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897 哥仨儿
    张世峰出事儿以后,直接导致他弟弟张世忠,和翟耀的关系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,因为自从张世忠回到石家庄之后,一共与翟耀进行了三四次通话,但最终都不欢而散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因为,这个张世峰和张世忠之间的兄弟情感,超乎常人,感情非常深厚。这俩人从小到大基本就没怎么分开过,而且再加上张家家庭条件太次,所以,兄弟二人都比较早熟,相互之间一直很照顾。

    张世峰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,经常折进看守所,监狱,而那时候还没啥生存能力的张世忠,晚上在网吧当网管,顺便去哪个大院里偷点煤,一个月能对付个一千五,两千左右,但这钱,起码有一半会存给张世峰。

    同样,张世峰只要人在外面,一个月哪怕就是跟别人拆迁,整个三五千块钱,只要张世忠干正事儿,想要用,那他一分都不留。而且就因为这事儿,张世峰年轻的时候,有两三个对象都跟他黄了,说他这个当哥的,把当爹的活儿都抢了。

    穷的时候,年三十,兄弟二人一毛钱没有,小忠给张世峰下了点挂面,俩人喝着白酒,看着窗外的万家烟火璀璨,心里越喝越难受,而张世峰咬着牙,一边哭,一边说:“艹你妈的,人呐,不能总他妈抱怨穷,得知道自己是怎么穷的!!小忠你就记住,哪怕就为了你,你哥也早晚混起来!”

    那些年的辛酸,那些年的不如意,还历历在目,张氏兄弟所一起经历的,是别人无法想象的,所以,他们之间的情感,跟普通亲兄弟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峰哥在沈阳一出事儿,张世忠就有点慌了,但他自己又没办法,因为他对林军,对融府,都不怎么了解,所以,这是就只能找翟耀!

    但翟耀目前根本没时间搭理张世忠,在他眼里,张世忠就jb是一个二世祖,根本没有跟自己一块共事儿的能力,所以,南苏丹那边的变化,于亮的事儿,江坤和林军的沟通,这一系列动作,他都不会跟张世忠说,因为这事儿解释不清楚,说了张世忠也不会明白!所以,翟耀只不耐烦的告诉张世忠:“你别管了,这事儿我会办!你就老实的等信吧!”

    可二人的矛盾点也在这儿,翟耀对张世忠的含糊其辞,直接造成了张世忠对翟耀的不信任,他心里觉得,翟耀有可能是心里不想管这事儿了!

    这种想法一出现,二人在电话里的争吵就越来越多,矛盾也变得越来越尖锐,所以,几次通话之后,翟耀一看自己解释不清楚,随即干脆就不接张世忠电话了!

    他这一不接,张世忠就彻底慌神了!

    哥是自己的,不是别人的,翟耀不管,那他肯定不能闲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张世忠自己开车,到了s家庄市郊的一处废弃小学校内,院内的房屋破旧无比,有很多教室连窗户都没有,门前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煤渣子,而且远处的院墙位置,也全部都被煤堆堵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路虎极光停在一处亮灯的房屋门前,张世忠熄火下车,随后夹着皮包,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一张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屋内,摆着两张折叠床,床上的被褥已经被噌的发亮,并且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恶臭,如果非要形容一下,那可能是,脚丫子,裤衩子,用过的卫生纸,睡觉时流出来的哈喇子,再加上潮湿过后发霉,等一系列客观的综合因素汇聚在一起,才产生的这股气味。

    张世忠进屋之后,本能捂了捂鼻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可算来了,我们仨等你半天了,来吧,快坐,坐……!”屋子中央,一张圆桌旁坐着三个青年,并且在一块吃着火锅,而张世忠一进来,坐在最边上的那个青年,就扶腿站起来,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三人也是亲兄弟,大哥孙明仁,二哥孙明礼,三弟孙明义,但熟悉他们的人,一般很少有人叫他们本名,而且会换一种更加亲切的称呼!

    大柱,二柱,小柱!

    站起来迎接张世忠的,就是大柱,他肩上披着一件绿色的假军棉袄,非常熟络的拦住张世忠脖子,张嘴说道:“你前段时间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跟我哥出去一趟!”张世忠扫了一眼桌上的火锅,随即伸手拽了个凳子,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二,再给整一副筷子啊,拿个小蝶,整点麻酱!”大柱子爽快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二柱子此刻显然没少喝,不光脸红了,眼珠子都红了,他看见张世忠以后,脑袋梆硬的点了点头,随即直接回身,从泡着脏碗,水面上满是油渍的盆里,捞出来一副筷子,最后瞎jb甩了甩,直接扔给了张世忠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吃吧,我不太饿,都吃完了!”张世忠扫了一眼全是油珠儿的筷子,客气的推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艹,客气啥,吃吧,吃吧!”大柱子挺实在的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来,我给你挤点麻酱!”

    二柱子盘腿坐在床上,伸手拿出来两块钱一袋,已经调好的火锅蘸料,随即用手撕开后,本能伸出舌头在撕口处舔了一下!

    “你他妈讲究点!!有木有素质啊?!你拿舌头舔他干啥玩应?!别人咋吃啊?!”大柱子皱眉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麻酱流出来了,我不舔,不给衣服整埋汰了吗?!”二柱子被骂的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往外挤挤就完了呗!艹,我他妈说过你一百多回,以后吃饭注意点,你跟自己人咋吃都没事儿,但你跟外人吃,人家不笑话你吗?”大柱子继续教导。

    “哎,行了,没事儿,没事儿!”张世忠有点尴尬的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jb能装犊子!艹,我嘴里有屎啊?!都自己人,你扯啥啊!”二柱子有点挂不住脸儿。

    “说你你就听着!艹,你整完别人咋吃啊?!”大柱子又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!没人吃是不?!没人吃我喝了!”二柱子的脾气绝对爆到顶点,两句不对付,直接拿起整整一袋火锅蘸料,就像喝酸奶似的,不到五秒,直接喝了……

    张世忠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喝了,是不是行!”二柱子给蘸料袋子直接扔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骂谁呢?!”大柱子直接急眼了,指着二柱子吼道:“艹你妈,我妈不是你妈啊?!你傻b啊?骂我艹你妈?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不秃噜嘴了吗?!”二柱子梗脖回道。

    “谁他妈在骂我妈,别说我干他!”三柱子斜眼看着二人,隐约也要急眼。