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54 资产分配
    时近年关,街头巷尾慢慢被灯笼,对联,鞭炮,年货等物品填满,这时你穿梭在这灯火璀璨的城市之时,总会被那喜庆的红色所感染,似乎烦恼也会在这时减少许多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救子然和林伟的目标,融府虽然完成,但一样付出了不少。南征,杜子腾,佟志刚,包括暂时呆在融府的子然,林伟等人全部受伤,一直在医院疗养。

    而有些时候,身体的伤,远比心里的伤痊愈的快,贺相霖被判死以后,子然和林伟一直没怎么缓过劲儿来,平时脸上的笑容显得非常勉强。

    腊月25,林军从长c再次抵达沈阳,专门来这边看了子然,并且俩人还聊了挺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贺留的遗嘱,律师跟你说了吗?”林军坐在椅子上,抬头冲子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百分之五十一,我百分之四十一,伟伟百分之十!”子然坐在病床上,冲着林军说道:“给我根烟!”

    “怎么处理想好了吗?”林军给子然点了根烟以后,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子然长叹一声,一边抽烟,一边苦笑的问道:“不行,股份给你吧!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我现在可没钱买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哎呀,没钱先欠着,你挣着了再给我!”子然直接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扯了!我手头这些事儿都忙不过来呢,哪有心思再弄一个豪森!”林军依旧婉拒,心里根本没打算接盘豪森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这老贺临没了,还给我整这一堆烂摊子,愁人啊!”子然无比感慨,但他说这话不是得了股份还卖乖,因为豪森现在的状况确实是一滩烂摊子。

    首先,贺相霖有涉黑嫌疑,那么旗下资产肯定要被逐一审查,如果发现黑色收益等问题,那后续问题还有很多!虽然子然清楚豪森在做生意上很干净,虽然确实存在一些违规,但绝对归纳不到涉黑范畴之内去!可政府那边要调查,时间周期就会很长,而且这中间还需要不停的运作,事儿既复杂又麻烦!

    其次,豪森积攒多年的人事高层构架已经解体,四分五裂了!因为庄庆的人肯定不会在豪森呆了,大年和赵福的人跑的跑,被抓的被抓,而更有大部分人看见老贺倒了,再加上这些年手头的钱也捞够了,所以都趁着这个机会,拿钱儿就退出了。并且白涛目前掌握了百分之四十多的豪森股份,人家那边肯定也在争取豪森高层,所以,豪森现在的状况很复杂,正常工作已经无法进行!

    子然躺在病床上,一想到这些事儿,脑袋都疼。再加上他对老贺的死一直无法释怀,所以,他精神状态很不好,心里也不想继续捅咕,豪森剩下的这些烂事儿。

    林军看着子然的表情,沉默许久后低头说道:“北伐找我了!”

    “刷!”子然皱眉看向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他要买你手里股份,我帮你问了一下价格,他给的挺合理,没压价!”林军沉吟一下,继续说道:“你要想出手,就卖给他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捅一刀还不算完,这紧跟着又要扎一刀?”子然嘲讽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!”林军咬着苹果,张嘴补充道:“他有他的考虑!所以,你不用管他是不是趁火打劫!你就想,他要把豪森剩下的股份买了,你自己是不是轻松就完了!”

    子然听到这话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豪森欠了不少饥荒,这里面有我的钱,也有满北伐的钱!而我的,你啥时候有,就啥时候给,这都没问题!但满北伐的钱,你觉得他能让你拖吗?!”林军叹息一声回道:“现在他要管你要钱,豪森拿啥给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是帮白涛买的吗?”子然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不是!”林军摇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子然一笑,就没有再问,而是沉默许久过后点头说道:“行,我可以跟他谈谈股份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行,我帮你联系联系!”林军给子然用刀切了一块水果。

    “谢了,军!”子然拍了拍林军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净jb扯淡,说这个干啥!”林军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卖吧,卖完了,我带着伟伟出去散散心!”子然像是松了一口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整两个老娘们,好好过过夕阳红的生活,呵呵!”林军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哈哈!”子然把压在胸口的这点事儿作出决定之后,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下几天内,林军一直帮着子然联系满北伐,帮着两家开始谈剩余股份问题。其实林军和子然在这件事儿上看的很准,因为豪森在坚持下去没有任何意义,你整个公司已经这样了,再拖下去,弄出其它事儿,股份价值会跌的越来越少。所以这时候满北伐接盘,不论他到底想得到啥样的切身利益,但都在客观上替子然挡住了,一定会背后出招的白涛家族。

    由于伤号都在沈阳,所以,谈股份的地点也选在了这儿!而林军一在这儿长待,一向不太着调的苏莎,也间接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家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,天天除了跟那帮傻娘们买这买那的,怎么就不能抽空找林军吃点饭呢?”苏润随口冲妹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我约了,但他挺忙的,我也不好总打电话啊!你不知道上赶子不是买卖啊?”苏莎翻着白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心里有点数吧昂!这都二十好几了,别一天还活的跟安徒生童话似的,行不行?奶奶!”苏润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明天我约他去我公寓,亲自给他做点饭吃。”苏莎随意的摆了摆手小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上公寓作什么啊?”苏润一脸懵b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这儿的餐厅,做饭太流程化了……不上档次,吃着没意境!我在这边,基本不吃酒店的饭菜!”苏莎慢吞吞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酒店的饭菜,你咋活这么大的?!吃的屎啊?!”苏润实在忍不住的抨击一句:“大姐,咱别作妖了,行不!你连鸡蛋是鸡下的都不知道,还做什么饭啊?!你要给林军吃死了,我怎么跟融府解释?快消停的吧昂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!我招你啦?!你没完没了的说我!”苏莎瞬间爆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不是怕你摊上命案吗!!”苏润狂汗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给我滚,我做饭也特么不放砒霜,他吃死个屁啊!你知道我学校的餐饮老师曾经在哪儿工作过吗?!”

    “恩恩,是是是,你老师肯定在白宫,给奥.巴马做过麻辣烫!行行行,我不跟你犟了,你爱咋地咋地吧!”苏润一看苏莎已经准备挠自己了,随即无奈的摆手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