”小卓笑着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整啊?”吴二狗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赶早不赶晚呗!”小卓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,走吧!”吴二狗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就这么去啊?!”阿哲打量了一下吴二狗的装扮,还是第一次见面的那样,涤纶西裤,褶皱皮夹克,唯一不同的是吴二狗换了一双运动鞋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还咋去啊?换个夜行衣啊?”吴二狗一笑,摆手说道:“你就走吧!”

    小卓和阿哲听到这话对视一眼,随即也不再多说话,开车就奔着福岛酒店赶去。

    车后座,吴二狗随手拉开腰带上卡着的腰包,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小瓶后,将里面的液体滴了两滴到手掌上,随后开始沙沙的搓着手掌。

    “酒啊?”小卓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酒精!”吴二狗低头答道。

    “啥用啊?”小卓又问。

    “天儿有点凉了!”吴二狗一边搓着手掌,一边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小卓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再过二十分钟,车停在了福岛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俩帮你看着点?”阿哲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!硬盘是吧?五分钟,我就出来!”吴二狗扔下一句后,直接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二人无语,看见吴二狗离去后,开车也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子圈里,有两种犯罪,最让人看不起:第一强.奸,第二就是小偷!这个强.奸是最他妈没出息的,首先,你就是强.奸时,解锁了一百种姿势,那也整不出来钱,所以没啥意义。其次,一个大老爷们祸害娘们,手法太low,且完全没有任何性价比。足道,浴池,二三百块钱就能解决的事儿,为啥非得硬来?抓住了就最少他妈的六.七年,何必呢?

    至于小偷,人没事儿的时候一谈起来,脑子里总会想到,一个相貌猥琐,身材枯瘦,只会半夜溜门盗锁的形象!并且这样的人,一跟谁打起来,准保第一个跑,而且手脚不干净,不管在亲戚家,还是朋友家,总喜欢顺手拿别人点啥,好像人品恶劣到了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其实,这种对小偷的评价也没错,因为大多数的小偷,都是有手脚不干净的特性,拿别人东西确实有惯性!

    但小偷有一点,跟大家平时认为的不太一样,因为他们胆儿绝对不小!在h市,没事儿你去中央大街,或者革新街那边看看,在那儿扒活儿的小偷,前面的人正在走,他就敢在后面用刀片割你包。不管街上有多少监控和行人,他们拿钱时保证脸色如常,手不抖,腿不哆嗦的把你包割开!

    这种人,你能说他胆小儿吗?

    正常人,你敢在大街上捅咕别人的包吗?

    你就是让解小哲去干这事儿,他都不一定能做到手不抖,腿不哆嗦!因为它和打架,干仗,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胆子!并且很有技术含量!

    八十年代末,东北著名神偷王xx,曾在h市索xx教堂旁边,连续偷了当时d里区公安局政委家三次,但市局连作案的是谁都不知道,一点线索没有!后来,王某太猖狂,受邀去外地参加什么小偷大会,喝多了被当场抓住,随后h市市局通过起赃把他判了!据说当时被偷的d里分局政委,亲自审讯他,并且和他聊了两句,让王某详细叙述偷盗经过,好为以后同类型破案留个底!

    但王某在跟政委唠嗑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怎么整的,手往上一抬,六十五斤的手腕镣铐,直接就开了!

    审讯人员,包括政委全部一脸懵b,而王某直接问了一句:“吃饭的本事,我练了半辈子,能跟你们说吗?!告诉你们了,外面的同行,不他妈杀我全家啊?”

    这件事儿,在h市流传极广,不光混子圈知道,就连老百姓都能说得头头是道,40岁往上的人基本都听过!有人说王某会缩骨,还有人说王某能用两根头发搓一块开锁,总之说什么的都有。后来因为八十年代情况特殊,量刑过重,王某被判无期,因病死在了监狱里。

    但这事儿说明,任何行业都分三六九等,任何行业也都有干到神级的!

    而这个吴二狗,就他妈挺神的!

    他右手变形,只能做一些基本的动作,所以,他干活的时候只用左手,但动作却是奇快!

    酒店后侧的花坛内,吴二狗转了一圈,就选好了一处塑钢窗。他从腰包里拿出玻璃刀,随后在玻璃上选好点,用镊子掀开塑钢窗和玻璃缝隙处链接的黑色胶皮带。这种胶皮带几乎每个塑钢窗上都有,主要是用于防止塑钢窗露风的。

    用镊子掀开皮带之后,吴二狗拿着玻璃刀,连续在玻璃上轻点,玻璃被切割的酸牙之声,略微泛起!

    不到五秒,玻璃上出现一个不足黄豆粒大小的白点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二狗拿出一个类似改锥的东西,在玻璃白点上一捅,纤细的铁棍直接扎进了窗户,随后吴二狗一拧木柄,已经扎到窗户里的纤细铁棍,顿时弯曲!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吴二狗一拽木柄,纤细铁棍勾到塑钢窗内把手开关,嘭的一声,窗户直接开了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吴二狗收了东西,迈上窗台就走了进去,而塑钢窗玻璃上被割开的那个小眼,正好被黑色胶皮带挡住,你就是把眼珠子看爆炸了,你也绝对想不到,看不着,这个小眼在哪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福岛酒店旁边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,酒店这么大,他能找着监控室吗?!”小卓张嘴冲阿哲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主要是怕监控室有人……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阿哲的话还没等说完,吴二狗拽门突然上车,从怀里拿出硬盘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小卓愣了半天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儿顺了点!”吴二狗拿着矿泉水瓶子,降下车窗一边冲着手掌一边说道:“走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