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58 别样的年三十
    “什么呀?什么呀!什么呀?!……!”凌涵在副驾驶内,虽然被晃的娇躯剧烈颤抖,但依旧不忘了用手蒙上眼睛,小嘴跟机关炮似的不停问道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前方的那个“女人”,随即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啊?!他过来了吗?你倒是走啊!”凌涵带着哭腔,捂着眼睛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吵吵了,没让他吓死,我快让你吓死了!”林军烦躁的回了一句,随即硬着头皮拿起手机,直接推开了车门,并且迈步冲着那个女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!你有病啊?你下车干嘛!”凌涵听见开门声,顿时拿下捂着眼睛的小手冲林军背影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没搭理她,而是迈步往前走了几步,随即用手机的光芒照相那个女人后,也感觉背后嗖嗖冒凉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车内传来一阵诵经的声音!

    林军听到声音后,再次吓了一跳,随后无语的看着凌涵!

    只见她用手机放着大悲咒,闭着眼睛,碎嘴的喊道: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叨叨了……一座新坟,纸人没烧完!”林军擦了擦额头冷汗,斜眼冲车内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凌涵眨着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假的,他早过来和你唠嗑了!”林军轻声回了一句,随即觉着腚往车下面一看,顿时皱眉说道:“艹,这事儿弄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凌涵踩着已经倾斜的副驾驶座椅,抻着脖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底盘磕坏了,机油流出来了!”林军有点上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开出来,赶紧去修啊!”凌涵挺不乐意的继续说道:“在这儿呆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有木有点常识?!机油露了,还能开吗?万一流没了,发动机肯定暴瓦啊!”林军崩溃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驾驶技术啊?!”凌涵顿时指责着骂道。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了,要不是你鬼啊神啊的,我特么能掉沟里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怎么办啊?!”

    “现在机油肯定还有,我把车提上来摆正!然后叫道路救援呗!”林军站直了身体,迈步坐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你往远一点开开,咱们别打扰人家休息……!”凌涵依旧毛骨悚然的看了一眼四周的坟圈子。

    “那没招!要是实在开不远,咱也只能跟他们打会麻将,对付一宿了!”林军试着启动了汽车,随即挂上倒档,轻踩油门往外提车。

    “……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“你把那破玩应关了,不听我还没啥事儿,一听反到渗人了!”林军一听电话里的大悲咒,脑袋就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林军缓慢的把车开离了坟圈子区域内,停在了一处大野地边上,这时他下车再次扫了一眼底盘,看见机油几乎已经不怎么流了,但这不是好事儿,因为机油肯定已经流空了,肯定开不了了。

    机油一没,车停在原地只能熄火,不让发动机运转,而不开火,那也就没了空调,所以汽车温度迅速降低。

    “……太冷了,道路救援得什么时候能来啊?”凌涵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过年啊,哎呀,这事儿有点麻烦了!”林军看着电话,十分上火的摇了摇头,随即他先是给本田4s店打电话,但对方告诉林军,公司已经放假,道路救援无法派出,没有司机,车也在库里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是深夜,车内气温越来越低,林军搓着手掌,直接拿着电话报了警,随后就只能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“得多长时间能来啊?”凌涵看见他挂了电话,顿时抻着脖颈问道。

    “平时应该很快,但过年就没准了!”林军看着凌涵叹息一声:“等着吧!”

    “要是一夜不来,咱们怎么办?”凌涵蜷缩在副驾驶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招啊,不行,我就只能搂着你睡一宿了,俩人暖和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,老子宁死不从……!”凌涵顿时撇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就在这儿宁死不从吧!”林军点头推门直接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啊?!不带你这样的昂!看事儿不成就走……!”凌涵扯脖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喊了,我给你想点办法去!”林军应了一声,随后迈步跳过路边雪坑。

    凌涵不敢一个再车上呆着,所以欠欠的跟了下来!

    “你别跟着进来,鞋里进雪,一会给你脚能冻掉了!”林军摆了摆手,随后迈着大步就在雪壳子里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腊月寒冬,风吹在脸上宛若刀子一般,林军缩着脖子,走了能有四五十米远后,就在大野地里哗啦了起来。

    凌涵站在路边,一直能看见林军模糊的背影,心里很踏实。

    足足二十多分后过去,林军用外衣裹着一大堆木头根子,苞米根子,树杈子等易燃物品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林军将捡回来的东西扔在路上,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绒衣!

    “你傻啊?!你不冷啊?”凌涵皱眉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挺一宿没事儿,但不是怕你冻死吗!我也是真够缺心眼的了,怎么能跟你走一路呢!”林军嘴上挺后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凌涵眨眼看着林军,抿了抿嘴后,没有说话!

    林军动作干脆利索,身体钻进车内,将四个布艺座套全部卸了下来,然后用五个酸奶吸管连在一块,插进油箱内吸了整整三矿泉水瓶子的汽油!

    汽车座垫堆在地上,而那些捡来的树杈子,木头根子等物品,虽然已经冻上,并且表面都有雪花和冰碴,但还是被林军仍在了座垫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林军冲杂物上浇了一瓶汽油,随后把火机别住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最底层的座垫沾火就着,开始烘烤着也沾了汽油的杂物,再过五分钟,杂物融化,也开始冒起了火苗子。

    “你都在哪儿学的啊?”凌涵挺惊讶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还用学吗?!常识懂吗?!你就亏在了没文化上!”林军笑着讥讽了一句,随后说道:“你烤一会吧,人呐,一看见光心里就踏实了!”

    凌涵这回没有反驳,而是蹲在地上考起了篝火。

    林军用易拉罐灌了满满一罐子矿泉水,随后用树枝架着,在火上烤了能有七八分钟,水热了以后,他递给凌涵说道:“易拉罐太薄,烤不太热,你凑合喝喝吧,暖暖身体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凌涵此刻安静下来,他托着小下巴,目光痴痴的望向林军侧脸,心里突然感觉自己置身在这冰天雪地当中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遭遇,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恶劣,因为至始至终,林军都是慢条斯理的把一切弄好!

    这是一种特殊的感觉,一种另类的安全感!

    会让一向感性的女人觉得踏实!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军手里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干嘛呢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说出来,你都不信!”林军一听对方的声音,顿时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