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37 子然消息
    地产公司楼下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林伟拿着买来的手铐,将张茜拷在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!”张茜此刻没有过多慌乱,而是相对冷静的坐在副驾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作不闹,我不难为你!行不行?”林伟一边启动汽车,一边声音平淡的冲张茜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张茜一听林伟这话,顿时干脆的应了一声,还真就没作没闹,脸颊表情变的更加平静。

    “电话别关机,给我!”林伟指着张茜说了一句后,深踩油门,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北,某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涛哥!林伟手里有枪,我……我们没拦住,茜姐让他带走了!”打电话报信儿的人,声音颤抖的继续说道:“小龙挨了一枪,我们往外追,林伟一急眼拿防风火机给窗户上的遮阳布烧了……!”

    白涛听着对方的陈述,足足沉默了十几秒后,脸上一点表情没有的问道:“火灭了吗?”

    “灭了!”

    “报警了吗?”白涛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搞清楚林伟状况,再加上茜姐也让他带走了,所以没让公司的人马上就报案!”对方答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报警,公司的事儿你处理好,剩下的你不用管了!”白涛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涛哥,小嫂子出事儿了?”付饶看见白涛挂电话,张嘴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涛皱着眉头站起身,脸色极为难看的骂道:“这个林伟……真他妈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听到子然的信儿以后,又找不到咱们,所以没办法才去的公司!”茂名搓着手掌说道:“涛哥,你先别急,林伟整小嫂子,是为了子然,他暂时不会做出出格的事儿!”

    白涛阴着脸看向窗外,双手插兜说道:“给茜茜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付饶应了一声,随后拿着电话拨通了张茜的手机。

    不到十秒以后!

    “喂?!”林伟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抓她干啥啊?”白涛接过电话,简单直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然哥死没死!!”林伟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他死没死!”林伟咆哮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白涛思考一下张茜此刻的状况,随即直接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没死!那你让然哥接电话!”林伟浓重喘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在我这儿!我可能跟他在一块吗?”白涛皱眉反问。

    “白涛!!你他妈现在骗我,一点意义都没有!我如果发现然哥已经不在了,而你骗我!我就不是现在这个心态了,你明白吗?”林伟眼珠子通红,吐字非常清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白涛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用最快的办法,让我相信然哥还活着!”林伟语气急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白涛再次点头,用商量的口吻问道:“我跟张茜说两句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林伟思考一下,直接把电话扔给了张茜。

    “喂?涛……!”张茜左手攥着小拳头,脸颊平静的接过电话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儿,很快你就回来!”白涛声音同样挺平静。

    “恩,好!”张茜停顿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白涛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人没事儿吧?”茂名冲着白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暂时没有!”白涛沉吟一下,扭头冲着茂名说道:“林伟想知道子然的信儿,你马上去办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茂名应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北,大学城外围,某僻静的小街道上,有一处三层小楼,还挂着神采电玩的大灯箱。

    这里以前是一处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厅,后来因为老板太贪财,不光在这儿弄了个店,而且还在大学旁边开了一家分店,企图喝干大学生的纯真鲜血,但后来因为一个大学生,在这儿玩奔驰宝马赌博机,两个月内输了八万多,随后他因不堪债务压力,从某大学寝室一跃而下,摔成重伤。家长和校方震怒,直接把游戏厅告了,所以,这里就被查封,后来外面传言说,付饶花钱把三层小楼买了,但也有人说,开这个赌博游戏厅的就是付饶的一个兄弟,但由于这帮人的关系硬,所以最后jb毛事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刻不光小庄,赵福,宏利等人在这儿呆着,就连在逃的吴桐也在这儿。

    吴桐因为回来的稍晚一步,所以没参与沾河山上伏击子然的枪案,原本他一看事情已经结束了,随即就准备走,但却被小庄留下,因为小庄此刻心里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楼内,窗户上挡着两层窗帘,一层被褥,屋内亮起的灯光,外面根本就看不见!

    “吴桐,你说你虎b不虎b?!警察找你都找疯了,你还回家看你爹妈?你咋想的?”宏利剥着花生,嘴碎的冲吴桐说道。

    吴桐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的看向宏利,右手把玩的手枪,突然对准了宏利脑袋!

    “你别拿那玩应比划,艹!”宏利以为吴桐在跟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吴桐面无表情的看向宏利,枪口依旧对着他,也不说话!

    小庄斜眼扫了一眼吴桐,随即拍了拍吴桐的手掌,但吴桐没搭理他!

    “呵呵,咋地了?!开玩笑还当真啊?”宏利发觉吴桐有点认真,所以尴尬无比,额头冒汗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别跟我嗮脸,要说话,你得叫桐哥!”吴桐宛若骂儿女一样冲宏利呵斥道。

    屋内气氛瞬间压抑。

    “他就开个玩笑,呵呵!吃点东西!”赵福打了个圆场。

    “上个厕所!”吴桐拎着枪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!”小庄皱眉冲宏利说道。

    宏利不太情愿的站起身,随即腰间别着枪,迈步走到了一楼正门门口,随后从监控影像里,看见了外面站着的茂名还有两个跟班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被拽开,茂名扫了一眼四周,缓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晚过来了?”小庄从屋内露头往外看了一眼,随即见到是茂名,就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?”茂名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烧退了,在楼下呢!”小庄咬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”茂名点头,直接奔着地下室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厕所内。

    吴桐蹲在便器上,一边抽烟,一边拉.屎时,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吴桐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直接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子然还活着?”对方单刀直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吴桐一边拉屎,一边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干了他!”对方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“兹兹!”

    吴桐深深的裹了一口烟头,笑着说道:“艹,又来挣钱的活儿了!呵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