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32 返回长C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林军听到给自己打电话的人声音陌生,随后立即皱眉问道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“……亢,亢!”

    林军的话刚刚问完,电话里突兀间传来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“喂?喂?”林军赶紧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电话传来被挂断的忙音,林军立即回拨,但对方却成了关机状态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,林军一脸迷茫,因为对方连自己是谁都没来及说,只扔下了一句子然出事儿,随后就传来了枪声,并且通话被挂断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林军满面疑惑的掀开被子,先是给子然打了个电话,但对方关机,随后他立即拨通了老贺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”很快老贺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然哥呢?”林军急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贺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?”林军一听老贺反应,顿时脑袋嗡的一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两句说不清楚!”贺相霖终于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林军声音颤抖,立即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贺相霖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来一趟长c,我连夜回家!”林军停顿了大概不到三秒,随即干脆利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!”贺相霖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对,小伟呢?!”林军猛然想起林伟,张嘴就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还在内蒙!”贺相霖干脆的答道:“没他事儿!”

    “老贺!!千万不能让小伟知道这件事儿!千万!”林军语气十分严肃的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我清楚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深夜接近十二点,林军,方圆,张小乐,李英姬,庆杰,连同**,南征,杜子腾等人全部从西安农村赶往机场,但由于时间太晚,压根没有夜航航班,所以,众人只能等待,等待明天一早七点多西安飞往长c的飞机。

    在机场的时候,林军变得焦躁易怒,状态十分不稳定,而林军这种心态,别说杜子腾他们没见过,就连方圆和张小乐也很难见到。

    是的,林军此刻心里的预感十分不好,因为老贺的连续两次沉默证明,子然很可能已经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军的心态确实有些失衡!

    为什么失衡?因为在乎!

    林军从回国以来,没跟过任何大哥,他扑腾到今天,完全是自己走出来的路,但在这个期间,有两个人对他的影响和帮助,一直很深!

    一个是在融府的天叔!

    另外一个就是子然!

    这俩人即是朋友,也是长辈!而周天本身就是融府的人,所以暂且不提,咱们单说说子然!

    扎根珲c,入驻延市,触顶长c,万合走的这三步内,豪森数次在关键时刻,给予林军绝对支援,但这中间是谁起的作用不言而喻!

    所以,林军对豪森的态度是有好感,但对子然是感激!

    无数次事儿,直接跟林军谈话的全部都是子然,当初干老吴,林军一句话,子然直接把身边的南征,扔给了融府!而林伟那么一个容易出事儿的性格,在豪森却混的风生水起!那这背后是谁给林伟拖的底?一样不用明说……

    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,朋友也好,长辈也好,你给我一分,我才能还你一分!

    林军都不用去想,子然帮过自己多少次,因为单凭他对林伟的照顾,就够林军坐立不安,准备连夜赶回长c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七点四十左右,飞机起飞。

    中午11点多,飞机抵达长c机场,随即林军一行人直奔融府二店的办公大厦赶去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左右。

    林军自己一个人呆在办公室,面无表情的等待着,门外走廊里,平时几乎就不抽烟的南征,此刻也显得非常焦躁,不停的来回走动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啥结果还不知道呢!”李英姬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南征低着头,根本不回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,贺相霖的奔驰停在了融府所租赁的大厦门口,随即自己一人下车,直奔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叔适时赶到,也是自己一人进了大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周天坐在沙发上,脸颊没有任何表情的喝着茶,张小乐,方圆坐在椅子上旁听,而老贺和林军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林军搓着手掌,急匆匆的冲贺相霖问道。

    “怨我了!”老贺满眼猩红,表情极度懊恼的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看着贺相霖,没有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借给我钱以后,我开始回收公司股份,事情进行的很顺利,前几天我已经持股百分之五十一!”贺相霖声音沙哑,充斥着疲态。

    “……过半数了,所以你动小庄了?”林军一听他这么说,瞬间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!”贺相霖点头继续说道:“手里没人,所以,子然去整的小庄!眼瞅着事儿成了,白涛突然插手,昨晚给子然围在了z河!然后,子然联系不上了……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十分激动的问道:“不是,你怎么整的?!你不清楚小庄背后有没有人,而且一点后手没留,突然就动,这是不是有点冒失?!”

    “我是傻子吗?可能没有别的准备吗?满北伐答应我,关键时刻,他会出人!但却在最后的时刻,离山顶不到十分钟车距的时候,突然联系不上了!跑了!”贺相霖手掌敲着桌面回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满北伐背后捅了我一刀!白涛肯定给出立马就能兑现的利益!”贺相霖几乎是吼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瞬间无言。

    “不提这些事儿了!”贺相霖喘息一声,满脸疲倦的看着林军说道:“今天我能来,就求你一个事儿!”

    林军歪脖看向了贺相霖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,帮我一把!!”贺相霖双目死死盯着林军,嘴唇蠕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沉默,目光同样在注视着老贺!

    周天听到贺相霖的话,眉头突然皱起,有些反感的问了一句:“老贺,子然还没信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贺相霖听到这话,直接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没找子然吗?”林军不似周天那么委婉,而是简单粗暴的冲老贺问道。

    “军,有件事儿我一直没和你说!!”贺相霖看向林军,额头青筋冒起的说道:“……子然心还在不在我这边,我都不知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