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25 报警
    夜晚,西安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林军等人下了飞机之后,就打车赶往了**哪里。

    **的父亲,一直重病缠身,说句难听的,如果没有钱,老人可能早都没了。

    出殡在**老家举行,这也是老头的遗愿,在城市里一辈子活的都挺憋屈,死了就想着落叶归根,埋在土地辽阔之处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停在一户相对破败的农村院外,林军下车以后,院内灯火通明之处,**,南征,杜子腾,小岩等人全部都在。

    “来了啊?”**迈步走了出来,强笑着跟林军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林军使劲儿拍了拍**胳膊,轻声说道:“……看开点,咱们好好送一程,张罗张罗!”

    “能接受!”**咬着牙,使劲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,进去!”林军叹息一声,与**并肩走进院内,开始商量出殡的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北,h市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!”

    小庄骂了一句,随即穿着裤衩子,直接蹦到了床下,他住所的两道防盗门,早都在睡觉之前反锁上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庄跑到阳台,低头往下扫了一眼,小区院内一片漆黑,楼下只有幽暗的灯光闪烁,根本看不清楚啥情况!

    站在阳台,小庄几次想马上离开家先走,但却在思绪良久后忍住,因为他觉得,连自己的亲大爷子然都能找到,那几家楼下肯定有人!!

    怎么办!?

    小庄额头冒汗,蹲在阳台呆了足足能有三四分钟后,他咬牙拿起电话,先是给赵福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?!你在哪儿呢?”电话接通,小庄问道。

    “往你家走呢!”赵福扯脖子吼道:“你给他打电话啊,这种事儿他肯定得管啊!”

    “等等,还有别的办法!你听我说昂,一会你到我家这边,看见……!”小庄拿着手机就冲赵福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福听了半天,随即张嘴回道:“妥,妥,这个招行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挂断了电话,而小庄拿着手机,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韩奎坐在车里,拿着电话冲子然说道:“灯一直没亮,但人肯定在家呢!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已经收到信了!说不定就在阳台往下看呢!”子然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冲进去给他干了得了!”韩奎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b崽子很谨慎,家里肯定有枪,你如果带人进去,短时间内拿不下来,那事儿就变得麻烦了。”子然思考了一下,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等着啊?”

    “赵福他们肯定已经往你们那边去了,他会找小庄的!”子然抽着烟,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派出所的一辆警车,突兀间从小区院外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韩奎坐在车里,满眼惊愕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儿?”子然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,迅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!这个损篮子报警了!”韩奎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子然听到这话一皱眉头,随即答道:“你别慌!他不知道你们在哪儿,警察应该不是冲你们去的!”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警车已经停在小庄家的楼栋子门口,两个民警下车,直接在防盗门上按了门铃。

    “撤吧!”

    “撤了,他就跑了!”韩奎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撤你就撤!”子然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五分钟之后,两个民警乘坐电梯上楼,随即小庄穿着休闲装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报的警?”民警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我家被小偷偷了!”小庄舔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赵福和宏利,还有其他人看见警察过来之后,才敢冒头上了楼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警察做了个笔录,进屋扫了一圈后,告诉明天一早,让小庄去派出所一趟,随后人就走了,他们一走,小庄根本没管他的那个便宜女友,转身与赵福还有宏利等人,跟着警察离去!

    警车在前面走,小庄等人开车在后面跟,走了两条街以后,小庄看见整条街道上都没有车之后,快速冲司机说道:“闪……闪了!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z河林业局!”小庄快速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意了,大意了……!”赵福在车里惊魂未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庄皱着眉头松了松领口,随即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白涛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!”

    许久之后一个男性声音泛起。

    “涛……我小庄!”

    “我是茂名,涛哥不在,怎么了?大晚上还打电话?”茂名宛若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马上叫白涛接电话,我有急事儿跟他说!”小庄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急事儿,你跟我说就行!”茂名语气依旧慢吞吞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?你能做主吗?”小庄有点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涛哥在浙江呢,他有事儿接不了!你要跟我不能说,那明天你再打电话吧!”茂名简单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说急事儿!!”小庄气的手掌直哆嗦的回道:“急事儿能他妈等到明天吗?”

    “等不到你就死去!你跟我喊个jb!?我是你跟班的啊?艹!”茂名语气突然变的清冷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小庄看着手机屏幕,破口大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北,某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急了!”茂名冲白涛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都听到啥信儿了?”白涛坐在沙发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子然人老,但刀还快!整的太利索了,估计现在小庄身边能有一车人啊!”茂名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“白涛端着酒杯,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小庄拿着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能告诉你吗?啊?我的庄哥?”吴桐的声音响起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jb扯淡!我有事儿找你,你来沾河林业局!”小庄一句点题。

    “呵呵,白回去啊?”吴桐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要钱啊!”吴桐一点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给你钱,你来吧!”

    “庄哥,千万别跟我玩卸磨杀驴那一套!如果你是故意调我去的!小海他全家怎么死的,你全家就是怎么进太平间的!”吴桐扔下一句,龇牙回道:“呵呵,到哪儿,我给你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手机别他妈又换号了,快点的!”小庄扔下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“人肯定跑了!”韩奎冲子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故意的……!”子然沉默半晌,轻声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