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53 相霖一生,死后完整
    对于平顶山的枪击案,省厅给出的建议是从快从重处理,但案件过程十分复杂,所以,即使负责督办的专案组虽然工作效率有所提升,但还是要面临漫长的法律流程周期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贺相霖自首的第一个月,起码被提审了二十多次,主要是核对各个方面的口供和证据,而他对吴桐对他指认的各个案件,基本没有反驳,全部承认了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次公安口的提审,专案组与贺相霖发生如下对话!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说一遍平山案件的直接参与人都有谁?!”专案组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老包,大凯,还有其他一些人,但我都不认识,因为人都是大凯找的,我只负责掏钱儿!”贺相霖表情没啥波动,把事儿直接推给了已经自杀死在山上的大凯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找这帮人干啥啊?什么目的?!”

    “和白涛交换豪森股份,我让人绑了张茜,和白涛约定在哪儿交易!”贺相霖揽过了身上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那张茜呢?!”专案组的人又问:“你放在那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下面的人处理的她!估计放了吧,我进来以后就啥都不知道!给我办事儿的人,肯定能跑的全跑了。”贺相霖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包志达都参与了什么事儿!?”

    “他没参与什么,他就我一算是马仔的朋友吧,上山他确实跟着了,但他胆儿小!属于智力劳动者,呵呵,你让他开枪,他不敢!”贺相霖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白涛去了吗?你和他发生对话了吗?!”专案组的人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贺相霖听到这儿想了一下,龇牙反问了一句:“你们抓白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为啥这么问啊?”专案组的人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现在咬他,还有用吗?!”贺相霖讥讽的反问了一句,摇头说道:“想给他扛事儿的太多了!聊他没意思,你问点有营养的吧!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林军参与了平顶山的枪案,是为了帮你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为啥啊?!林军是我亲戚啊?凭啥我帮我啊?!我没看见他,你们要有证据,那就抓他呗!”贺相霖直接说道:“山上死的庄庆和宏利他们,全是我亲自开枪打死的!”

    专案组的人沉默,皱眉再次问道:“漂流河道的枪击案,你清楚吗?!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过这事儿啊?”贺相霖装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子然跟你在一块这么多年,你不清楚那块的事儿?!”

    “啊!我想起来了,你说的是在z河抓庄庆的那个事儿吧?!”贺相霖宛若恍然大悟的回道:“那事儿跟子然没啥关系啊!我是为了奔着干死小庄去的,亲自办事儿的是大凯!而我子然早都面和心不合了,妈了个b的,背后买我股份的就有他一个!我和子然都好长时间没说话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事儿都往大凯身上推?!他都死了!你不让他干净点啊!?”专案组的人皱眉。

    “……唉!”贺相霖长叹一声,轻声回道:“就像你说的,谁让他死了呢?”

    “从新捋一下口供昂!”专案组的人没有再去纠结,因为大凯已经死了,他们不可能冲死人要案件经过,所以只能顺着老贺的口供从新捋一遍,看是否有逻辑上和证据上的错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月以后,案子进了检察院,融府压力巨减。

    沈阳,某私立医院病房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求你帮帮老贺……很多事儿……他也没办法……!”林伟咬着嘴唇冲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给林伟剥了一个橘子,沉默半晌后答道:“伟伟啊,我在有关系,也杠不过国家机器。法律就要判他,你让我怎么想办法,劫狱啊?”

    林伟躺在病床上流着眼泪没有吭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林军抵达h市七处看守所,亲自见了老贺。

    二人隔着铁栏杆相互对视,林军给老贺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想到是我的?”老贺笑着冲林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子然的兄弟韩奎找到我,给了我一个视频!里面有你和马钢见面的影像!”林军停顿一下,叹息一声说道:“七t河出事儿,刚开始很多人都认为问题出在子然身上,但其实是你!是你通知吴桐要跑!消息一露,子然应该就知道,是你想给吴桐报信让他跑!但他只拿了视频……没有吭声!并且在明知道你和吴桐之间有事儿的情况下,还帮你去z河收拾小庄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欠子然太多了!”老贺裹着烟头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吴桐枪击过伟伟!老贺,我就想听你说一句实话!你真的想过要杀了伟伟吗?”林军嘴角抽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过!”贺相霖无比坦然的点头,随即停顿一下,咬着牙说道:“伟伟没了,融府会入局!但吴桐真要杀伟伟的时候……我他妈的又心软了!老包说我老了……呵呵,我觉得也确实是我老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是老了,是输的像个男人!霖哥!”林军长叹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跟子然说一句!我老贺……死了记着他!”贺相霖抿着嘴唇嘱咐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定带到!”

    “行,回去吧!”贺相霖拽着脚上六十五斤的镣铐,咬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咬牙问道:“心里还有啥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踏实了!”贺相霖背对着林军,在两个驻监武警的押解下,迈步走出了非常规接见室!

    林军抽完手里那根烟,心里有些酸楚的说道:“再也见不着喽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茂名托关系安排了吴桐父母去接见了吴桐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吴桐单手提着镣铐走进接见室,眼圈通红,但却嘴角泛着微笑叫道:“……爸,妈!”

    “儿啊……妈会养你,不会教育啊……!”母亲一看见吴桐,佝偻的身子剧烈颤抖,满是褶皱的脸颊将浑浊的泪水,一次又一次的分割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吴桐看着父母,强忍着泪水不落下来,声音沙哑的回道:“爸妈,路我自己走的……判死,我没话说!但当您一回儿子……我没当好……要有下辈子……我好好养你们一回老……!”

    屋内在场众人,看见这幅情景,全部揪心无比,就连呆在门口的茂名都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吴桐接见结束,在门口遇到了茂名,二人简单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“意思我明白!!爹妈给我照顾好!”吴桐瞪着眼珠子冲茂名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钱对我们来说不算事儿!”茂名干脆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吴桐被武警扶着离去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吴桐翻供,声称全部案件没见过白涛参与!

    一小时后,付饶再次被提审,但他只承认了自己确实参与了平顶山枪案,但并不是受白涛指使,而是自己单独领人去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月后,吴桐率先接到判决,死刑!

    再过半个月,老贺因涉黑,私藏枪支,指使杀人罪,杀人罪等数罪并罚,一审判死,而老贺也没有上诉!

    四日后。

    贺相霖进了安乐死执行监,一管子白色液体推进他的身体后,老贺浑身抽搐数下,缓缓闭上了眼睛!

    三次因大案入狱,贺相霖逃脱了两次法律制裁,但最终还是没能躲过这张安乐死的行刑床!

    这就是江湖!!

    有人前的风光万丈,也有无人问津式的落幕!

    死了的人闭上了眼睛,而活着的人还在挣扎!

    所以,路上的人,故事继续……

    ps:说个事儿昂!挺多读者一直关心咱们的订阅榜,发现订阅掉了!但这个没关系哈,因为咱限免,所以根本没有订阅!掉了是正常,不掉才出鬼呢!

    昨日,单日点击突破一百万!大家给力啊,戒戒拜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